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八章 家宴

第七十八章 家宴

  “今儿吃馅儿啊,酸菜猪肉的饺子啊,这个馅好啊。”罗四维的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笑眯眯的走到了我爹身边,看了看菜盆里面的肉馅之后,继续说道:“叔儿,下次您试试韭菜鸡蛋的。搭着荤馅吃倍儿清口,哥们儿,过来搭把手,一会饺子得了咱哥仨陪着叔儿喝两盅……”
  
  罗四维什么时候对他们一家子这么好了?
  
  忘了当初就是你把沈中平送进大牢里,他差一点死在黑龙江对俄前线了 。现在你们好的像一家人了,我倒是变成了恶人……当下,冲着罗四维一翻白眼,说道:“我没学过这手艺,你们自己包吧。吃的时候也别叫我,昨晚熬了一宿,我得去补觉了。”
  
  这个我倒是没有瞎说,很小的时候我就被送到吕万年身边,给他当徒弟了。吕老道生性吝啬,从来不肯买肉包饺子。逢年过节都是沈连城将我们师徒接到他家里吃的,从小到大我倒是一次都没动手包过饺子。
  
  罗四维在后面叫了几声,我没搭理直接回到了房间。换了一身新衣服之后,躺在了床上准备休息。
  
  这边刚刚合眼,房门就被人推开。随后罗四维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一盘刚刚出锅的饺子,一边吃一边说道:“烫——嘶……这饺子就得吃烫嘴烫心的,不是哥们儿我捧,酸菜馅饺子还得来东三省吃。在北平就吃不到这个味儿……”
  
  我没搭理他,闭着眼睛继续装睡。本以为罗老四说两句,见到我睡着就走了。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坐在了我炕头上,继续边吃边说道:“你在庙里享清福的时候,你们家老二跟着我一起讨生活。不是哥们儿我夸他,这小子现在看着像个人了。和当初第一次看见他那会,大变样啊……”
  
  听着他说起来没完,加上我一宿没吃东西正饿的有些发昏。闻着饺子味道实在是香,当下伸手在罗四维的盘子里抓了个饺子塞进了嘴里。三口两口下肚之后,饿劲反而被彻底的勾了起来,肚子“咕噜咕噜……”的响个不停……当下也顾不得要脸了,直接将剩下的半盘子饺子抢了过来,低着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罗四维也不说话,只是笑嘻嘻的看着我。直到盘子里的饺子见了底之后,他才将手里的蒜瓣递了过来,说道:“吃口蒜,饺子就大蒜,给个县长都不换。”
  
  “都谁告诉你这些乱七八糟的?”我一把推开了罗四维递过来的大蒜,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罗老四,要不我干脆把外面那一大家子过继给你得了?这样爹妈,弟弟弟妹和侄子都齐了。”
  
  罗四维哈哈一笑,说道:“实话实说,外面那一大家子不要脸归不要脸,起码没有害你的心思。你是不知道我小时候是怎么过来的,从小到大都要提防着那些哥哥弟弟们。谁都想做罗海山,少一个姓罗的就少一个对手。知道为什么我极少和家里人搭伙淘沙吗?我怕被人算计死在墓里……”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的脸上露出来一丝苦涩的表情来。他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别看你爹他们都来占你的便宜,可是他们心里都知道好歹。你是他们的靠山,谁也不想你这个靠山倒了。换句话说,哥们儿你是他们的主心骨……我知道你爹对不起你,不管怎么样没有他就没有你。还有你们家老二,就说不是一个妈生的,可是人家也救过你的命。听他说你还收了你侄子当徒弟?虽然哥们儿我有点搞不懂你们家这辈分,不过这亲戚套着师徒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得了,瞧我的面子了……一会出去喝两盅,完事再把房子收拾一下,今晚上咱哥俩挤挤,正好还能空出两间房来,一家人住一个院里多好,等着吕万年和吴老二回来,再换个大点的房子……”
  
  罗四维这一堆话,原本我有些听不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到最后和吕万年、吴老二住在一起的时候,我竟然有些走神,再次回想到秘境当中,大猫何狗让我看到的那个场景。
  
  它为什么造出这样一个景象?
  
  看着我失神不说话,罗四维以为我听进去了。当下将我从被窝里拉了出来,随后生拉硬拽的将我拉到了外面。
  
  出来的时候,我爹他们已经将下好的饺子摆在了桌子上。还有两个下酒的荤菜,虽然已经摆满了,不过谁都没有动筷子的意思。见到我被罗四维拖出来之后,沈中平也走过来,和罗老四一起,一人拉着我一只手,将我按在了我爹旁边的椅子上。
  
  “好了好了,一家人齐了。吃饺子……”我爹这才笑了一下,随后亲自给我斟满了一杯酒,说道:“老大,老二,罗家侄子,咱们老爷们儿走一个。这些年辛苦老大了,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喝就完了……”
  
  我爹说完之后,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看到我陪了一杯,他哈哈一笑,随后开始招呼着罗四维吃饺子。
  
  看着他吃得满嘴冒油的样子,我心里又开始想起了秘境当中看到的一幕。我妈说过的那些话,以后我会指望这个男人救命吗?怎么看都是他卖了我,然后吕万年、吴老二再来救了我的命吧……稀里糊涂的吃完了这顿饭,我爹的后老伴带着沈中平两口子去收拾屋子。罗四维抱着我那侄子在院子里溜达,只剩下我和我爹坐在饭桌前。趁着这个机会,我突然说了一句:“前两天我梦见我妈了,她和我说以后可能会有一场大难。还说这世上能救我的人就是你……”
  
  听到我说这个,我爹眼角的肌肉突然没有规律的抖动了两下。不过还是努力的压制住了脸上的变化,有点尴尬的说道:“现在你都是警察厅长了,我就算是你爹,也没有那个本事。
  
  你听岔劈了,你妈是和你说,以后我有一场大难,能救我的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