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八章 下山

第五十八章 下山

  缓过神来之后,我认出来带头这人是大帅府的侍卫头目郝玉臣。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十几个侍卫之后,当下重重的出了口气,对着他们这些人说道:“不是让你们在山底下等着,等着我们一起汇合之后,再一起上山吗?你们怎么自己上来了?”
  
  带队的郝玉臣说道:“您是知不道啊,是这么回事。我们这些兄弟化整为零,陆续在山底下集结的时候,遇到一个自称叫做纳兰述的天津油子。他说是您的朋友,还说您几位已经上山了。让我们几个自己想办法上来……”
  
  纳兰述……这哥们儿不是去给冯玉祥送卡车了吗?怎么还特意跑去给郝玉臣他们报信了?不过再问这些侍卫们,他们也说不出来什么了。
  
  既然问不清楚纳兰述的事情,我便开口问到另外一件想不通的事情:“玉臣,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间寺庙的?这庙可不是一般人能找到的。”
  
  “沈厅长你不问,我也得和你说这个事。”
  
  听我提到了寺庙,郝玉臣来了兴致。他煞有介事的靠近了我,继续说道:“我们早就上山了,在山上转悠了一整天都没有找到纳兰述那小子说的寺庙。后来弟兄们身上带的干粮都吃完了,实在没有办法准备下山的时候,见到个贼眉鼠眼的老道。这老道一看就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见到了我们几个转头就跑。被我一枪撂倒了,在他身上搜出来的地图。当时想着碰碰运气的,没想到托了咱大帅的福,还真的找到了沈厅长你……”
  
  看起来这还是老九和黄幽涧的手尾,他们俩之前将通往这里的地图泄漏了出去,想不到最后被郝玉臣他们得了便宜。
  
  我问完了他们这些侍卫之后,郝玉臣又向我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怎么变成了个喇嘛的。这个事情实在无法对他们明说,当下我只能把张作霖搬了出来,说道:“哥几个,这事不能说,你们也别问我。实在想知道的话,回到奉天之后去问问咱们大帅爷。他老人家要是正赶上喝多了或许能告诉你们,不过我劝你们别瞎问。别最后这里的事情闹明白了,再把脑袋混丢了……”
  
  这些人都是大帅府的侍卫,最知道轻重的。当下也没人再继续询问这里的事情了,郝玉臣开始和我商量后面的事情要怎么办。他们这些人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回奉天了,我当然不能放他们走了。
  
  “你们先别着急走,我这里还有件大事。”
  
  一句话让这些侍卫们鸦雀无声之后,我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是这么回事,我在这寺庙里探听到了一件事关重大的事情。这件事我要亲口向大帅禀告,不过这庙也是大帅的产业,离不开人。哥几个,你们谁跟佛祖有缘的,就代替我留下来,在这里待上个月其成的……”
  
  看着这些侍卫们没有一个人应声,我继续说道:“别小看这个喇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做的,说白了这就是大帅爷的替僧。当初大帅爷就是为了让我做喇嘛,才给了个奉天警察厅长的职务来抬我的身价。你们谁替我来做这个替僧,回去之后升官那是一定的,最起码也是和我这个厅长平级,兴许厅长就是他的了。”
  
  这段日子以来,我在帅府的升迁速度几乎成了传说。别说帅府了,整个奉天官场都在猜测我到底是张作霖的什么亲戚。现在被我这么一忽悠,这些侍卫们都信以为真了。在这庙里待上个把月,回去就是警察厅长一样的人物。
  
  谁不干谁就是傻子……当下,这些警察们纷纷站了出来,表示自己可以代替我做个把月的喇嘛。一阵争执之下,最后我把这个重任交给了郝玉臣。
  
  我们俩先是相互换了衣服,然后就在佛堂里给郝玉臣剃度。最后交代了几句:“玉臣啊,后面的日子你就是大帅的替僧了。还有几件事我要交代清楚,第一,你只能在这庙里活动,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不能离开这里。
  
  第二,这庙里你随便逛,厨房里面山珍海味什么都有,还有陈年老酒你随便吃喝。唯有后院那个带着点粉色的禅房不能进去,里面都是机关还连着炸药。一旦你进去了,那绝对出不来……”
  
  郝玉臣听了之后,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沈厅长,那有外面来的善男信女怎么办?我也不会念经说法什么的,要不直接把他们都轰走了?”
  
  “一般不会进来人的,不过要是和那个老道一样,也有得了地图找来的……”说到这里,我将大猫送我的铃铛取了出来。交在了郝玉臣的手里之后,继续说道:“要是有来找事的,能轰走就轰走,轰走不走的一枪毙了。要是再不行的话,你就摇这个铃铛。到时候自然有人出来替你处置的。不过你也别在寺庙里面找人,那些都是大帅爷养的死士,你得罪不了……”
  
  交代完了之后,我带着侍卫们离开了这里,随后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这座寺庙。
  
  下山之后,我们先在山下的镇店里找了个旅馆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上了去往火车站的马车。折腾了一上午之后,终于上了去往上海的火车。
  
  当时冯玉祥的西北军和张作霖的东北军正在交战,没有直达奉天的火车。最后倒了三四遍火车,折腾了半个多月之后,终于回到了奉天。
  
  因为带着侍卫们回来的缘故,下了火车之后,我也没来得及回家喘口气。便直接到了帅府,刚刚踏上台阶,便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佩戴着少校军衔的侍卫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们俩四目相对之时,他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沈厅长,您老从山上下来了?昨儿我还跟帅爷念叨你来着……”
  
  来人正是赵连丙,我冲着他打了个哈哈之后,说道:“拉倒吧,老赵,真有那个心思,当初就陪着我在山上当喇嘛了。”
  
  赵连丙擦了擦汗,说道:“我这不也是赶着回来向帅爷禀告吗?沈厅长,您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等着见帅爷?这个您得稍等了,帅爷正在接见那个那个叫石原莞尔的小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