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五章 父慈

第五十五章 父慈

  中平——沈中平?我娘怀抱的孩子是沈中平!这个让我很是接受不了。当下也不顾什么师徒了,回头瞪着大猫说道:“你什么意思?沈中平什么时候成了我娘的孩子了?”
  
  “那小子不是你弟弟吗?你们俩,不是一个妈生的?”大猫讪笑了一声之后, 继续说道:“其实吧,这事也不能怪我,谁让你们哥俩好的像一个妈生的?”
  
  这时候,宅院里面的几个人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我妈妈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后生,看着你可是眼熟。咱们在哪见过?孩儿爹你过来看看,这后生是不是前天咱们赶集的时候,见到那个卖豆酱的?”
  
  “这哪是那个卖豆酱的,那小子一脸麻子,这后生长得多周正。”我爹走过来从我娘的怀里接过了婴儿,随后对着我和大猫说道:“进屋进屋,有什么话咱们炕上说。这猪刚杀的,—会尝尝我俩大舅子的手艺。”
  
  说着,我爹异常热情的拉着我和大猫进了屋。这时候,我心里叹了口气,这不是我爹,他什么时候这么大方过?就算给了两块大洋,最多也就是在院子里摆上桌子。进屋上炕还要烧火,他日子过的仔细,可舍不得柴火和煤钱。
  
  进了屋之后,我爹在炕上摆下了东北特有的炕桌。拉着我和大猫坐下之后,又找出来两壶小烧摆上,这才再次说道:“咱家难得来客人,一会都敞开了吃啊……一会杀猪菜,高粱米饭管饱。”
  
  我还没说话,坐在炕沿上的大猫先开了口。它先逗了一下我爹怀抱的婴儿,随后说到了正题:“老哥,这是你们家老大啊。刚才听孩子妈管他叫中平,这名字可不像是给老大起的。”
  
  “这是老二,我们家大小子上学去了,这时候也快回来了。”我爹说话的时候,掏出来了烟袋锅。客气着让了一下之后,他点上了烟袋抽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自夸,我们家大小子可是给我露脸。在县里的中学念书,还有几年毕业之后,我打算供他去北平念大学去。只要这小子能考上,我砸锅卖铁也要供他……我爹这两句话还没有说完,我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别那么麻烦了,你听我的,去找你们沈家堡的沈连城。让他花钱送你们老大去念书,你好好的养着小儿子就行了,大的是死是活和你没什么关系。”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老大老二都是我生我养的,凭什么让沈连城养老大?”我爹先是愣了一下,他以为我是来捣乱的。反应过来之后,先是拍了一下桌子,随后对着我继续吼道:“我好心好意请你们进来吃饭,你们还这么说话。这饭不吃了……”
  
  这时候,吕万年端着一盘窜白肉走了进来。见到我们几个吵了起来,他急忙过来拉住了我爹,随后对着我和大猫说道:“这是你们俩自己找的事,先说好了,之前给的那几块大洋不还了。就这样了……赶紧走吧,别等我们动手打断你们俩的腿。”
  
  随后,这一家子人推推搡搡的将我和大猫从宅院里面推了出来。这时候,从墓碑那边走过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在门口看热闹的时候,被吕万年一把拉进了门里:“沈炼啊,别搭理这俩完犊子的玩意儿,进屋洗洗手,一会等着吃猪肉炖粉条子……”
  
  大猫蹲在门口,看着少年的背影,随后对着我说道:“你说你这是何苦?我好心好意的让你和爹妈吃顿饭,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就算是假的,那也是按着你爹的样子造出来的。”
  
  “假的就是假的……”我看了宅院里面的几个人之后,继续说道:“你们都说我娘绝顶聪明,可惜她找男人的眼光属实不怎么样。我亲爹要是有里面那假的一半,我宁愿减十年的寿命。”
  
  “那你就真的小看你母亲宫三小姐了。”大猫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聪明的女人了,这样的女人会看错自己的男人?我可不信……宝贝儿,你还年轻。
  
  等你再活个百八十年的,就知道眼见的不一定为实。就算是亲身经历的也未必就是真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狗站了起来,站在院子外面看着里面正在忙着开饭的几个人。随着它轻轻的哼了一声,面前那几个人好像被人用去定身法定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大猫两只爪子搭在了院门上,看着里面的景象,嘴里对着我继续说道:“既然你说我造的假了,那么你亲自来造。只要你成了昆仑秘境之神,就可以把你心里对爹妈的记忆都复原出来。到时候你一家三口在这里过小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要不是有刚才的经历,我几乎被大猫的提议打动了。可惜看到了那个慈祥和蔼的父亲,我怎么也无法把他想象成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就算是神仙造出来的,那也是假的。
  
  当下,我冲着大猫摇了摇头,说道:“老师尊,这次你是打错了算盘。要是刚才我没进去,就站在院门外看着的话。说不定脑袋一热就答应了,可惜了,这里不是我经历过的那个家……我和你不一样,你能活在自己造出来的镇子里面。我不行,我骗不过自己。”
  
  “那么说是怨我了……”大猫苦笑了一声,看着我继续说道:“昨晚上看见你见到你母亲的样子,还以为这次十拿九稳了。也对,昨天你见到的是真实的,今天这个太假……时间太赶了,要是能给我三天的时间,差不多就能把细节捋出来……”
  
  说到这里,大猫随随便便的挥了挥手,眼前的院子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何狗坐在了地上,眼瞅着远处自己的墓碑,喃喃自语的说道:“既然你不干,那就直接毁掉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