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三章 门里门外

第十三章 门里门外

  看着迷迷糊糊的罗四维,我说道:“什么女人?你说什么呢老四,刚才你捧着个罗盘就抽了。我好不容你把你拖出来的,你刚才是不是撞客了?这是被女鬼迷了,老四,没失身吧……”
  
  “你以为哥们儿我是吴老二呢?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有点心虚的左右看了一眼。确定了没有外人之后,这才把我拉回到了刚才的房间里。
  
  再次回到这里,并没有好像刚才那样的异像。罗四维关好了房门之后,回身指着门口的位置说道:“刚才就是在这里,哥们我刚刚掏出来盘子,房门就被一个女人打开了。这女的对咱们俩说;我们都被人吴老二耍了,他压根就没死。一直都藏在这会馆里,还要带着咱们来去找。咱们俩前脚刚刚出门,我就倒在地上了……”
  
  “老四,不用瞎琢磨了,你就是让女鬼迷住了……”我有些小心的看了周围一眼,随后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着罗四维说了一遍。还让他看了看自己背后的拖拉痕迹,罗四维这才相信了我说的话。
  
  他倒抽了口凉气,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就说那女的怎么一身寒气,太真了……”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伸进了怀里,握着从大猫何狗那得的匕首。原本以为吃盗墓这碗饭的罗老四,会有驱鬼的办法,想不到他马上便被鬼迷了。现在只能指望这柄匕首了,这可是何狗的宝贝,对付几只小鬼,应该不成问题。
  
  握住了匕首柄之后,我的心才算安稳了不少。对着缓过来的罗四维说道:“老四,现在就靠你了。你家传的手艺,总有对付这些邪祟的办法吧?”
  
  “哥们儿,现在咱们俩要是在淘沙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是有种办法解决……”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苦笑了一声。随后将自己之前掉在地上的罗盘捡了起来,看了一眼已经飞快转动的指针之后,继续说道:“也没想到还有这一手,我身上就带着个盘子,剩下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依着我说,咱们哥俩还是先离开会馆,我回罗家门看看,要是能遇到个把亲戚的话,先借个多宝囊来,咱们再来探这奉天会馆。”
  
  想想也是,罗四维就算是再有本事,赤手空拳的也不行。当下,我也只能点头,说道:“那先出去再说吧,老汪他们也是真行,在这里还能对付这么多天……”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再次打开了房门,想要赶紧和罗四维一起离开这里。没有想到的是,开门之后,眼前竟然是另外一番景象。门外面竟然是贺兰山上的喇叭庙,我身在山门之外,里面是树立着十几座各种动物佛像的院子,对面是佛堂……眼前的场景吓了我一跳,急忙回头向着罗四维那边看去。这时候才发现罗老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喇叭庙门前只有我一个人。
  
  这一瞬间,我身上的汗毛孔都竖立了起来。有些惊恐的原地转了一圈之后,对着空气喊道:“老四!你在吗?我可能被什么东西迷……”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前面佛堂大门突然打开,随后,那只巨大的猫何狗从里面走了出来。它边走边说道:“傻徒弟,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不是舍不得我?来来来,跟着我去秘境走一趟。我给你看点好东西。”
  
  说话的时候,何狗已经抓住了我的手,拉着就往秘境入口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跟我说说外面都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在这儿等着吕万年呢。他死哪去了?怎么一直都没有过来,还有吴道义……”
  
  眼前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我甚至出现了一个念头,是不是我当初压根就没有从秘境当中走出来?这一切都是何狗用秘境给我打造出来的世界……这时候,从秘境的方向走出来两只狐狸。
  
  老六何兔子和老九何鸡——何鸡……看到何鸡的一瞬间,我原本有些混沌的心里突然清爽了起来。当下,也不理会两只狐狸,将怀里暗藏的匕首拔了出来,对着大猫的后心扎了下去。随着一声惨叫,这一下正好扎在了何狗的背后。随后,眼前的一切又发生了变化。
  
  我和罗四维还是在房间里,房间大门刚刚打开,门外站着一个满脸麻子的男人。他有些惊恐地看着我手里的匕首,麻子脸的胸口有一道贯通伤。看这伤口的大小应该被我手里的匕首伤到了。
  
  不管他是人还是鬼,我手里的匕首能伤到他!当下我手握匕首向着麻子脸走了过去,便走便说道:“还真有鬼,就算你是假鬼,一会我让你变成真鬼……”说话的时候,我还没忘举着手里的匕首,对着麻子脸比划了几下。
  
  看得出来,麻子脸很是忌惮我手里的匕首。虽然受了重伤,不过在求生欲的指使下,他的身体一个劲儿向后挪去。不过麻子脸退了没有几步,他脸上表情突然变得扭曲了起来。麻子脸的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他竟然顾不得后退,一只手伸进了嘴里,拼命的在向外掏什么东西。
  
  就在我有些诧异的时候,麻子脸的嘴里忽然冒出来一股黑烟。还没等我想明白怎么回事,黑烟当中开始有火星喷了出来。紧接着,麻子脸的脸变得好像烧红的炭火一样。真正变得火红火红的……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麻子的身体由内而外冒出了大火。我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就这么几步的功夫,麻子脸被大火烧成了灰烬。这时,大火又迅速的熄灭。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会以为奉天会馆在打扫卫生,积攒下来这么多的灰烬。
  
  看到麻子脸变成了飞灰之后,我才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罗四维,回到房间里去找他的时候,才发现罗老四瘫软的躺在了地上。他好像是被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从头到脚都被冷汗浸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