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七章 封等待

第六十七章 封等待

  将血参王重新装在了匣子里,随后我捧着木匣离开了房间。去伙房叫罗四维去见张大帅之后,我带着沈中平离开了帅府,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昨晚和吴道义约好的,他今天回来拿走血参王,现在就等着他到来了。
  
  沈中平对我抱着的木匣很感兴趣。一路上一直在打听这木匣子的来历。想着这马上就是吴老二的了,当下也没隐瞒,说道:“里面装着血参王,这是吕万年点名的,能起死回生的宝贝。我磨破了嘴皮子,大帅才赏下来的。”
  
  听到了起死回生四个字,沈中平的眼睛有些放光。他拉了一把我的衣袖,说道:“哥,还是大帅稀罕你,这么贵重的宝贝说给就给你了。不过估计你师父也用不了一整根,你看这样好不好?咱们把大部分都给吕万年,剩下几根须子。最近你弟弟我不是准备忙活生老二嘛,这个点灯熬油的,得补补……”
  
  “这个你别惦记……”我看了沈中平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老二,这可是救命的东西。你一旦动了这宝贝,小心吕万年、吴老二它们俩活劈了你——诶?早上出门的时候谁锁的门?
  
  这也没锁上啊……”
  
  说话的时候,我和沈中平都来到了住处的院门前。原本应该扣好的门锁已经打开,悬挂在了其中的一个锁眼上。我第一个反应是吴老二到了,可是转念一想他有穿墙的本事,怎么可能花时间去摆弄锁头?
  
  不是吴老二的话,敢来我这里的就没好人了。弄不好是马志忠的人来报复,再不就是那个叫做石原莞尔的日本人……想到这里,我将手枪掏了出来。随后低声对着沈中平说道:“老二,你回帅府搬救兵去。
  
  就说咱们家进贼,被我堵在屋里面,让他们来帮忙抓贼……”
  
  “哥,说谁是贼呢……”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院子里面已经有了回音。随后就见白头发的雷隐娘从屋里面走了出来,她怀抱着孩子,边走边说道:“不会说的就是我吧?中评给我配了钥匙,这不算是贼吧?”
  
  说话的时候,她推开了院门,将怀抱的婴儿给了沈中平之后,继续说道:“明天是咱们孩子的百天,咱爹、咱妈要在城里摆一桌,自己人一起吃顿饭热闹一下。哥,这个不过分吧?”
  
  听雷隐娘管我叫哥,我心里一个劲儿发麻。正要忍几句的时候,突然看见我爹从我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他好像刚刚睡醒,见到了我之后,急忙快步走了过来,说道:“老大、老二你们回来了,刚才我还在念叨,这俩孩子一大清早的上哪去了?老大,你手里拿着什么?是给你侄子还是徒弟的百日贺礼吗?”
  
  看见我爹的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在秘境当中,大猫带着我去见的那个小院。那里的我爹要年轻的多,直到现在我还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大猫为什么要造岀这样一个所在?
  
  不过此时也想不了太多,我将匣子紧紧的抱在怀里,随后对着他说道:“别那么客气,问你个事……”
  
  凑在了我爹的耳边,低声说道:“当初我妈怀我的时候,是不是重病了一场?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是吕万年过继了自己的性命救的她,后来才熬到了生下我,对吧?”
  
  我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看见你师父了?他告诉你的吧,这事儿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不让告诉你,怎么他自己卖好先说了?是,当年是他过继了性命给你妈,可惜了,你妈刚生下你来就不行了,说走就走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爹的后老伴也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看见了我们俩之后,也笑嘻嘻的迎合过来:“不是说沈炼你出家当喇嘛了吗?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我们也没有个准备,可惜这房子太小,住不下我们这些人。沈炼,你说怎么办?”
  
  这是想要占我的房子,想方设法的逼我走啊……对我爹还有那么点香火情,对这个女人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当下我笑了一下,让出来门口的空档,对着这一大家子说道:“是啊,这房子太小你们人太多了。我庙小容不下你们几尊大菩萨,沈中平!带着你爹妈、老婆孩子去住旅店吧。看在都是亲戚的份上,你们的吃住都记我身上……”
  
  听到我要赶他们走,沈中平的娘火冒三丈,撸袖子就要过来骂我。还是被沈中平拉开,沈老二苦笑这对我说道:“哥,你别和我娘一般见识,她就是这样的人……那我就不客气了啊,爹娘、家里的,我带你们去住奉天最好的旅店,我哥请客——娘诶 你别说了……”
  
  沈中平的娘还想要骂街,最后被沈中平捂着嘴巴,从我这里拖了出去。随后,雷隐娘抱着孩子,加上我爹一起,都从我的住处走了出去。
  
  这些人一走,我这住处倒显得格外的寂静。我抱着木匣等着吴老二,可是足足等了他一整天,都没有等到吴老二出现。原本盼望着罗四维回来,陪着我唠唠嗑。没有想到吴老二不出现,罗老四竟然也不见了踪影。张大帅到底派了他什么差事,罗四维连回来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一直等到了中午,我打电话让帅府的勤务兵来送了午饭。在电话里面打听了一下,可是对面的勤务兵也说不出清楚罗四维哪去了。
  
  吃完了午饭之后,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见到吴老二和罗老四的影子。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我心里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把沈中平那一大家子留在这里也好,起码也不会好像现在这么冷清。
  
  就在快到点灯,我准备回屋子里休息一下的时候。眼前一花,一个男人凭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男人一只眼睛,还有一只手上少了一节小指。竟然是我的老冤家对头赵年赵老蔫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