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章 奉天会馆

第十章 奉天会馆

  我和罗四维站在对面的角落里,见到里面都是熟悉的身影。这两年来但凡来到北平,都要住在奉天会馆。上到会馆掌柜,下到一般的伙计,里里外外差不多都是半熟脸。
  
  这里原本是大清朝时,盛京将军增祺的府邸。后来张大帅得势之后,增祺便将这大宅子送给了他。张大帅并没有将它改成自己的私宅,而是改作奉天会馆。但凡有来自关外的客商、公人以及低等官吏都可以居住在这里,算是关外乡亲的一个落脚点。这几年关内关外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奉天会馆还有了另外一层作用,往来关外的情报也要在这里汇总、发出。
  
  北洋历任政府平时和关外关系缓和的时候,对奉天会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一旦两边关系紧张起来,北洋政府便会查封奉天会馆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关系缓和,什么时候再解封。现在看着门帘打开,估计是两边要开始谈判了……这时候,那个姓汪的掌柜正在指挥着伙计们打扫:“眼里面都要有活儿,别等我开口让你们干这干那的,我开口这意思就变了。你们出来不都是为了争俩钱吗?有了钱孝敬爹妈,还要攒俩娶妻生子是不是?等着你们什么时候熬成了掌柜,就要和我一样,唠唠叨叨的—一老关,你眼神不好别瞎动手。让你徒弟干……”
  
  这时候,我才看到,关小宝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会馆。他眼睛也看不见,手里抓着块抹布正在瞎划拉。汪掌柜急忙按住了他,随后继续说道:“我这台面上的都是康乾时期的古董,你真打碎了一个。把你们爷仨都卖了也赔不起,你就在这老老实实待着。养足了力气,晚上好好唱两段。咱们奉天会馆也去去晦气……”
  
  说到这里,汪掌柜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也真是邪门了,过完年咱们会馆就没顺过。先是闹鬼,闹完了又开始死人。隔三差五的就要死一个,要不是咱们奉天会馆的根子硬,老早就要被人家封了。”
  
  关小宝点了点头,陪着笑脸说道:“掌柜的,这不就是逢凶化吉了吗?您放心,别看我眼瞎,可是正经跟着师父学过两天驱鬼的本事。
  
  这些年走南闯北的,也遇到过不少邪门的事情,我唱那么两句驱鬼的戏码。保管你以后百鬼不侵。”
  
  这时候,我和罗四维从外面走了进来。汪掌柜一看到我们走进来,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将我认了出来:“这不是沈先生和罗先生吗?您老二位可有一阵子没来了,这是在哪发财呢?是不是还住在以前的客房……”
  
  “掌柜的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沈先生,这是我的身份户籍。”说话的时候,我将纳兰述给我的户籍取了出来。递给了掌柜之后,继续说道:“开个最好的房间,先住三天,要是我的事情没办完,还要继续住下去。”
  
  汪掌柜是老江湖了,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看了一眼身份户籍上面的名字之后,笑着说道:“是,是我认错人了。打一眼看,您和我们这儿的一位老客长得像,不过细看又不是那么像了……呦,您还是位旗人皇亲,溥爷,您跟着我走……”
  
  这时候,听到了我声音的关小宝也凑了过来。他在俩徒弟的搀扶之下,走到了我的面前,随后抓住了我的手,说道:“是我的恩人吗?
  
  恩人呐,托你的福气,上午我和俩孩子刚刚想要回老家去,正赶上汪老板他们几位回来。—听我们师徒是来唱二人转的,立马就把我留下了。你们都是我的恩人啊……”
  
  “留下来就好,在火车上哥们儿听你们唱的还没听够,正好晚上补上这一段。”一边的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行了,小宝你得让我们哥俩去休息一下。晚上就你们爷仨的了……”
  
  说罢,汪掌柜带着我和罗四维一起,来到了我们之前经常住的一间客房。这个房间常年空置,只用来招待一些大人物。听说少帅有次来北平听梅兰芳唱戏,也住在这间客房。
  
  进了客房之后,汪掌柜换了一副面孔。他收敛了笑容之后,继续说道:“溥爷,您不说的话,我也不问。不过您这边有什么要我们奉天会馆做的,支应一声,别的不敢说,咱在北平城里还是有些耳目的。”
  
  “还是老汪你知道轻重……”没等我说话,罗四维先说了一句。随后他看了汪掌柜一眼,继续说道:“哥们儿我还有件事要打听一下,还记得之前跟着我们一起来那个娘们唧唧的半大老头吗?最近你这边见没见过他?”
  
  “见到了啊,他不是奉命过来刺探情报的吗?”汪掌柜说到这里的时候,将嗓门又压低了几分。回头打开房门,确定没人偷听之后,这才回来继续说道:“那位吴老爷装的真是像啊,穿个破衣烂衫的天天围着四九城转悠。要半拉窝头就是过年了,不过他还是老毛病。看见年轻的小媳妇在身边经过,宁可不吃饭也要看人家。就为了这,听说挨了不少的打。”
  
  说到这里,汪掌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前两天我还想着趁没人的时候,打发个小伙计过去周济一下。哪怕给块烧饼夹肉呢?结果那位吴爷突然间就消失了。这两天一直没看见……”
  
  听了汪掌柜的话,我将吴老二留给我的信封取了出来。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之后,说道:“他来送信的时候,你们也没有察觉吗?”
  
  “这封信是吴爷送的?”汪掌柜惊讶的嘴巴张得老大,随后一拍脑门,继续说道:“都怪我了,接信的伙计是新来的。当时北平警察厅来抄家,我心思都在这上面,没想到送信的是吴爷。该死了该死了,没耽误什么大事吧?”
  
  看着汪掌柜急的满头大汗,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我和罗四维交换了 一下眼神,实在找不出什么破绽。当下,罗老四岔开了话题:“老汪,刚才哥们儿我听说,怎么着,咱们奉天会馆最近不太平?”
  
  听到罗四维说到这里,汪掌柜叹了口气,说道:“可不是咋的,从过完年到现在,就没太平过。俩月之前开始闹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