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九章 金棺材

第九章 金棺材

  知道了我有个‘爱新觉罗’的姓氏之后,昨晚的警察头目对我比昨晚客气的多。指着被烧毁的半栋楼,继续说道:“贝子爷,听说是昨晚证物房里存放的火药着火。晚上没有控制住,等到发现的时候,半栋楼都着了。您是没看见啊,天都给烧红了……”
  
  虽然已经猜到老蔫巴的遗体凶多吉少,不过我还是多嘴问了一句:“那停尸间里面的尸体呢?抢出来了没有?”
  
  “活人都顾不上了,更别说死人。停尸间里面存了三具尸体,都烧成焦炭了。一早上局长下的命令,送去火化了。”警察叹了口气之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这次贝子爷您是白来一趟了,赶明儿,我去店里向您赔罪。”
  
  听说尸体已经一把火烧了,我和罗四维对视了 一眼。和警察客气了几句之后,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这次我们俩没有叫黄包车,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看到身边没有了警察之后,我先开了口,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吴老二‘死’了,尸首被一把火烧了。现在赵老蔫巴也‘死’了,尸首也被烧了。下一个‘死’的是你还是我?”
  
  “怎么就是你是我了?哥们儿你一看就是能长命百岁的,我还得托你的福再活个一百来年。今儿这事,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的经历了……”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还小的时候,第一次跟着家里大人淘沙。路上还算顺利,直到进了墓室之后才发现了问题。打开了棺材,里面什么都有——托罗经被,金枕玉带,从上到下的铺盖,还有陪葬的金饰、玉器、猫眼宝石什么都有,连他么堵屁眼的玉塞都有。就是看不见死人……”
  
  说到这的时候,罗四维看着我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哥们儿,你猜猜看,死人哪去了?”
  
  罗四维突然岔开了话题,说到他小时候的见闻,让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接着他的话,说道:“陪葬品都在,那就不是有你们的同行先来了一步。是不是这墓里面就是个衣冠冢?人死在外地尸首回不来,老家就给造了个衣冠冢?”
  
  “哥们儿你这就不懂了,衣冠冢都是薄葬,谁也不会把贵重的陪葬品仍里面。”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用猜了,我说。当时所有的人都想不明白,结果被我看出来了。
  
  那座棺材的底座太高,足有一般的棺材底座四五倍那么高。”
  
  这次没等他说完,我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当下忍不住抢着说道:“是底座,底座里面有机关。死尸藏在底座里面……”
  
  “对喽,一起下墓的大人们撬开了棺材底座,果然发现了里面有夹层,里面是一座黄金打造的小棺材。死尸就在这金棺材里。哥们儿你是没看见啊,一副骷髅架子身上穿着雪白的玉衣,头上戴着金丝编成的王冠。夹层里面都是珍贵的宝石。”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转头看着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哥们儿,真的假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吴老二和赵老蔫巴藏身的‘金棺材’……”
  
  罗四维的话点醒了我,回忆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对着罗四维说道:“这个和奉天会馆脱不了干系,或者‘金棺材’就在会馆里面。吴老二装疯卖傻在大街上要饭。能被纳兰述发现,就是他故意这么做的。”
  
  我一边说,脑筋一边飞快的转着。说出来了开头,后面的情况也在脑海中捋顺,随后继续说道:“先不说吴老二死没死,就说赵老蔫巴为什么要‘死’奉天会馆?之前吴老二宁可去奉天会馆送信,也不要坐火车到奉天找我。或者说他写这封信压根就不是想说自己要死了,只是想把我从奉天叫到北平来。到了北平自然要住进奉天会馆……”
  
  这时候,罗四维接着我的话,继续说道:“奉天会馆就是那具金棺材,吴老二和赵老蔦巴图谋的东西就在里面。吴道义想让你过来,亲自找到那件东西。赵老蔫巴死在会馆大门口是在试探,他也不信吴老二会真死了。他以为吴道义就在奉天会馆……”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顿了一下。我继续说道:“不管事情到底如何,有件事可以肯定,赵老蔫巴和吴老二闹掰了。或许就是因为这件藏在奉天会馆的东西,老四,有件事情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吴道义可能没死,不过就算没死,也和死了差不多……”
  
  听了我最后一句话,罗四维也变得沉默了起来。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来另外一件事,不由自主的说道:“如果吴老二就是诈死,想要引出来吴老二的话,那我不明白了。他晚上自己从司法处离开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要把司法处烧了……”
  
  “因为不管真死还是假死,躺在司法处停尸间的都不是赵年。”我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真的老蔫巴担心第二天验尸,会发现自己替身的破绽。这才连夜一把火烧了司法处,现在只有他被人抹脖子的照片,足够他证明死者的身份了。”
  
  说话的时候,我突然看到有辆空的黄包车在身边经过。当下急忙拦住了车,随后和罗四维一起上车,吩咐车夫说道:“劳驾,带着我们去奉天会馆,半小时能到的话,给你十块大洋。每提前一分钟再多给一块大洋……”
  
  当时车夫拉一趟活,都是几分一毛的。什么时候跑半个小时,就能有十块大洋的。当下他卯足了力气,向着奉天会馆奔去。
  
  果真只跑了二十分钟,便到了奉天会馆的大门口。我掏住来一捧大洋,足足有三十来块,一股脑都给了车夫。这边刚刚下车,便看到会馆大门开了。里面几个人正在里面走动,不是说房子被封了吗?这几个人怎么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