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一章 脚下

第七十一章 脚下

  “小子你想多了,真着道的话,估计我可能多挺一会,你们俩就不好说了……”赵老蔫巴说话的时候,吴老二盯着刚才吕万年身陷的坑中,嘴里对着我继续说道:“那样的话,你们哥俩现在已经手拉着手在奈何桥上等着投胎了。”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伸手对着我比划了一下,说道:“身上带着什么家伙没有?匕首、短剑之类的都行,借来用用……”
  
  吴老二开了口,我没有多想,直接将何兔子给我的匕首取了出来。倒着将它交到了吴道义的手里,见到了匕首之后,这老东西的眼睛都直了。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努力的稳了稳心神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接过了匕首,随后对着我说道:“那只猫竟然会把它送给你……要不是我知道底细,还以为你是它的骨肉…”
  
  “你才是猫生的,你们全家都是猫生的……”
  
  这句话出口的时候,我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们好像是一个祖宗……吴老二也不恼,它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用手里的匕首在坑中挖了一点泥土来。只见剑身上的一小撮泥土冒出来了黄色的烟雾,随后竟然在我们三个人的面前燃烧了起来。差不多烧了一分钟左右,那一撮泥土竟然化成了飞灰…“早知道你有这宝贝,刚才我也不用忙乎的一身汗了。”吴老二说话的时候,眼睛上下打量着匕首,随后对着我和赵老蔫巴继续说道:“吕万年埋身的土里有鬼葵,这是有人用兑了鬼葵和其他毒物的水浇在土里。只不过怕我和吕万年发觉,故意的减了鬼葵的浓度。虽然中毒慢了一点,不过只要积累几天时间,一样会毒发身亡。还不会被人发现……”
  
  吴道义就差把赵老蔫巴的名字叫出来了,这里只有他和老蔫巴两个人知道。不是他吴老二干的,那就自然和赵年脱不了干系了。想到这里,我的手已经到了腰后,握住了手枪枪柄。虽然怀里还有大杀器,可那是同归于尽的玩意儿,实在不适合现在就扔出去。
  
  “这次不关赵年的事……”吴老二看出来了我的心思,随后继续说道:“是我大意了,全神贯注护着吕万年的性命。没防着有人在下面动手……”说话的时候,吴道义猛的一跺脚。随着他的动作,刚才吕万年藏身的土坑猛的陷落了下去……看着脚下的深坑,吴老二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跳了下去。随后赵老蔫巴跟着也跳进了深坑当中,原本我也应该跟着下去看看。不过看到躺在地上的吕万年,担心没有人看着他,会有人前来补刀。当下我只能硬着头皮,守在了吕老道的身边。
  
  好在只过了两分钟左右,吴老二和赵老蔫巴便从下面窜了上来。吴道义还好,赵年上来之后身子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看着他的脸色灰暗,应该是中了毒。果然,上来之后,吴老二对着我说了一句:“小子,你看着他们俩,我去去就来……”话音未落,他已经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既然吴老二发话了,我便走过去想要将赵老蔫巴搀扶起来,没想到赵年用他仅剩的一只眼盯着我,有气无力的说道:“别过来……我身上沾染了鬼葵……距离太近会传到你身上……”说到这里,赵老蔫巴一张嘴,“哇!”的一声,将一口黑紫色的鲜血喷了出来。担心这口毒血沾染到我,老蔫巴急忙回头,将这口血都喷在了深坑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离开的吴老二再次回到了这里。他手里端着半锅汤药,自己先喝了一大口之后,将药锅底给了赵老蔫巴,说道:“喝了,现在这个就是解药了。咱爷俩也算是沾了吕万年的福气……”
  
  吴老二看着赵老蔫巴喝完之后,便开始脱衣服,赵年先是一愣,随后立即明白了过来,也跟着一起脱掉了衣服。两个人拖了个一丝不挂之后,赵年将他们俩脱下来的衣服都扔在了深坑当中。最后两根手指一捻,捻出来个火苗点燃了仍在下面的衣服。
  
  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样子,我却感觉不到滑稽。趁着这个机会,对着这二人说道:“你们在下面怎么了?沾上鬼葵了?”
  
  “大意了,之前以为是鬼葵兑水喷在了包裹着吕万年身体的泥土里……”说到这里,吴老二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下去之后才知道,下面埋了十几颗鬼葵的种子。这是把你师父熏成这个样子的……”
  
  他们俩身上的衣服沾到了鬼葵,这才只能烧掉这身衣服。只是现在这二人都光着屁股,这里又不像有备用衣物的样子。我心里开始好奇起来,一会他们俩怎么从这里出去。
  
  关于他们俩的衣服,很快便有了答案。吴老二将之前从吕万年身上拔下来的裤子穿在了自己身上,赵老蔫巴犹豫了一下之后,也捡起来吕老道丢在地上的外套,套在了自己身上。
  
  看着吴老二将匕首藏在了身上,我走到他的身边,伸出来巴掌,对着吴道义说道:“二爷,好借好还,下面你们爷俩也进去了,攘子是不是该还我了?”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这可是件宝贝,你小子是怎么得手的?是不是趁着大猫不注意的时候,偷回来的?”说到这里,吴老二爷冲着我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下次再有这好事,记得给我也偷一件回来。”
  
  我没搭理嬉皮笑脸的吴老二,收好了匕首之后,对着他继续说道:“二爷,你是不是在外面的惹下仇人了?现在人家找上门来,误打误撞的伤了吕万年……问题是人家怎么知道这里的?他们找到这里,还在吕万年脚底下埋上了鬼葵的种子。能干出这样事情的,可不会是一般的人……”
  
  “谁知道你师父在外面又惹到那个大人物了?”吴老二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能找到这里的,那就不是一般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