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四章 血参王

第六十四章 血参王

  原本我对他和吕万年还有一肚子的气,怪他们俩做扣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大猫的寺庙里。
  
  不过再次看见这老东西的时候,我这些天来攒的火气却发作不出来……相比较那个一丝不苟,甚至有些苛刻的吕万年。好寡妇的吴老二容易说话多了,而且他之前多次救过我的性命。对他,我就在有再大的怨气也发作不出来。
  
  不过嘴上的便宜还是要占的,看着吴老二走到了我面前,当下对着他说道:“二爷,这小半年不见了,你的气色看着可是不好。这是酒色过度了?再和寡妇打连连,小心吴二爷你身体……”
  
  “身体不行的那个不是我……”原本就是调笑他几句,之前这么开玩笑惯了。没想到这次吴老二说完这句话之后沉默了片刻,随后看着我继续说道:“本来不想这个时候说的,不过既然见面了。那还是说一嘴,你师父吕万年可能不行了,现在就看他能不能熬过去了。要是命硬的话,兴许还能过这一关。后面还有一百多年好活……”
  
  这句话说完,我先是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之后对着他说道:“你开完笑吧?这不是你们俩在庙里做的扣吗?大家都一个祖宗,别拿这个闹……”
  
  “我咒了他几十年不得好死,知道这样的话,当初就咒他生儿子没屁眼了。”虽然在说笑话,不过吴老二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笑容。看到我还是不信,他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原本他还能再活一百多年的,不过当年吕万年为了给你母亲续命,消耗了自己的命……”
  
  吴老二说的吞吞吐吐,没有想到吕万年还有一出。事情牵扯到了我,当下我拉着他说道:“二爷你把话说清楚,吕万年到底是怎么消耗了一百多年的命?这里面还有我妈什么事。”
  
  吴老二本来不打算说这个,不过自己说漏了嘴。最后在我的一再追问之下,终于说出来了当年那一段秘密:“这个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当初你母亲宫蔻华怀了你的时候,因为身体损伤消耗了六个月的寿命。虽然宫三小姐早就做离世的准备,不过她还是经受不了你无法出生的结果。
  
  吕万年看不得宫三整天哭哭啼啼的,就把自己的性命过继给了半年的命。不过我们都修炼长生的,对借命一道都是二把刀。最后虽然成功的过继给了你母亲六个月的命,他自己却足足流失了一百多年……”
  
  听了吴老二说的,我已经懵住了。想不到视财如命的吕万年竟然损耗了百年的性命,就为了给我母亲续上半年的命。这么不划算的买卖他都肯做,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吕万年吗?
  
  说到这里,吴老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这几个月,我一直都在想办法将吕万年消耗掉的寿命找补回来。几乎试遍了所有的办法,都不见什么成色。不过老天爷还是给了你师父一个机会,我刚刚打听到的,你们大帅手里有一支血参王。找到了那个宝贝,兴许还能把吕万年的寿命找补回来……”
  
  “血参王……”我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脑海当中想了一遍,并不记得张大帅说过这个宝贝。兴许他自己也不知道玩意儿是件宝物,说不定就随随便便仍在仓库里。现在我还是他的大红人,厚着脸皮去要八成会给我的。
  
  当下,我对着吴老二说道:“你刚才直接说,要我去找张大帅要血参王不就完了?当年吕万年损耗了一百年的寿命,救了我妈也救了我。现在轮到我替我妈报恩了……明天一早我就去找大帅,我开了口,他十有八九会给的……二爷,要是我现在还在山上当喇嘛的话,你是不是会去帅府把血参王偷出来?”
  
  “我根本不知道你已经下山了,这次就是去帅府偷血参王的。”吴老二光棍,直接认了就是来偷血参王的。随后他继续说道:“白天路过你这里,见到警察厅来人请你。听到了你沈副厅长的大名,我这才打算来见你一面。想不到刚刚进来,你自己却出来了。”
  
  “我这不也是倒霉催的嘛……”说话的时候,我走过来搂住了吴老二肩膀。转身向着屋内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二爷,今晚上你就在我这里休息,明天拿了血参王之后,咱们一起去见我师父。”
  
  “我待不住,还要去找几味药引。”吴老二冲着我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小子,你师父这一出事,我也想开了,不等了,不管能不能把吕万年的寿命找补回来,我都要给你开蒙了,你将会是我们这七家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长生不老之人……”
  
  吴老二的话还没说完,屋子里面听到了一阵脚步声。随后听到罗四维的声音:“谁把我送回来的?我这是在哪?沈炼呢?我是不是在做梦,罗家没出事,我也没来过东北。都是一场梦,不行,我得回家,再不回去就完了,罗海山就是别人的了……”
  
  听到了罗四维的声音,吴老二再次笑了一下,随后对着我继续说道:“我去办我的事,明天过来拿血参王。你去看看罗老四吧……”
  
  说完之后,吴老二转身向着大门口的位置走去。只不过他并不走门,回到了他刚才藏身的位置。随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个老东西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身体穿过了墙壁,随后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就在吴老二消失的一瞬间,迷迷糊糊的罗四维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见到我站在院子里,他还吓了一跳。随后捂着脑袋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是做梦……唉,罗家还是没有了。哥们儿,你把我带回来的?”
  
  “这是做梦,老四你的梦还没醒。回去继续睡吧,明早一睁眼,你们罗家还是盗墓魁首,我也还是北平大学的学生。压根就没眼前这一切……”说完之后,我将还在迷糊当中的罗四维拖回到了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