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七章 残锋

第十七章 残锋

  看不到人,却能听到有人走路的声音。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罗四维的脸上露出来一股不敢相信的表情来。缓缓地吸了口气之后,罗老四撕下来一块墙纸。随后掏出来打火机点燃,就手将着火的墙纸对着房间里面的中庭丢了过去。
  
  着火的墙纸离开了罗四维手的一刹那,打着旋在半空中飞了起来。虽然快速的旋转着,可是火焰没有一点要熄灭的意思,最后在墙纸被火光完全包裹住的一瞬间,空气当中传来一阵爆裂的声音,已经燃烧殆尽的灰烬向着四外散开……我正要问罗四维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罗老四对我做出来噤声的手势。随后他竟然当着我的面,脱了裤子开始撒起尿来。我还没等弄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刚才那阵脚步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好像有三五个我看不到的人冲着门口跑了出去……“哥们儿,不止麻三一个人……”罗老四尿完之后,重新提上了裤子。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继续说道:“有人在借鬼道找什么东西,刚才是几个小鬼在屋子里面折腾。手边没有合适的家伙,我只能泄点阳气把小鬼撵走。幸好借鬼道也算是墓局,我能认出来,一旦是别的手段我也抓瞎。”
  
  听了罗四维的话,我已经将匕首掏了岀来,说道:“老四,你说不止麻三一个人是什么意思?刚才的小鬼就不能是他生前布下的吗?”
  
  “还真不能……”罗四维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借鬼道是用自己的阳气,来驱使小鬼找东西。麻三刚才已经烧死了,那还哪来的阳气。这是刚才咱们俩去吃饭的档口,又来人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表情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哥们儿,你要是听我的,那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咱们在明、人家在暗,吴老二不在身边,手头也没有什么家伙,算计起来咱们哥俩根本防不住。之前你烧死了麻三,那就是侥幸。死的应该是咱们俩……”
  
  我明白罗四维说的没错,之前如果不是我怀里面还有这柄匕首,就算看破了麻三的幻术也破不了。只能被他牵着走,八成是把我引到什么没人的地方害死了。不过已经到了这里,现在返回我怎么都不甘心。
  
  罗四维看出来了我的心思,他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二年吴老二一直都在咱们身边,天大的事情都有他扛着。这次不一样,咱们俩扛不住……听哥们儿我一句,先避避锋芒吧。”
  
  “如果吴老二真死了呢?那你会不会给他报仇?”我看了罗四维一眼,随后继续一字一句的说道:“要是吴老二没死,那这天大的事情还是他扛,我们还在乎什么?”
  
  罗四维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我会说到吴老二身上。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苦笑了一声,看着我说道:“明白了,我听你的。继续往下走吧,死在前面就是给吴老二报仇了。吴老二没死的话,有这个靠山是不用担心。哥们儿,你说我怎么想不到这两头堵……”
  
  “所以说我能做警察厅长啊,这都是当了官之后,跟着他们俩学坏了。”说话的时候,我将自己身上的手枪掏了出来,连同两个弹夹一起交给了罗四维。说道:“这玩意儿拿着壮胆吧,下次我再去庙里,再给你弄出来个好家伙。”
  
  罗四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接我的手枪和弹夹。他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就见贴身藏着一柄带着鞘的两尺长窄刃刀来。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罗老四将窄刃刀拔了出来。说道:“这是哥们儿我以前淘沙的时候,淘出来的半把残刀。后来找了工匠改成了这个模样,这把残锋打了足足五年,上次从贺兰山回来这把刀才做好,刚才还没把这家伙亮出来就着道了。要是这把残锋在手,我也不致于那么丢人……”
  
  刚才罗四维说过自己没带家伙,也要故意把这把刀隐藏起来。看的出来对它的重视程度。
  
  虽然看罗四维手里的窄刃刀透着寒气,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老四,你也别硬撑着了。还是手枪保险点,你也说了,幕后催动借鬼道的是人。紧要关头还是枪子儿管用,勾勾手指头的事。”
  
  “哥们儿,这个你就不懂了。这个是杀人刀,鬼怕凶器,这把残锋是凶器当中的凶器。”说到这里,罗四维将衣服扣好,随后继续说道:“要不是因为残锋太凶,会惊扰到墓主,我宁可带着它,也不用罗海山的新亭侯。”
  
  看着罗四维自信满满的样子,我知道劝不动他,当下留着自己用,一手枪一手刀的也能给自己壮胆。不过就在我无意当中将匕首靠近罗老四的时候,他手里的残锋突然发出来一阵悲鸣之声……随着残锋的刀鸣声响了起来,客房外面也出现了一声好像吹哨子一样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之后,罗四维眼前一亮,握着自己的窄刃刀从房间里面冲了出去。我猜到可能是引起了另外一件家伙的共鸣,那个在幕后借鬼道的人露出了马脚。
  
  当下,我跟在了罗四维的身后,向着发出哨声的位置冲了过去。这时候,哨声已经停止,远处却响起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奉天会馆后院的面积太大,罗老四的身法又远在我之上。虽然我奋力追赶,可是罗四维还是被我追丢了。这当口又不能喊话,我只能好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这片区域当中来回寻找罗老四的身影。
  
  就在我四处寻找罗四维的时候,身边一间客房的大门自己打开。随后里面一个娘们唧唧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怎么才来?我都在这里等了多少天?赶紧进来吧,老四已经到了……”
  
  声音响起来的同时,大门里面出现了个人影,迷迷糊糊看着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