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四章 乡村庭院

第五十四章 乡村庭院

  这里除了坟墓之外,在也没有什么了。原本以为昆仑的秘密,按着我的想象,怎么也应该有一座奢华的宫殿,里面珍奇异宝,还有无数个被大猫变化出来的仙女侍奉着。可是面前开阔的一马平川,除了坟头什么都看不到。实在想不通大猫哪来的底气,认为凭找个坟头,我会留下来做这秘境之神的。
  
  何狗看出来我想法,它嘿嘿笑了一声,说道:“宝贝儿,是不是心里在骂我,大老远的带你过来上坟了?别急,想让你看的还没出现。
  
  不过你得先等一下……”
  
  说话的时候,走到了墓碑前。指着碑文上面的名字说道:“这个就是当年我还是人那会起的名字,那副皮囊就埋在这里,这儿就是整个昆仑的中心……控制昆仑有很多方法,不过哪一种都没有尸控这么方便。不过话说回来,普天底下能做到这种地步的,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它的话刚刚说到这里,面前所见的一切再次发生了变化。原本一马平川的开阔地中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宅院。房子上面的烟囱还冒着烟,一阵炒菜的香气从里面飘了出来。
  
  之前吃的那点东西,都跟着酒一起吐了出来。现在闻到了这香味之后,肚子不由自主响了起来。何狗听到了肚子叫,它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走,跟着我蹭饭去。看看这家主人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老师尊,这都是你变出来的,做的什么饭食你老人家能不知道?”我白了大猫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有什么要我看的直接拿出来,别来回折腾了。现在你别说让我做神仙了,就是当皇帝也不干。”
  
  “做不做秘境之主,等吃完这顿饭之后再说。”大猫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架着我一起向着对面宅院里面走去。
  
  它边走边说道:“家里有人吗?来人了……能管顿饭不,呀,家里杀猪呢……”
  
  站在院子门口,便看到里面正在杀猪。两个壮汉刚刚捅死了一头大肥猪,现在正在接猪血。见到大猫喊话,两个人一起回头看向大门这边。这时候,我才看清这俩人竟然是吕万年和吴老二。
  
  这二人都是一身东北庄稼汉的打扮,好像不认得我和大猫。吕万年站起来用围裙擦了擦手上的猪血,对着我们这边说道:“你们俩来的真是时候,见到了没有,刚刚杀的猪。杀猪菜—会就好了。也不多要你们,一人一块大洋随便吃……”
  
  那边吴老二漫悠悠的看了我和大猫一眼,随后扭过头来,继续用手里的棍子搅动铜盆里面的猪血。嘴里小声嘀咕着:“俩臭老爷们儿……前村的张寡妇怎么也不来窜门了,上次说好的给她留半拉猪头。这猪都宰了,人怎么不见动静……”
  
  看到了这两个人,我明白这又是大猫做出来的幻象,正想要说他几句的时候,西厢房里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小乖乖,怎么吓着你了?咱不怕,外面你吕大爷,吴二大正在杀猪给你办满月呢。你长大了可不能学他们俩,一个贪财一个好色的。你得学你爹,别看他长着一副欠揍的样子。可真出事的话,还是你爸爸能救你……”
  
  这个声音昨晚我刚刚听过,正是我娘的声音。原本我已经打算转头走的,可是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大猫进了宅院。
  
  大猫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两块大洋,塞进了吕万年的手里之后,笑着说道:“我们爷俩是来收山货的,我这侄子是南方人,没吃过杀猪菜。我带他来见识见识……”
  
  “来收山货的?正好了,我这攒了一个夏天的山货,正好都给你们俩了。”这时,我亲爹从东厢房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拖过来几只麻袋,走到了大猫身边。将几个口袋都打开,把里面的山货拿出来让大猫查看。
  
  “看看这木耳又大又厚,还有这几个猴头(菇),银耳和黄花菜。都是我亲手在山里摘的。”我亲爹呵呵笑着,看了一眼吕万年手里的两块大洋之后,继续说道:“大前天,堡子里面的沈老蒯出三块大洋我都没卖。这都是好东西,下面还有臻蘑。你要是真要,我家里还有两只早上刚打的松鸡,两只松鸡你给一只的钱……”
  
  什么时候我爹开始倒腾山货了?虽然明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我心里还是一阵的恍惚,放佛置身在了另外一个世界。就算都是假的,我也不想离开这里了。能陪着他们这些人在一起,什么奉天警察厅长都不要了……就在大猫和我爹在讨价还价的时候,我娘怀抱着一个刚刚满月的婴儿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她先是看了我一眼,抿嘴一笑之后,对着我爹说道:“家里的,差不多就卖给这货郎吧。他们翻山越岭的也不容易。不过松鸡不能卖,我还留着下奶……”
  
  现在面前的女人,和我昨晚见到的一模一样。 只是换了一身粗布的衣服, 一边哄着有些哭闹的婴儿,一边继续对着吕万年和吴老二说道:“大哥、二哥,猪血里面少搁盐,我还得奶孩子,不能多吃盐。”
  
  这时,我对着笑呵呵的大猫说道:“不对!
  
  不是这样的,他们不会这样。你都弄错了……”
  
  “我弄错了?”大猫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都虽然是我想出来的,不过还有你对你爸爸相貌的记忆。你要是觉得我做的错了,那好,你来。按着你的回忆,那这里建造成你满意的样子。”
  
  它说话的时候,母亲怀里的婴儿开始闹得更加厉害。她只能一个劲儿哄着:“乖乖……不要闹了,刚刚吃完奶了,怎么还又哭又闹的。
  
  知道吗?你可不能学你二大,沈中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