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四章 麻三

第十四章 麻三

  本来以为这次还和之前一样,只要将罗四维从房间里面拖出来,他便会恢复正常。不过等到我这次将罗老四拖出来的时候,他却没有一点变化。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只是身体开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试了几次无法将罗四维唤醒,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无意当中看到了手里的匕首。当下我尝试着将匕首在罗老四的脸上轻轻蹭了一下,一瞬间,一抹鲜血出现在了罗四维的脸上。
  
  鲜血出现的一瞬间,罗四维睁开了眼睛。
  
  看着我说道:“哥们儿,说出来你都不信,刚才我在阴阳路上转悠了一圈。你干了什么我都看见了,就是说不了话……”
  
  在我的搀扶之下,罗四维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到了眼前那一堆灰烬之后,罗老四擦了擦冷汗,随后继续说道:“刚才你一开门,我就看见那个麻子脸站在门外。正想说话的时候,我的身体好像被什么禁锢住了一样。一动不能动的倒在了地上,原本以为哥们儿你也着了道。没想到你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攘子攘死了麻子脸……”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缓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本来以为你攘死了麻子脸,我也就松快了。没想到没恢复正常不说,还突然上不来气了。就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我心里这个急啊,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看着我就要交代的时候,幸好哥们儿你反应过来了……”
  
  罗四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看到汪掌柜从远处走了过来,他边走边说道:“让你们二位久等了,刚才警察厅来人,说昨天晚么尚从奉天会馆带走的死尸,在他们司法处又烧了一遍。过来问两句,这堆灰是怎么回事?刚才还没有啊,一会我就让人把这里打扫了。”
  
  “老汪,从现在起,奉天会馆不留人了。”
  
  我也没向他解释刚才的事情,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从你到杂役,都要从这里搬出来。”
  
  听到我突然说到这个,汪掌柜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满脸纠结的对我说道:“溥爷您圣明,依着我的意思,早就应该从这里搬出去。可是奉天那边……”
  
  “奉天那边不用你管,我去和他们交涉。”
  
  我打断了汪掌柜的话,随后继续说道:“你只管把人都搬出去,实话说,这里面的恶鬼我们俩都弄不了。这还要想办法去搬救兵,你们继续住在这里的话,不出三天,奉天会馆大大小小的人都要死个干净。”
  
  “敢情您二位刚才已经试过水了……”汪掌柜听出来了点意思,当下欠了欠身子之后,有些为难的继续说道:“您二位也知道这奉天会馆是干嘛的,没有奉天的命令,打死我也不敢把这里空出来,要不这样您看行不行,会馆暂时不对外了。我让厨子、伙计他们都搬到外面大厅去,推开门就是街道,真出事儿的话,抬抬脚就出去了。您老二位也替我想想,没有奉天的话,真不敢把这里空出来。”
  
  原本我就是想要他们把地方空出来,让我和罗四维在这里寻找吴老二留下的蛛丝马迹。
  
  只要他们这些人不去后院的客房捣乱,留在大厅里面倒是也没什么……当下,我答应了汪掌柜。他回身要去准备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回身对着我说道:“溥爷,还有件事情。外面那个唱二人转的瞎子,有点想降妖捉怪的本事。我知道找的阎士贵,打包票这个关小宝有本事可以驱鬼。要不您老找个打把下手?”
  
  “真有那个本事,老婆也不会跟着别人跑了。”没等我说话,罗四维嘿嘿一笑,抢先继续说道:“老汪,你和个瞎子较什么劲?给他们爷仨俩钱,打发他们回奉天吧。别留在这里给我们添乱。”
  
  汪掌柜不敢反驳,当下陪着笑脸说道:“是,我这就去和关小宝说说。让他带着俩徒弟回去。不打扰您二位了,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汪掌柜转身向着前厅的位置走了过去。看着他离开之后,我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你说刚才那个麻子脸是什么来头?他怎么会知道我在喇嘛庙里的那一段?”
  
  我将刚才被麻子脸迷惑的场景说了一遍,顿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要不是他不知道狐狸老九已经出事的话,刚才我或许就真着了道。那现在变成灰烬的就是我了……”
  
  罗四维想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头绪。看着我说道:“哥们儿,先别管麻子脸了。他八成也是奔着吴老二留下来的东西来的,好在你有本事干掉了这个麻子脸。这个人的来历咱们早晚会知道,眼下先去找吴老二的踪迹吧。
  
  左右离不开这个奉天会馆。”
  
  装神弄鬼的麻子脸死后,我和罗四维也没有了顾虑。当下开始在客房里面寻找吴老二的踪迹,只是后院这些客房实在不少,我和罗老四找了半晌,也没有什么头绪。
  
  足足找了一天,眼看着天色黑了下来。这时候汪掌柜派了个小伙计来请我和罗四维,说已经在前厅摆下了酒席,我和罗老四不到,他们这些人不敢开饭。
  
  这时候,也感觉到了饥饿。当下我们俩放下了手头的活,先简单的洗了洗手,随后来到了前厅。这时候才看到,汪掌柜已经准备下了—桌东北席面的酒菜。看见我们过来之后,带着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陪着笑脸将主宾的位置让给我们俩坐下……此时,奉天会馆已经上了板,不接外单。
  
  坐好之后,汪掌柜先是客气了几句,随后招待我们吃喝起来。罗四维笑嘻嘻的对着汪掌柜说道:“老汪,你真是太客气了。大家自己兄弟,整这一桌席面干什么?下不为例啊……对了,和你打听个人。最近这一阵子,会馆里面没有个一脸麻子的男人住宿的?”
  
  汪掌柜想了一下之后,说动:“一脸麻子?
  
  您说的是麻三吧?我们会馆新请的厨子,这一阵子走的伙计们多,临时请来的。怎么?罗爷您要见见他……可说呢,麻三哪去了?刚才还看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