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一章 反沙

第一章 反沙

  深夜,奉天城外一百多里的七岭山上,我穿着长袍马褂,头顶上带着貂皮帽子站在山顶上。身边是身穿短打的罗四维和沈中平,以及罗老四找来的五个伙计都站在我身后。
  
  吕万年、吴老二他们已经离开俩月了,一直没有他们俩的消息,也不知道我那师父吕老道恢复的怎么样了。还有一件事让我挺上心的,我亲爹回到沈家堡之后,一直没有再回来。
  
  好像是在故意躲着我。
  
  也是巧了,我爹走后警察厅的差事便多了起来。我一直忙活着公事,腾不出手来去找他。不过我心里已经盘算好了,等着给张大帅办完这件差事之后,就去沈家堡找他。怎么样也要打听出来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心里正在琢磨着应该怎么下手的时候,罗四维一把将我的帽子摘了下来。随后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说道:“这都开春多久了,怎么还这么冷?还是哥们儿你想的周到,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来了个大财主……”
  
  “春捂秋冻没听过啊?这就是指着我们这嘎达说的。”看了冻的直打哆嗦的罗四维一眼,我继续说道:“再说出门的时候,我不是让你们多穿点了吗?都和你说了这边早晚冷,谁让你不听了?”
  
  “我们淘沙这一行里,忌讳带帽子下墓。”
  
  罗四维搓了搓手之后,继续说道:“钻盗洞的时候,容易把帽子丢在下面。有多少次,衙门的人就是指着丢在墓里的帽子,直接抓到人的。
  
  不过话说回来,老赵怎么还不把洋鬼子带上来。再不来人的话,天就他么的亮了。丑话哥们儿早就说了啊,一旦天亮了,哥们儿扭头就走。鸡鸣不淘沙,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罗老四的话还没说完,山下的方向闪过了—串手电筒的光亮。沈中平指着光亮说道:“四哥,人来了。你小点声,你这位置顺风,声音传的远,别再让下面的洋鬼子听到。”
  
  “都说是洋鬼子了,听到了又听不懂,还以为哥们儿我这是再夸他们来的早呢。”罗四维不以为然的横了一声之后,扭脸对着我说道:“都晚了一个多小时,以后谁再说外国人守时的,哥们儿我一口哼他脸上……”
  
  “行了,少说几句吧。”看着罗四维越说越来劲,我主动岔开了话题。顿了一下之后,我低声对着罗老四说道:“你还是想想一会怎么办吧,韩瞎子的手艺靠不靠谱?别人三五年才能做出来的东西,他三五个月就弄出来了。别一会把东西倒腾出来,再被洋鬼子看穿了。”
  
  “放心吧,韩瞎子的手艺那是祖传的,别说洋人了,就连古玩界浸淫多年的老行家都看不出来。”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就说家家都是撒尿做旧,可韩瞎子还要往尿桶里面对药粉。还有人家的独门手艺,一点尿沁的痕迹都看不出来。前几天往墓里面倒腾东西的时候,哥们儿我看见了这些玩意儿,都看不出来破绽。这在我们行里叫做反沙,还是那句话,墓是真的,死人也是真的。就陪葬和棺材都是假的,加上韩瞎子的活,天底下没几个人能看出来毛病……”
  
  这时候,下面的手电光亮越来越近,罗四维这才闭上了嘴巴。随后把头上的貂皮帽子摘了下来,反手带在了我的头上。
  
  差不多五六分钟之后,就见几个中国人带着六个金发碧眼的白种男人走上了山。临近之后,我才看到这个带队的中国人竟然是那个叫做纳兰述的满人。陪着一起上来的还有赵连丙,以及当中间人的几位奉天商行老板。
  
  “好嘛,遛遛地爬了好几个钟头。介尼玛上山的时候天还没黑,介会天都尼玛快亮了。”纳兰述此时累的满头大汗,坐在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他当作不认识我,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对着赵连丙继续说道:“哥哥,别尼玛杵着了。
  
  赶紧地干活吧,不是说盗洞都尼玛挖好了,别慎着了,一会天就亮了。别让我这些外国朋友等急了……”
  
  “别急,这次我请来淘沙的也是位大人物,我来介绍一下。”赵连丙装模作样的叫过来罗四维,随后继续说道:“这位就是当世最后一代罗海山,本来这样的墓入不了他的法眼,这都是看他老人家的面子。这次的买卖要是成了,以后这样的事情多了……”
  
  我在一边听着,知道老赵是在埋扣子,这是留着以后再干这样的买卖。果然,纳兰述听到之后,有些夸张的对着身后的洋人说了一堆夹着天津口音的英文。意思这个男人就是东方传奇的盗墓之王什么的,罗海山的名字,这些老外也听过,当下纷纷过来和罗海山握手,其中还有带着相机的,要和罗老四拍照。
  
  “行了行了,再折腾就天亮了……”罗老四一把推开了一个搂着他肩膀要合影的外国人,随后对着赵连丙继续说道:“哥们儿我不是耍猴的,不知道我们淘沙客不能摸肩膀吗?拍灭了肩头的三味真火,我死在下面你们替我养家里的老婆孩子?老赵,和洋人说,盗洞已经打好了。我们这就下去……”
  
  纳兰述用他的天津味英语对着几个外国人说了一通,当中有个年轻的洋人跟着说了几句。其他的外国人也表示附和,最后纳兰述对着罗四维说道:“介有点岔头,我介个外国朋友要跟着一起下去瞅瞅。他是位考古学家,介次一定要亲眼看看坟头里面的布局。我说罗海山,你看介事成吗?”
  
  罗四维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怎么这么烦人?这就是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二十两金条一个人,你和洋鬼子说,我罗海山的手艺不能白露。”
  
  纳兰述和外国人商量了几句之后,这个外国人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点头答应。随后在罗海山的带领之下,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后面五十米外的一个洞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