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八章 意外的大火

第八章 意外的大火

  听到罗老四的话,警察也来了精神。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明天吧,明天一早麻烦你们几位到北平司法处一趟,尸首存在司法处的停尸间。不管是不是的,看一眼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警察对着纳兰述敬了个礼,笑着说道:“那就不打扰纳爷您和贝子爷叙旧,我们哥几个回去,赶明儿再去府上给您老请安,您这是干什么? 不行、 不行 ……您说每次都这样,下不为例啊,那我代表兄弟们谢谢纳爷了……”
  
  警察说到一半的时候,纳兰述从怀里面摸出来几张十美元的钞票塞进了他的手里。美元当时比大洋还要吃香,别看就几张纸票子能换一、二百大洋。纳兰述笑着说道:“介哪能能让你们白跑一趟?要不似看见你们进来唉,还不知道嘛地方能找到我介连襟。一包茶叶钱,哥几个儿客气嘛……”
  
  当下几个警察喜笑颜开的离开了客栈,这几个人离开之后,我和罗四维拉着纳兰述去了我们俩住的厢房。
  
  进了房间关好了门之后,我对着纳兰述说道:“纳爷,以为你还在奉天没回来。这次多亏你了,等着回到奉天的,有什么能用到我的,尽管说话。”
  
  “客气嘛,咱们不都一家人吗。”纳兰述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介边还有买卖,得赶紧回来。我不比你们吃公家饭的,坐在公堂上就黄金万两。”
  
  纳兰述是老油条了,知道我和罗四维来北平一定有重要的事情,他也没有打听的意思。
  
  只是对西厢房里面的爷仨感兴趣,打听之后知道就是来唱二人转的之后,纳兰述再次说道:“我还以为他们仨都似奉天来的探子,敢情就似仨唱二人转的……我说二位,你们也别在这鸡毛小店待着了。兄弟我在北京饭店包了个套间,奏似为了招待客人用的。你们俩今晚就搬过去,谁问起来,就说你似我连襟固山多罗贝子溥鸿……”
  
  说话的时候,他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本身份户籍,打开之后果然写着爱新觉罗.溥鸿的名字。我接过来看了之后有些发愣,随后对着纳兰述说道:“还真有这个溥鸿?刚才我还以为你顺口胡说的……爱新觉罗,还是前清皇族啊。”
  
  “可不是真有嘛,不光有,而且还真尼玛似我的连襟。”纳兰述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这次回来也似为了他,介小子不学好,吃喝嫖赌把家底都折腾光了。人让我送奉天老宅了,带着身份户籍过来,就是要帮着他把北平城的宅子卖了。卖的钱算是在我的生意上入股了……”
  
  说到这里,纳兰述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户籍你拿着,有人敢找你的麻烦,让他们去找清皇室协办处。甭看现在没皇上了,爰新觉罗介四个字也能镇的住人。”
  
  北京饭店住着总比这小店要强,况且现在有了身份户籍,也不用担心再有什么麻烦了。
  
  当下,我和罗四维收拾了一下。随后有去关小宝那里,给他们留下了二十块大洋。嘱咐他们爷仨奉天会馆没有了,让他们赶紧买票回奉天。
  
  纳兰述的车就停在了客栈外面,出来之后直接上车前往北京饭店。想不到之前还是小看了这个旗人,就是在北平这样的地方,他也一样吃得开。上到总统府下到小小警察署的警察,这位纳爷都要结交。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到北京饭店的时候已经到了一点多。纳兰述带着我们进了他常年包着的房间,客气了几句让我们俩早点休息之后,他便起身告辞。
  
  纳兰述离开之后,罗四维看了我一眼,说道:“哥们儿,你说这个纳兰述大半夜的,去奉天会馆干什么?傍晚刚刚死了人,他就这么往前凑……”
  
  “老四你这是话里有话啊……”我站在窗边,看着已经走出北京饭店大门的纳兰述。继续说道:“就不能是路过,顺便来看看热闹吗?今天要不是纳兰述,刚才在小客栈里,就要和那几个警察动手了。动手也没什么,再把军队引过来,那我这个奉天警察厅长,刚刚到北平就要被抓起来了。”
  
  我心里也明白纳兰述有事情瞒着我们,不过现在没有了张大帅这靠山。在北平就要靠自己了,弄不好还要再借纳兰述的势力,不能得罪这个人……“今晚上这事儿没那么简单……”罗四维说到这里的时候,话锋一转,继续说道:“那赵老蔫儿呢?傍晚他死在了奉天会馆是怎么回事?
  
  前几天吴老二刚死,现在又轮到他了。哥们儿,这事情透着那么邪性。以前咱们背后还有吕万年,还有吴老二。现在咱哥俩就是背靠背,只能依仗自己兄弟了。”
  
  “赵老蔫巴是死是活,明天一早去了司法处就知道了。”我回身坐到了椅子上,随后继续说道:“这都怎么了?吴老二的生死还没弄清楚,赵老蔫巴又没了……谁在背后搞鬼?”
  
  “别想那么多了,明天还要早起。”罗四维打了个哈欠之后,继续说道:“司法处距离咱们这儿不近,现在也没有汽车。叫不到黄包车的话,那就只能腿儿走了。”
  
  看着时间不早,我简单的洗簌之后,便上了另外一张床。白天在火车上折腾了一宿,加上昨晚也没怎么睡觉,脑袋一挨着枕头之后,便呼呼大睡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还是罗四维把我叫醒的。收拾了一番之后,在饭店简单的吃了个早餐之后,我们便出门叫了一辆人力车。向着司法处的位置跑了过去。
  
  想不到到了司法处的时候,无数的警察已经聚集在了大门口。就见这个三层小楼已经被大火烧掉了一半,地面上到处都是水渍。
  
  在警察堆里,我见到了昨晚来查看身份户籍的警察。一番打听之后,才知道司法处昨晚遭遇了一场大火。包括停尸间的半栋楼已经被大火烧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