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章 绝笔信

第四章 绝笔信

  还没等我们去找赵连丙,他自己先找上门了。第二天一早,老赵带着个公文包上了门。从包里面摸出来一张信,递过来之后说道:“厅长,这是三天之前,奉天会馆的人收到的。送信的人让他们转交给你,本来昨天就应该送到的,不过昨天直系吴佩孚的人搜查奉天会馆。就给耽搁了,这是公馆属员被放出来之后,马上就将这封信送回来……”
  
  赵连丙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撕开了信封,将信纸取了出来。就见这信纸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沾着泥印和血迹。再看开头蝇头小楷的一行字,我的心便落到了谷底当中……沈炼吾侄:奉天一别数月有余,吾与万年兄西去受阻,受困于京津两地。万年兄旧疾复发,于丁卯年甲辰月丁丑日故。吾亦身染重疾,恐命不久已。侄见信后速来,如早来一日,你我叔侄二人还有再见之机。如途中耽搁,恐将阴阳两隔,再无相见之日。
  
  落款上面写着——愚叔吴道义五个字……字迹我认定,正是吴老二的手笔。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信里面写的都是真的,当初从地下出来的时候,吴老二明明说了,吕万年的身体只要慢慢调养便可以恢复过来。这几个月没有他们俩的消息,我心里一直以为吴道义带着吕老道到了贺兰山。正在大猫何狗的调教下康复身体,怎么现在他们俩都不在人世了?
  
  况且北京到奉天坐火车就一天,吴老二就算真去要饭了,也能攒到一张火车票,回到奉天来投奔我。实在不行你去奉天会馆啊,那里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奉天警察厅副厅长是谁,怎么也会想办法安置你,然后再来通知我……更别说吴老二一身的本事,我怎么也不相信,他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这一切怎么看都像是故意演的一场戏……当下我将信纸递给了罗四维,随后对着赵连丙说道:“奉天会馆那边怎么说的?他亲眼见到过送信的人了?”
  
  “奉天会馆大半的人都被北平警察厅的人抓走了,接信的人也在里面。”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连丙顿了一下,虽然身在我家里,不过他还是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咱们直奉两系马上又要开仗了,现在大军都在往山海关、热河那边集结。我估摸着一时半会北平不会放人的。”
  
  “不用他们放,我去……”回头看向罗四维的时候,却见过来凑热闹的沈中平一缩脖子,躲在了罗老四的身后。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沈中平你留下来看家,我和老四去北平。我就不信吴老二真死了……”
  
  在北平指望不上张大帅的势力,好在身边还有个罗老四。他们罗家虽然倒了,不过骆驼死了比马大,罗家经营盗墓淘沙买卖数百年,根基就在北平。手底下通着黑白两道,上次要不是段祺瑞筹措军饷无门,也不会把主意打在罗家身上。
  
  听罗四维说,段祺瑞倒台之后,罗家走散的人马开始陆陆续续回到了北平。还有罗家长辈写信给罗老四,让他继承罗海山的名号,带着罗家人重启之前的营生。只是罗四维这二年和我一起经历的事情太多,不打算再趟罗家的浑水。写了封信婉拒了长辈的好意……罗家在北平还是有势力,只要罗四维说句话,还是可以借着罗家的力量,查出来吴老二是真死还是假死。
  
  现在罗四维和我也是过命的交情了,其他的客气话不用多说。罗老四笑了一下,说道:“正好我也好久没回北平了,这次托哥们儿你的福,我也回去看看。哥们儿你也别着急,咱们第一次在火车上见到了吴老二,就是几把瓜子那次,他什么时候说过连着两句都说实话的?我估计吴老二把吕大爷送到庙里之后,自己回奉天的路上认识了个漂亮小寡妇。谈感情人家看不上他,就想用钱砸。回来问你要钱吧又不好意思,这才设个局拉你进来……”
  
  罗老四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吕万年贪财吴老二好色。他为了顺眼的小寡妇,真能把身家都扔进去。我心里倒盼望着真是那样,只要这个老东西还在人世上,让我倾家荡产把他带回来。
  
  不过现在位于二次直奉大战前夕,我这样的人物去往北平,是一定要向张大帅请示的,当下我带着这封信来到了帅府。此时,张大帅刚刚吃完了早饭,正在准备稍后的军事会议。
  
  见到我之后,有些意外的说道:“你小子怎么总是大清早过来?咋了?咱们在山上倒腾的东西露馅了?罗四维那小兔崽子红口白牙向我保证万无一失……”
  
  “帅爷您误会了,不是那件事。我这边出现了点意外……”说话的时候,我将信函交给了张大帅,趁着他看信的时候,又将奉天警察厅暗探查出来有关吴老二已经死在北平的事情,又说了一遍。这件事瞒不住,也不必去瞒他……看完了信之后,张大帅默不作声的沉默了片刻。随后将信纸折好,重新塞回了信封当中。这才看着我说道:“大侄子,你怎么看?”
  
  “我得去北平看……”回了一句之后,我顿了一下。深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件事蹊跷里面还透着蹊跷,信是吴道义的笔迹。不过我没亲眼看见是他写的信,也没亲眼看见死尸,就当吴二爷他还没死,就是和我开了个玩笑。帅爷,我向您老告个假。去北平一趟……”
  
  “你是该去看看……”张大帅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妈勒个巴子的,最近的黄历不好,我老张这几天就要进关去揍他吴佩孚。这个时候你奉天警察厅长出现在北平,那就是找死。
  
  大侄子,得委屈委屈你,先把警察厅长的职务空下来。我发个通告,就说你小子贪污受贿、抢男霸女啥的,准备拿你的时候,大侄子你脚底抹油……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