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一章 老十

第五十一章 老十

  老九也不躲,任由嘴巴雨点似的打在自己脸上。最后打的它顺着嘴角、鼻孔流血,老六何兔子才算停了手。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对着自己的老兄弟说道:“临走之前,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能帮你办的我就办了……”
  
  老九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冲着老六说道:“我在老家留了种,什么时候你回去帮着我看一眼。早年间那里砸过一阵狐仙庙,要是还有侥幸残存下来的。六哥你帮我安置一下,不用像你我这样,能安身立命就好。”
  
  “行,我帮你……”说话的时候,老六心头的火气上来,对着老九又是一巴掌。
  
  这边它刚刚打完,那边大猫也开了口:“老六你来的是时候,帮我送老九一程吧。它叫我老大,我下不了手….”
  
  我那狐狸儿子愣了一下,它把大猫当神拜。对自己老大的话从来言听计从,可是现在听到要自己对老九下手,它却犹豫了起来。当了那么多年的兄弟,而且后面—百来年只有它们俩陪在大猫身边。老六咬着牙试了几次,都下不了手……看着老六下不了手,老九深吸了口气,说道:“六哥,你别多想。是我犯了大错在先,就应该以死谢罪的。最后能是你来送兄弟,我已经很知足了。这样,把你的家伙给我,我自己来,就当是你下的手……”
  
  狐狸儿子伸手按在了自己的腰后,不过它怎么也拔不出来自己的家伙。当下两只狐狸僵在了当场,最后还是老九动了手,它伸手在老六的腰后抽出来一柄明晃晃的短剑。剑尖向上顶在了自己的咽喉上,随后用力向上一抬。剑尖刺进了它的脖子,从颈后冒了出来。
  
  剑尖冒出来的一刻,老九跪在了地上。—只手扶着短剑,另外一只手撑在地上。对着大猫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看它的样子是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声带已经伤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第三个头磕完之后,老九猛地将短剑从自己的脖子里面抽了出来。随着鲜血溅满了一地,它也倒在了地上,身子开始不停的抖动起来。差不多七八个呼吸之后,老九终于咽了气,—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
  
  “你这他么的就算是报应!你好的不学,天天和黄幽涧那杂种混在一起。这就是下场……”
  
  骂了几句之后,老九何兔子的眼睛也红了起来。当初它们八只狐狸一起拜了大猫做老大。这么多年以来,飞升成仙了六只。唯一留下来和自己作伴的老九还落得这么一个下场。想到这里,它的眼泪便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这时候,大猫蹲在了老九的尸体旁。抬手拍了拍狐狸慢慢冰冷下来的脸蛋,说道:“犯了错这样就算了,死也死了,你的错过就算赎了,起来吧,老十……”
  
  随着最后一声老十出口,已经死透了的狐狸突然睁开了眼睛。随后它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摸自己脖子上已经愈合的伤口之后,满脸惊诧的看着大猫,说道:“老大,你救了我?”
  
  “我没救你,老九已经以死谢罪了,你是老十何蚂蚱。”大猫冲着狐狸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虽然你是老十,不过这里也没有你的位置了。刚才老九临死之前,说它在老家还留着种。正好你去替它看看。能帮就帮一把……”
  
  “是,从此之后世上再没有老九何鸡了,我是老十何蚂蚱。”狐狸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对着大猫鞠了一躬,随后继续说道:“既然老九已经死了,那么请让我代替它,和六哥一起侍奉在老大你的身边吧。”
  
  “这个不行。”大猫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老九虽然死了,可是它留下来的活罪还要你来受。老十,什么时候你在外面赎清了罪孽,我会再考虑让你回来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猫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老六挥了挥手,说道:“你替我把老十送岀去,去吧……”
  
  不管怎么样,老十(老九)也算是捡回来一条性命。当下最后泪流满面的对着大猫行礼之后,老六陪着它走出了大宅。
  
  看着两只狐狸离开之后,大猫对着我倒地的方向说道:“你想装死到什么时候,起来吧,陪着我喝两杯,唠唠……”
  
  原本我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可是被大猫这一喊叫之后,我的身体竟然恢复了正常。当下爬了起来,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对着大猫说道:“好嘛,看了这一场好戏。老师尊我就知道刚才你没事……”
  
  站起来之后,才发现大猫已经坐回到床上,它面前的桌子上也摆好了十几个菜肴。这次菜肴热气腾腾的,看着和刚出锅的没什么两样。这时候,何狗已经自斟自饮的喝了一杯。看见我走过来之后,指着身边的椅子,说道:“坐这儿,陪我喝两杯。现在就剩下你和老六陪着我了,不过我不和老六一起喝酒。那头驴喝醉了连我都敢骂,我可不找那个不痛快。”
  
  “少喝点……”我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在大猫的补碟上,随后继续说道:“老师尊,你还是多吃菜,酒不是什么好东西。知道你有量,可是刚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般人早垮了,你还是少喝点。”
  
  “少喝还不如不喝,这酒有什么好喝的?那么多人喝酒,还不就是为了喝醉吗?”大猫吃了鱼肉之后,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不过它这次没有立即喝下来,拿起来酒杯端量了半天之后,又将酒杯放下,转头看着我说道:“你说说看,老九为什么要造反?”
  
  “你们的事我怎么说的清楚?”我不敢接这个话头说下去,当下也给自己倒了杯酒。
  
  喝下去稳定了心神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不管它是为了什么造反,老师尊你处置的都得当。
  
  弄死了老九,再让它复活。这一嘴巴接着个甜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