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章 秘闻

第五十章 秘闻

  大猫说了一句之后便闭上了嘴巴,它倒背着双手,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这一人一狐。喇嘛先反应了过来,他拼命的在脑中构想天雷将大猫劈死的场面。不过这次和之前不一样,无论自己想破了头,都不见有什么风吹草动的。
  
  “孙子,对老祖儿挺狠啊,一出手就是大招,想用天雷劈死我。”大猫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喇嘛的脸蛋。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刚才我给过你机会了,原本想看在你是何皓生后人的份上。饶过你这一次的,可是我有饶你的心,你却还有害我的意……”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猫扭脸看了看何鸡。
  
  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它说道:“老九,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一开始就错了……”事到如今,狐狸知道自己没有生理,索性豁了出去。面无表情的对着自己昔日的老大继续说道:“要么你改了秘境的路引,要不然的话就是何千里的血脉不纯,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何家的血脉……”
  
  “老九啊老九,你都猜错了……”大猫再次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里的路引还是我做人时的皮囊,何千里也是何家的直系血脉。可惜你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条……”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狗犹豫了一下,不过看了一眼喇嘛之后,他还是继续对着狐狸说了下去:“我从小到大的经历你都知道,那你猜猜看,为什么十五岁离家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听了大猫的话,老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它马上反应了过来,一脸错愕的盯着何狗。深深的吸了口气,稳定了心神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你、你和何家……”
  
  “我不是何家的骨血,都过了几百年,说出来还是有点丢人……”大猫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拍了拍狐狸的肩膀,继续说道:“不过为了让你们俩死个明白,我也不怕丢人了。我是何家大夫人和花匠生的,十五岁那年花匠喝醉了酒泄漏了出来。
  
  被何老爷知道之后,花匠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原本何老爷也想送我走,不过毕竟有十五年的父子之情,他下不了手。最后眼不见为净送我去了京城。走后不久,我母亲何家的那位大夫人便上吊自杀了。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不光彩,何老爷便瞒了一辈子,对谁也没有说……”
  
  对着狐狸说完之后,大猫转头又对着喇嘛说道:“现在明白了吗?为什么我还要给你一次机会,我欠何家的。不过可惜了,这次机会你没有把握住。舌头我给了你,就当送你个全尸吧。”
  
  “不可能……”喇嘛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他还是想不通自己怎么就跌下神坛了?反正也是这样,死也要死个明白。当下他抱着最后的希望,痴痴的对着大猫继续说道:“刚刚我想什么就有什么,这不是神还是什么!这一定是你的诈术,刚才那个是傀儡……你现在出来想要吓走我们。”
  
  “还是没从梦里出来,你是神……”大猫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这么说吧,我让你是神,你便就是神。现在我收回神力了,何千里,你又变回凡人了……”
  
  看着喇嘛还是不明白,狐狸叹了口气,说道:“还不明白?我老大是神。你脑中所有的想法都瞒不过它,你想到的事情是它做到的。神从头到尾都是何狗,不是你何千里……”
  
  喇嘛这才明白了过来,知道刚才的‘神迹’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之后,他扑腾一下跪在了大猫的面前,说道:“老祖儿,我也是被黄幽涧、何鸡他们骗来的。看在我们何家的份上,您饶了我这一次……舌头我不要了,我以后就是个哑巴,不会把这里的事情说出去的……“晚了,我给过你机会的。刚才哪怕你动手的时候犹豫半分,我也有理由放过你。这个局面是你自己找的……”大猫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何家那十五年的养育之恩,以后有机会再报答在别人的身上。何千里你站起来……”
  
  何千里知道死期将至,当下好像一滩烂泥一样的倒在了地上。看着他的样子,狐狸脸上露出来厌恶的表情。它抬头对着大猫说道:“老大,何家对你有恩。你下不了手的话我来,我先送何千里上路,然后再来领死。”
  
  大猫看了狐狸一眼,点了点头之后,将身子转向了一边,说道:“留个全尸吧,别让他走的太难看……”
  
  “留个全尸,别死的难看……”狐狸嘴里重复了一遍大猫的话,不过它却是一脸的狞笑。嘴巴突然鼓了起来,随后对着喇嘛将嘴里这口气喷了出去。
  
  这口气喷在喇嘛脸上的时候,他突然尖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痛苦的在地上扭动起来,只是片刻的功夫,顺着喇嘛的七窍和全身上下的毛孔开始冒烟。随后他的身体里面闪现出来了火光,这火一直憋在喇嘛的体内,始终没有爆发出来。
  
  最后喇嘛在极端的痛苦之下断了气,死后尸体变得黑漆漆的,看着和一个人型的焦炭一样。
  
  大猫看着这幅焦炭身子,叹了口气之后对着狐狸说道:“我是怎么说的?老九,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听我的话吗?”
  
  “就是到了这个份上,我才想要听从自己的。”说话的时候,狐狸冲着大猫笑了一下。这一瞬间,它们俩好像又回到了之前老大、老九的关系了。
  
  “老大,给你添麻烦了,我死了之后,你别再恨我了。”狐狸抓了抓自己的肚皮,继续说道:“老六在庙前埋着,它没事你不用担心。以后就是它陪着你了……我已经这样了,你以后千万不能再恨我了……”
  
  “老九!你奶奶个攥……”一声熟悉的叫骂声中,我那个狐狸儿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它迳自的走到了老九的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巴掌,一边打一边骂道:“你他么不学好,学那个挨千刀的黄幽涧造反!你的良心就着饭下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