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章噩耗

第三章噩耗

  看到外国人在合同上面签好了字,我这才让藏在半山腰的警察上来。封锁住了盗洞口,那边几个外国人还是不放心,留下了两个人跟着一起看守这里。随后剩下的人跟着我们一起下了山。
  
  下山之后,他们直接甩掉了纳兰述,亲自去安排人将墓室里面的东西运出来。我干脆让纳兰述跟着我们的车一起回到奉天……这时候,天光已经大亮,又折腾了一宿。
  
  我打了个哈欠之后,对着纳兰述说道:“之前以为你就是倒腾点汽车、私货啥的,想不到买卖做的这么大了,都开始做古玩生意了。”
  
  “沈厅长,介尼玛就拿我打岔了。”纳兰述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要是有那个本事,刚才那几块洋姜就不能把我赶走了。这洋鬼子唉,真尼玛不地道。我们干的是牙行的活,按着规矩应该乘三破二。结果刚才说我没有在签订合同当中起到作用,把我撵走了。厅长你老说,这尼玛是人揍的吗……”
  
  “行了,纳兰述,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嘛,大头的那一份在我们大帅那边。”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哥们儿我上次在火车上想起来了,以前你还去过我们罗家的,你来过我们罗家,是我六哥罗鸿轩带着进来。后来人多嘴杂的也就没提……”
  
  “介尼玛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四哥你不提我自己都快忘干净了。”纳兰述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时候我真是一门心思跟着你们罗家混饭吃,这尼码谁能想到,大明朝就有的盗墓魁首罗家,说没有就没有了。”
  
  “不说这个了……”听纳兰述说到罗家的事情,罗四维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想不到你倒是越来越大哧了,连给大帅爷倒腾军火的事情都参合了一脚。”
  
  “四哥你再说就是羞臊我纳兰述了,介尼玛不就是为了一口嚼谷吗?”纳兰述笑了一下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对着我说道:“对了,还真有件事要和厅长你说说,半个月之前你猜我看见谁了,我看见二爷吴道义了……不是我说唉,吴二爷怎么还落魄了?在大栅栏要饭……”
  
  “谁?吴老二、吴道义在北平要饭了?”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下瞪大了眼睛盯着纳兰述。反应过来之后,继续说道:“你是不是看错了?这个老家伙好装神弄鬼的,八成是在琢磨哪个小寡妇吧?”
  
  “一开始吧,我也以为二爷在算计谁。不过后来是尼码越想越不得劲……”说话的时候,纳兰述在自己肩头上指了指,随后继续说道:“吴二爷肩膀头子受伤了,也没好好治治,我见着的时候都招苍蝇了。等我反应过味来去找他的时候,二爷就失踪了。我在大栅栏打听了个遍,谁也说不出来吴二爷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听了纳兰述的话,罗四维也忍不住开口说道:“那就是你看错人了,北平到奉天就一天的路程。我哥们儿就在奉天,吴老二就是真要饭了,也能先要出来一张火车票钱。来奉天投奔我们,纳兰述,你指定是看错了……”
  
  在我和罗四维已在抢白之下,纳兰述却一点没有犹豫。还是坚定的说道:“介一定不会看错的,别看二爷都招苍蝇了。可是见到大姑娘小媳妇的时候,眼睛都放光。介尼玛都要饭了,心里还惦记这个,除了吴二爷还能有谁……”
  
  都要饭了,见着女人路过还能两眼放光,的确除了吴老二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了。只不过我还是不敢相信,吴老二会落魄到要了饭。他都去要饭了,那我师父吕万年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了……看着我有些发愣,罗四维开口说道:“哥们儿,你也别全信。吴老二什么人你还能不知道?估计又是看上了哪个小寡妇,在人家门口装可怜,等着小寡妇上钩了。”
  
  开车的赵连丙也跟着说道:“厅长,回去之后我打电报让奉天会馆的人去看看。万里有个一,吴二叔真走了背字的话,就让他们把人带回来。”
  
  他们俩说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乱。
  
  当初吴老二是带着吕万年和赵老蔫巴一起走的。他要是真混的这么惨的话,那我师父吕老道会怎么样?他还在人世吗?不是说好了要去贺兰山找猫吗?怎么又在北平要饭了?
  
  不过现在除了赵连丙说的之外,也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兴许真是纳兰述看错人了,再不就是吴老二将吕万年送到庙里修养,他自己到北平散心,卖惨勾搭个小寡妇也说得过去。
  
  现在只能指着赵连丙找人去打听吴老二的事情了。
  
  当我提心吊胆回到奉天之后,先去帅府见了张大帅交差,随后我回到了警察厅。找了通北平的暗探,请他们帮着打探一下吴老二的下落。
  
  比起来奉天会馆的人,警察厅派在北平的暗探还是有点本事的。当天晚上便收到了有关吴老二的情报。发现了有和吴道义相像的乞丐,不过这个乞丐两天前已经死在大街上了。因为天气转热,担心尸体发臭引起疫症。尸体已经火化了……没想到盼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罗四维还在不停的安慰我,说道:“哥们儿,你别想的太多。未必就是吴二爷。没听电报上面怎么说吗,就是又个和二爷相像的那人。像归像,这世上像的人多的是……罗老四的话还没有说完,电报局又把第二封电报送了过来。上面写着已经找到了死者生前的衣物,一套满是污垢的白色长衫,一双布鞋,还有一个白纸扇。现在几乎可以证明了,死的人就是吴老二……这时候,罗四维也不劝我了。他起身向着身后的大门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去找老赵,弄几张去北平的火车票。哥们儿,我陪你走一趟。天塌下来我陪着你一起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