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章 关小宝

第六章 关小宝

  看见我动了枪,原本还在长牙舞爪的这些人都没了脾气。一个一个都在盯着我手里的手枪,刚才给了我一电炮的胖子吓的两条腿也开始哆嗦了起来。
  
  这时候,罗四维过来拉住了我,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哥们儿,现在不是挑事儿的时候……”说完之后,他冲着胖子那些人说道:“都看什么看?兄弟在北平警察厅当差,不服的话,来侦缉队找吕万年和吴道义。等着出了山海关的,我弄死你们这群王八羔子……”
  
  我明白罗四维的意思,现在我身上还背着通缉令。一旦谁虾末虎眼的真给我举报给下个车站派出所,免不了一番折腾,到时候再误了我的大事。
  
  当下,我只能顺着罗老四的话,用枪身拍了拍胖子的脸蛋,继续说道:“胖子,你等着到了北平的,看看我剥不剥你的皮……”
  
  这时候,火车到皇姑屯站。胖子和他的同伴哪里还敢继续待在火车上?当下也顾不得瞎眼老头他们三个了,拿起来自己的行李跑出了火车。我在后面吓唬了一下,并没有真的追出去。
  
  看着这几个人跑出了火车,我才发觉自己的眼眶被打破了。当下心里一阵懊恼。自从有了张大帅这个大靠山之后,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这几次出来……这时候,瞎眼老汉带着两个唱二人转的过来道谢。瞎子在两个人的搀扶之下,走过来对着我举了个躬,说道:“大爷,这祸是孩子们惹出来的,还把您连累了。您是好人呐,孩子们,给大爷嗑一个……”
  
  瞎眼老汉说话的时候,我掏出来手帕正在擦拭着眼眶。罗四维走了过来,替我说道:“不客气不客气,都整这一套。我兄弟也不吃这一套,都起来吧,难得有缘坐一节车厢。我打听个事啊,你们爷仨不是唱二人转的吗?去关里干什么?”
  
  瞎眼老汉是带头的,当下他回答了罗四维的问话,说道:“回老爷的话,我们是唱二人转的。应了北平奉天会馆的请托,准备去唱一个月的二人转。这俩孩子是我的徒弟,第一次出远门,想着给我挣俩酒钱,这才在火车上唱了几句。他们年纪小不懂规矩,还请两位爷不要见怪……”
  
  “你们去奉天会馆啊……”说话的时候,我和罗四维相互看了一眼。随后罗老四笑了一下,又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大把大洋来。一股脑的都塞进了其中那个男旦的手里,随后笑着继续说道:“巧了啊这不是?我们哥俩也要去奉天会馆。你们爷仨有福气啊,我们一起过去,等着你眼神不方便,俩还在也没出过远门,再有个闪失,那谁,你们三个站起来。你们仨的座位哥们儿买了,十块大洋你们自己分去……”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再次摸出来十块大洋,交在了我们俩对面三个人的手里。平白无故的多了十块大洋,三个人先是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之后,急忙将自己的座位让了出来。随后罗四维将瞎眼老头按在了我们的对面……瞎眼老头原本说什么都不坐,后来是被罗四维按在了座位上,随后又让那俩唱二人转的男人坐在瞎眼老头的身边。
  
  经过一番打听,知道了瞎眼老头叫做关小宝,是辽西一带有名的二人转艺人。原本和老婆唱一副架,后来老婆卷了他的家底跟着个卖膏药的跑了。关小宝一气之下得了一场大病,病好之后眼睛便瞎了。
  
  关小宝瞎眼之前,收了两个徒弟。现在就指带着这俩徒弟到处唱二人转混口饭吃,他还有个师兄一直在北平的奉天会馆唱戏,前一阵子师兄的腿摔断了回家养病。便推荐了关小宝接替自己,占了奉天会馆唱二人转的位置。
  
  关小宝师徒三人也真是穷,还是借的钱买车票。想着在车上唱一段挣点零花钱,没想到见到了罗四维这个有钱的主。一出手就是四五块大洋,这俩小徒弟想着多挣俩,这才坏了规矩动不动就来打钱,结果惹出来这样的事端……关小宝年轻的时候倒是去过几次北平,不过现在自己瞎了眼睛,俩徒弟又是第一次出远门,心里正打鼓的时候,想不到却遇到了我和罗四维这俩贵人。
  
  当下,关小宝师徒三个人对着我和罗四维一顿千恩万谢。到了下一站罗老四掏钱在站台上买了不少吃喝,招呼着这爷仨一起吃。关小宝自从眼瞎之后,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待遇,当下眼睛一红,呜呜的哭了起来。
  
  有了这三位二人转艺人同坐,路上也不会太闷。关小宝有意讨好我们俩,时不时的就讲几段他们圈子里的秘闻。谁和谁一副架子,结果男的又勾搭上另外一个唱二人转的女艺人。
  
  一番折腾之后,最后三个人一起搭伙过日子了。
  
  关小宝说的人我和罗四维都见过,去年大帅大寿的时候,还请了他们一副架三个人来帅府唱二人转。当时就看着不对劲了,别的一副架都是俩人,怎么他们是三个人。当时也没有多想,敢情里面还有这样的秘闻。
  
  当下,说说笑笑的就过了八九个小时。差不多晚上六点的时候,火车终于到了北平火车站。
  
  我和罗四维帮着他们爷仨一起离开了火车站,这次不同以往,没有提前安排车辆接送。罗四维叫了三辆人力车来,我们俩一辆,剩下两辆载着关小宝师徒三人,一起向着奉天会馆跑去。
  
  跑了将近半个小时,远远的便看到了奉天会馆。只是门口已经有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岗,大门上面贴着封条。罗四维急忙吩咐车夫:“不去奉天会馆了,就近找个旅店把我们放下。怎么好好的会馆,说封就封了?”
  
  拉的道远,车夫还能多挣点,自然没有不愿意的。我们这辆车车夫解释说道:“您外地来的不知道,晚么尚的时候,奉天会馆门口死人了。死的说是个独眼龙,估计警察厅来问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