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章 鬼葵

第七十章 鬼葵

  吴老二好一顿折腾之后,吕万年再次睁开了眼睛,不过此时他已经说不出来话。我这师父好像中风了一样,五官扭曲,身体不停的抽搐起来。顺着嘴角不停有白沫流淌出来,只是片刻的功夫,白沬变成了粉红色……这时候,吴老二也有些慌乱,他盯着抽搐不停的吕万年。手上开始给吕老道号脉,号了一阵子,还是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无奈之下,只能嘴里喃喃的说道:“不应该这样……哪里出问题了……”
  
  “血参王的问题……我弄到假的了。”我第一个想到是不是张大帅这只老狐狸,暗地里偷偷更换了血参王。
  
  吴老二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摇头说道:“血参王没有问题,我亲自试过。还是挺有效用的,不是假的。配药和药引也没问题,我亲自检查过几遍的……”
  
  看着吴道义有些扭捏的神态,以为他是照顾我的面子,没有说实话。当下直接开口问道:“二爷,好好地你试这个做什么?有什么就直说,要真是张大帅算计咱们,我豁出去跟他拼命去……”
  
  看着我真急了,吴老二这才说了实话:“你想多了,我听说血参王这宝贝壮阳。这么大一只,你师父也用不完,我尝了两口,真有功效……”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恬不知耻的冲我比量了一下大拇指。
  
  原本紧张的气氛被吴老二这两句话破坏掉了,我心里骂了一句老流氓之后,指着还在不停颤抖的吕万年,说道:“那现在怎么办?怎么才能把他救回来?”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些发虚,吕万年现在这样子,已经是大半个身子进了鬼门关。
  
  “那就得看他的造化了……”吴老二有些纠结的低头看了吕万年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实话说,这事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血参王能补回寿数上的亏损,还是你师父告诉我的。谁知道他吃了之后会这样?早知道这样的话,血参王我留着泡酒,也不会给他吃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言语的赵老蔫巴突然开了口,说道:“是不是血参王的药性太猛,吕先生身子太虚经不起折腾?毕竟他老人家损耗了寿数,虚不受补……”
  
  “不能……”吴老二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怕会有冲撞,方子里才加了三十六位中和血参王药性的配药。药性只会慢慢的散发出来,别说是他吕万年了。就是找个十痨损伤的痨病鬼一碗药下去,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蹲在了地上,在吕万年的嘴角边抹了一下流出来的血沫子。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他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眉毛立即挑了起来,说道:“这是中毒了一—鬼葵……”
  
  我听不懂这个鬼葵是什么,正要问的时候,一边的老蔫巴抢先说道:“不可能是鬼葵,要真是中了鬼葵的毒,就算他是吕万年,也不会挺到现在的。”
  
  “那是有了血参王……”吴老二说话的时候,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几滴指尖鲜血滴在了吕万年的额头上,殷红的鲜血接触到吕老道头皮的一瞬间,变成了好像墨汁一样。看到了这个变化之后,吴道义拍了拍吕万年的脑袋,继续说道:“你命大啊,毒药和解药一起下了肚。可惜你的身子太弱,经不起这么折腾……”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一只手掐住了吕万年的脖子。随后一用力竟然将吕老道从地下‘拔’了出来,随后将他的身体平放在了地上。
  
  “知道怎么回事就好了,你们俩按住他的脚……”吴老二一边说话,一边解开了吕万年的衣服。随后用手指甲划开了吕老道头顶、额头、咽喉……从上往下的大穴,随后黑紫色的鲜血冒了出来。
  
  随着黑紫色的鲜血不断冒出来,吕万年的身体被染成了黑紫色。他的身体也开始剧烈的扭动起来,我和赵老蔫巴急忙过去按住了吕老道的双脚。身子扭动的力道比我想象的还要刚猛,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算勉强的按住了吕万年的左脚。
  
  吴老二几乎将吕万年周身的穴道划了个遍,最后划开了他脚上的穴道之后,吕老道的身体这才停止了扭动。好像睡着了一样躺在地上,随后他扭曲的五官也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这时候,吴道义这才算松了口气。此时的他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已经浸湿了他里外几层的衣服。
  
  看着吕万年恢复了正常,我这才敢松了手,对着气喘吁吁的吴老二说道:“二爷,你这身子骨也不行啊,虚的厉害。你看看我师父还没咋地,你这大汗淋漓的就好像快走了,还要走在他前面……这鬼葵是什么玩意儿?你给讲讲,等着我以后的官做大了。还要防着有人下毒害我”
  
  吴老二一边擦着汗水,一边说道:“小子,你以为这就是给你师父放点血?真要那样的话,我拿把刀直接剌好不好?算了,现在和你说这个也没用……赵年,趁着你师父还没醒,你讲讲鬼葵是怎么回事。让这小子也明白明白……”
  
  赵年也是一身的汗水,他坐在地上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我说道:“沈炼兄弟,鬼葵传说是阴阳交接之处所生的葵花。它分阴阳两面,白天随阳夜间随阴。生的种子看着和瓜子一模一样,只是有剧毒,别说吃了,就是闻一下也会中毒。这种毒走血脉还无解药,只能放血将毒气逼出来。如果将鬼葵种子磨成粉末,加在饮食当中,无色无味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听了赵老蔫巴的话,我背后一身的冷汗。
  
  缓了口气之后,我开口对着他们俩说道:“我师父是刚刚中的毒,既然喝的汤药没有问题。那么他是怎么中的毒?还是说毒气已经弥漫在空气当中,我们都着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