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七章 计划

第七十七章 计划

  再见到张大帅的时候,他难得的没有什么事情,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报纸。见到我和罗老四出现之后,他笑呵呵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大侄子,老四昨晚上把我从被窝里叫出来,说你丢了。这一晚上哪鬼混去了?看着你人五人六的,怎么当了警察厅长就学了臭毛病,开始住窑子夜不归宿了?”
  
  被他说的我苦笑了一声,反正罗四维也不是外人,当着他和张大帅的面,将昨晚到刚才被罗、赵等人解救下来这一段,原原本本说了—遍。
  
  一直等到我说完,张大帅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对着我说道:“上次马志忠那个兔崽子差点坏了你们的大事,赵连丙说他是冯大个子的人。现在听大侄子你说的,这姓马的怎么又和日本人打连连了?”
  
  “我估摸着马志忠吃着好几家,说不定还和北平的段祺瑞、江浙的卢永祥还暗中勾着。”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见到张大帅没有反驳的意思,当下继续说道:“之前那个石原莞尔也在佛恩寺里出现过,估计那个时候他们就连着了。”
  
  “妈勒个巴子的,日本人什么事情都想要掺一脚。也不怕腿断里面……”张大帅骂了一句之后,自己岔开了话题,对着我继续说道:“大侄子,那么说的话,你师父吕万年没有什么大碍了,是吧?”
  
  “托了大帅您的福,没有那只血参王的话,我师父昨晚上就已经归西了。”客气了一句之后,我继续说道:“吴道义要带着我师父修养一阵,等待他恢复过来之后,一定亲自来向您道谢。”
  
  “谢啥,这见外了不是?”张大帅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也算是咱老张还了当年你师父救我的恩情,别看我张大帅是胡子出身,比他们读书人可知道什么叫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最后一句话算是把我也卷进去了,不过我也只能干笑了几声。这时候,罗四维开口说道:“帅爷,我多句嘴啊。不能让小日本在咱们奉天太猖狂,敢堵您老人家的警察厅长,这也太不把您老人家当回事了。”
  
  “不用你罗老四多嘴,我知道怎么办。”张大帅的语气当中透着点无可奈何,罗四维是个精明人,知道自己多嘴了。当下马上把话题岔开……“大帅,您吩咐我的事情都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着韩瞎子的活了,估计着最快还的俩月。
  
  不过还要个能压住场子的……”
  
  听了罗四维的话,张大帅点了点头,随后指着我说道:“这不是有个现成压场子的吗?你们哥俩做主就好……不过我再说一遍,真出事的话也是你们自己出事,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心里多少已经猜到了八九,不过这场合只能装作没听懂。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俩,不过张大帅不打算深说。点到为止之后,他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也熬了一宿了,早点回去歇着吧。这一两天,我就派人去日本领事馆知会—声,让那个石原莞尔的收敛一点。再这么闹下去的话,我让人去打他的黑枪,妈勒个巴子的,跟我张大帅比王法……”
  
  从帅府出来,走回家的路上,我向罗四维说道:“老四,你和大帅打什么哑谜?什么事情需要我来压场子?”
  
  看着周围没人,罗四维这才笑着说道:“你就装糊涂吧,这是老赵兴许猜不出来。哥们儿你能猜不出来?行,你既然装不知道,那我就说两句。看看你猜中了几成知道现在国联已经开始对中国武器禁运了吧?你们张大帅定好的飞机、大炮运不进来,只能找了贩卖武器的掮客。那些人太他么鸡贼了,说咱们这边的局面不稳。不收奉票和大洋,只收黄金和美元。
  
  你们大帅本来还有不少黄金和美元的,不过造奉天军工厂的时候花了不少。现在手里的不够去买飞机、大炮的,最后和掮客商量,再加上一些古玩,算是弥补上不够的部分。这个你们大帅答应了,不过该怎么说怎么说,你们大帅是个人物。
  
  他让我掏出来一座古墓,然后花重金招了韩瞎子来仿制。淘沙的时候已经拍好了照片,到时候当着洋鬼子掮客的面再淘一遍沙。墓是真的,里面的死人也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一一哈哈哈哈哈……”
  
  虽然和我想的差不多,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佩服张大帅的手段。看着罗四维笑完之后,我开口说道:“那些真的古玩怎么办?张大帅自己收起来?”
  
  “等着掮客走了之后,按着原样再埋回去。
  
  反正到时候里面差不多也空了。”罗四维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大帅有心思,找了好几波掮客。让他们看着古玩出土不说,还要学他们洋鬼子那一套。来个现场拍卖。到时候谁出的价钱高,谁就拿走。还能给你们大帅省点金子和美元。到时候怕有玩不起的,再有谁一个不小心砸了个花瓶什么的,就要靠你这个警察厅长压场子了……”
  
  说话的时候,我们俩已经来到了家门口。
  
  正要掏钥匙开门进去的时候,大门却被人从里面推开,随后我那同父异母的弟弟沈中平走了出来。笑嘻嘻的对着我说道:“哥,你可算回来了,家里包饺子了。你们进来歇歇,一会就下锅了……”
  
  沈中平说话的时候,我的目光已经绕过了他,看见我爹和他的后老伴、雷隐娘一起正在院子里包饺子。看见我和罗四维进来,都笑呵呵的看着我们俩。好像忘了昨天我把他们赶走的事情……“去洗洗手,饺子差不多了。一会吃饺子……”看见了我之后,我爹笑着继续说道:“怕你们光吃饺子没意思,中平他娘还买了酱牛肉和熏猪尾巴。你屋里还有几瓶酒,一会咱们饺子就酒,越吃越有……”
  
  看着这个画面,我心里一阵恍惚。好像回到了贺兰山的秘境当中,我站在院子外面,里面那几个人也在忙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