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七章 变了主意

第五十七章 变了主意

  大猫已经到了坟墓那边,它坐在自己的墓碑前。掏出来烟袋锅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就好像我这边什么事情和它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担心开口会惊动院子里的两个人,当下我只能先按捺住心里的疑问。看着里面我爹将我娘搀扶了起来,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咱们儿子日后有个灾的,我这个当爹的自然是要帮他化解。你又何必……”
  
  “不一样……”我娘叹了口气,随后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我的本事有限,加上身怀六甲。还是算不清沈炼他会遇到什么样的灭顶之灾,不过从卦象上面看,只有你能帮他。而且你帮了他,还要做出来极大的牺牲来……”
  
  听了我娘的话,我爹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看在自己老婆马上就要生产的份上,还是哄了几句:“我明白了,家里的你放心,就算做出来再大的牺牲,我也会救咱们儿子的。大不了我一死,死后我也随了心意,正好到下面找你团聚。”
  
  这时候,外面刮过了一阵凉风。吹的我娘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我爹见状急忙带着自己的女人进了屋子。只剩下院子外面偷看的我了……两人进了屋子之后不久,面前的院子再次消失。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转身向着大猫坟墓的位置快步走了过去。
  
  大猫一袋烟抽的差不多了,它举着烟袋锅子敲了敲之后。看着我说道:“想问什么去问吕万年,这都是他的记忆。我也不知道你的灭顶之灾是什么,这个你问也没用。”
  
  原本我就是打算问问我父母的事情,被大猫这么一说,才想到我会有一场灭顶之灾。当下脱口而岀:“老师尊你不是神仙吗?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
  
  “我这个神仙就管秘境这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出了昆仑秘境之外,剩下的我就管不了。
  
  最远也就是管到山下了……”大猫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还是那句话,宝贝儿,只要你代替我做了这里的主人。那什么灭顶之灾都轮不到你,只要你肯留在这里……”
  
  这话是从我娘嘴里说出来的,对我来说是有一定杀伤力的。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点怀疑,这个是不是大猫为了让我代替它留在这里,故意编造出来的?为了让我来代替它,使出来这么一点手段,我是不会吃惊的。
  
  大猫毕竟是这里的神仙,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它毗牙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你刚才不是问过我是不是出不去吗?是,别看我是这里的神仙,自己的身体却也被禁锢在这昆仑秘境当中。想要从这里出去只有一个办法,找个人来代替我做神仙。新的神仙破了我身上的禁锢,我才可以离开这里。”
  
  说到这里,大猫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看了片刻之后,它继续说道:“做了这么多年的神仙,我也有神仙的尊严。不会为了留下你来,编造这么一段故事。你刚才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吕万年关于你父母的一段记忆。”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这家伙就好像变了只猫一样。一脸的严肃,那还有一点之前那么洒脱的样子?
  
  它托着下巴看着我,继续说道:“原本我是打算留下你,替我在这里做神仙的。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你可以离开这里了。哪一天在外面走投无路了,就回来……也不用等吕万年和吴道义了,这个神仙的位置我给你留着……”
  
  这是吃定了我在外面待不了多久,就要回来避难。虽然不服气,不过我心里更诧异为什么这大猫为什么会变化的这么快。
  
  大猫没给我询问的机会,它表情古怪的向前看了一眼之后,再次说道:“宝贝儿,找你的人到了。你可以离开这里了,最后一件事,外面的寺庙不能没有住处喇嘛。你走你的,留下来个人待在这里,接替你的位置做喇嘛就好。”
  
  我正要继续向大猫问来得是什么人的时候,何狗突然向着我身后指了一下,好像示意我身后出现了什么。就在我条件反射回头看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凭空出现了一道门……还没等明白过来这门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大猫在身后突然推了我一把。直接将我顺着这道门推了出去,眼前突然一黑,随后紧接着又变得明亮了起来。
  
  我竟然出现在了寺庙当中的佛堂里面,外面的院子里响起来一阵有人说话的声音:“就是这嘎达?老四,你他么怒着佛爷石像尿尿!
  
  小心晚上佛爷把你尿尿那玩意儿骟了……你们笑他么什么笑!赶紧去找咱们沈厅长,找不着他,咱们也别回奉天了,就在这出家当和尚吧……”
  
  这声音听着耳熟,是大帅派着一起来的其中一个侍卫。当时我们兵分两路,他们那些侍卫化整为零到贺兰山脚下集合。不过听说贺兰山都被冯玉祥的军队占领了,他们这些人是怎么了上来的?
  
  不过这事还没等弄明白,身后那扇门里面探出来一只猫脑袋。冲着我毗牙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宝贝儿,记得啊。在外面走投无路了就回来做神仙——还有,找个人替你在这儿做住庙喇嘛……”
  
  说完之后,猫脑袋缩回到了门内。随后身后将门关上,在这扇大门关上的一瞬间,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佛堂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后从外面走进来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是从奉天跟着我一起出发的侍卫们。现在这些人都穿着西北百姓所穿的羊皮袄,他们腰间都是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是别了家伙。
  
  为首的一个人见到了我之后,先是一愣,随后开口说道:“是沈厅长吧?猛一眼看见您还以为是这里的花和尚。老五老六,赶紧把大和尚搀扶起来——沈厅长,山下面冯大个子的人马撤了,想要离开这里的话,得赶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