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罗四维找的伙计们在外面搬运那些瓶瓶罐罐和棺材,张立站在院子里监工,罗老四则回到了房间里,带着人将这里的东西都搬了出去。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将所有的东西都清空。
  
  张立压着这些这些出土的古玩离开之后,罗四维将他找来的伙计们召集在了一起。给他们算账之后,这些人拿了一笔钱兴高采烈的离开了。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罗四维这才回到了房间里。
  
  罗老四有些火气,进来之后自己念念叨叨的骂上了:“刚才韩瞎子就在外面的车上,这老王八假装没看见我。哥们儿我也懒得搭理他。
  
  呸!小丫头养的玩意儿,以为榜上了张大帅就是个人了?我们罗家以前兴旺的时候,他托了多少门子想要拜在罗家门下。结果韩瞎子的名声太臭,我们罗家根本就没人见他……”
  
  沈中平在旁边听的莫名其妙,趁着罗四维缓口气的功夫,他开口说道:“四哥,刚才我就想问了。韩瞎子不是个瞎子吗?那他怎么还能造假?瞎子还装什么看不见你?”
  
  “韩瞎子那是外号,这老家伙成天昼伏夜出的,两大黑眼圈像带着墨镜一样。动不动还爱拉个二胡,谁看见都以为是个瞎子。”解释完韩瞎子的来历之后,罗四维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大帅造假玩意儿,哥们儿你猜猜他要坑谁?”
  
  “反正不是坑我。”我看了一眼罗四维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了,老四你也别瞎猜了,咱们这样的身份都不够大帅一坑的。
  
  你和沈中平要是闲的没事,就陪着我去警察厅当差。”
  
  听到我官复原职了,沈中平到很是兴奋。
  
  他一个劲的打听:“哥,你也给我谋个差事。不用多大,给个派出所的所长啥的就行。过年的时候我穿着警服回家过年,也算是给老沈家光宗耀祖了……”
  
  看着沈中平有些兴奋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大猫带着我看到的那一幕场景:我妈怀抱里的孩子,就是他沈中平。当时—直以为这是何狗想留下来我的手段,后来离开了贺兰山之后,我心里隐隐有了一种感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大猫似乎是在借着当时的场面,向我暗示了什么事情。只是到现在我还是想不明白它想要表达什么……“行,你倒是不惦记大帅的位子。”我看了沈中平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先跟着我,在警察厅给我做个秘书。到时候就看你的本事了,真有那个能耐,只要大帅点头,我把副厅长的位子让给你也没有什么。”
  
  听到我松了口,沈中平更加兴奋了起来。
  
  最后罗四维也被我说动,反正张大帅安排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手头也没有什么事情,索性和我一起前往警察厅。
  
  在家休息了两天之后,第三天一早,我带着罗四维、沈中平和赵连丙一起,回到了警察厅。
  
  我这个副厅长分管着帅府保安这一块,帅府有自己的警卫旅,根本用不着警察厅。这就是看我是帅府秘书出身,让我这个副厅长做一些和帅府联络的事情。除了张大帅偶尔出府,在奉天地面上巡查会用到我之外,其他的时间警察厅完全感觉不到我的存在。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手头的时间多了,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和罗四维、沈中平他们聊天。
  
  后来实在是待的烦了,罗四维来警察厅也不怎么勤了。也就是每天中午的时候,拉着我到外面的馆子吃个饭。只有沈中平天天泡在警察厅里,缠着我给他置办了一身警官的制服。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个月,一天下班和沈中平一起从警察厅里走出来的时候,被远处走过来的罗四维叫住。随后罗老四神神秘秘的将我们俩,拖进了警察厅附近的一家饭庄里面。
  
  这饭庄二楼是雅座,罗四维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拉着我们坐下,随后又点了几个菜和两壶酒。趁着等酒菜上齐的档口,我对着罗老四说道:“老四,你这就是想请我们俩吃顿饭嘛。这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是有点事情,不过大不大的你说了算。”
  
  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伸手推开了窗户,随后指着楼下的一个小院说道:“哥们儿你猜猜看,这院子里面住的谁?”
  
  罗老四开窗的同时,一阵尿骚味从窗外飘了进来。我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一股茅楼味?罗老四你把相好的藏在下面院子了?不是我说捏,老四,你相好的这身味可比狐臭有滋味多了。”
  
  “你就瞎说吧……”罗四维笑骂了一句之后,指着院子里面的地上摆放着瓶瓶罐罐,继续说道:“你们看看地上的那些东西,眼不眼熟?”
  
  我没看出来所以然来,不过沈中平却看明白了什么。看了几眼之后,他对着罗四维说道:“这不就是咱们从地下面挖出来的宝贝吗?不对啊,那些玩意儿不是都被帅府的人搬走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院子里?”
  
  “中平你好眼力啊,不跟着哥们儿我去淘沙可惜了。”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用手里的筷子指着院子里的瓶瓶罐罐说道:“这些玩意儿都是假的,今天下面我过来转悠的时候,闻到了这股子呛鼻子的尿骚味。哥们儿虽然不是造假的,可是这里面的猫腻骗不过我……”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就见院子里一个干瘦干瘦,脸上挂着俩黑眼圈的半大老头子走了出来。他走到院子墙根下面,这里整齐的摆着二十几个大号的水桶。桶里都是发黄的液体,配合这味道,不用猜也知道里面是什么。
  
  老头子也不在乎,直接伸手在水桶里摸出来一个锈迹斑斑的青铜器来。还凑在眼前看了—眼,这个动作让我和沈中平差一点呕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伙计端菜上来。将盘子摆在我们的面前,嘴里报着菜名:“爆炒腰花……厨子给几位老客亮手艺,您几位趁热吃,腰子炒的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