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三章 小曲儿

第六十三章 小曲儿

  这顿酒喝到了半夜,和罗四维一起喝酒自在,没有和大猫一起喝酒时的压力。加上沈中平在旁边侍候酒局,当天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自己家的床上了。
  
  听到了我房间有响动,有人推开了我的房门,探头进来看了一眼,说道:“我的哥,你可算醒了……警察厅来了三遍人找你,我没敢说你喝大了。编了个瞎话说你病了,这才把他们打发走。”
  
  进来的是沈中平,他走进来将我搀扶着坐了起来。忍着宿醉之后的头疼,我对着沈中平说道:“想起来了……今天几个厅长还要开会,晚了……老二,你把我的警服拿过来,我得去厅里开会。”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那也不用去了。”沈中平打开了窗帘,让我看见了外面的一团漆黑,随后这才继续说道:“你和罗老四都睡了一天—夜了,昨晚上我和赵连丙把你们俩弄回来的时候,我都担心哥你醉死过去了。老赵说你们俩可能是轻微的酒精中毒,睡上一天也就好了。”
  
  “睡了一天一夜?”宿醉和头疼让我变得迟钝了许多,反应过来之后,我继续对着沈中平说道:“昨晚是你和老赵把我们俩送回来的?我没出什么洋相吧?”
  
  沈中平说道:“你还行,喝多了就是睡觉。
  
  罗老四就麻烦了,喝多了先是唱戏,然后一个跟头从二楼跳下去了。当下给我吓的,以为他就这么摔死了。没想到罗老四喝的都走不了直线了,一个跟头还能稳稳的落地。然后他就开始在大街上耍酒疯了,从自己口袋里拿钱,只要路过的不管大人小孩,见一面就给一块大洋。最后半拉奉天城的老百姓都听说了,跑过来问他要钱。”
  
  “罗老四也不能喝啊,他还吹牛皮,说自己千杯不醉的……”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当下立即对着沈中平继续说道:“他这么个闹法,没惊动对面院里的韩瞎子吧?”
  
  沈中平回答道:“怎么没惊动?罗老四分钱的时候,那个老家伙就出门看见了。后来老四的钱散光了,就变成了武疯子,去敲韩瞎子家的大门。一边砸门一边骂那个老家伙,哥,罗老四当时也是祖宗、奶奶的骂,比那只大狐狸也强不了多少。最后把韩瞎子从后院骂跑了,这老东西去搬救兵了。不一会,帅府的车到了,几个愣头青就要对罗四维和你下手。还是你弟弟我见势不好,报出来你的名号,这才把他们吓走了。最后赵连丙也开车过来了,我们俩一起把你们带回来了……”
  
  “闹的这么大……”没想到罗四维这么能折腾,苦笑了一下之后。心里明白沈中平撒的谎早就被揭穿了,昨晚闹的那么厉害,警察厅长王永江不会不知道的。今天派人来找我,还指不定他得到了什么消息,就是过来试探我是真醉还是假醉的。
  
  不过我的靠山是张大帅,也不怕谁在背后整治我。现在宿醉未醒,我头疼的厉害也懒得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当下让沈中平给我煮了碗面片汤醒酒,喝了半碗热热乎乎的面汤,感觉算是好多了。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座钟,现在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看着一边侍候着的沈中平一个哈欠一个哈欠的打着,我让他回自己屋里休息。
  
  沈中平离开之后,我又喝了几口面片汤。
  
  宿醉的感觉好多了,只是这样昏睡了一天一夜,现在酒劲过了,脑中却越来越清醒。这时候也睡不着了,索性穿好了衣服,走到了院子里透透气。
  
  走出房间之后,被冷风一吹,脑中更加清醒。将这二年,我从北平逃难回来,遇到的事情都在脑中过了一遍。那时候怎么也想不到我还会有当上了奉天警察厅长这一天,更加想不到我经历的这些事情,哪一件都好像是在说神话故事。
  
  就在我感概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周围有一点异样。心里也跟着有些别扭,不过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了,我自己又说不清楚。院子里还是老样子,怎么看也看不到有什么异常。
  
  自己疑神疑鬼了?可是这感觉太强烈了,之前遇到突发事情之前,也曾数次有过这样的感觉。上次被雷鹏埋伏,也是这样发现的。察觉到了不对之后,我便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摸枪。结果发现手枪并不在身上,估计是沈中平替我收走了。
  
  没有手枪傍身,心里也没底了。我也不敢继续留在院子里,当下心里想着唱几句小曲给自己壮胆。可是心里一有事,平时常哼哼的几首小曲都想不起来了。反倒是跟着吴老二时,常听他唱的几句小曲想了起来。
  
  当时也顾不上什么了,我给自己壮胆嘴里哼唱了起来:“诸般闲言也唱歌,听我唱过石巴摸……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到了南山边……”
  
  “错了,我不是这么唱的……”空气当中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这有些娘们唧唧的声音接着我的调门,唱道:“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再摸姐的……”
  
  “吴老二!吴二爷你回来了……”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原地转了一圈却并没有发现吴道义出来,当下我继续喊道:“别装神弄鬼的了!你把我一个人扔在了庙里做喇嘛,现在有脸回来,就得有脸露一面……”
  
  “唉,原本想着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看你—眼,想不到还是被你发现了……”说话的时候,左边距离我最近的墙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刚才我数次看过这里。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想不到吴老二竟然就躲在这里,我竟然—点都没有发觉。
  
  吴老二还是老样子,一身灰白的衣服,头发一丝不乱的梳在脑后。走到了我面前之后,笑了一下,说道:“还想着去庙里替你,可是又舍不得我那几个小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