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五章 舌头

第四十五章 舌头

  跟着吕万年混的那几年,我也知道一些求签、解签的事情,这些都是有对应说辞、注解的。当初吕万年和我详细说过签文的门道,所谓的签文分南北道。南派一道大多是从诗文当中节选一两句当作签文,北派是从道法经文当中选取。
  
  当初吕万年还逼着我背过南北两道的签文、注解,可是不论南北,从来没有听过生逢大凶难逃,走畜道自逍遥这两句。这诗文不诗文、道法不道法的,看着签文上面的意思,完全就是给何狗订制的。换做第二个人见到这签文,都得和解签的打起来。
  
  看着管家似乎也看不见大猫身边还有俩喇嘛,我对着何狗说道:“老师尊,这真是当年抽签抽来的签文吗?还是你记不起来当初的签文,自己编造了一个,混在了你造的这段记忆当中了。”
  
  听了我的话,大猫愣了一下。它没有立即回答,伸手接过了管家递过来的卦签之后,对着他说道:“知道了,和我爹说一声就去报恩寺。老何忙你的去吧……”
  
  看着管家离开之后,何狗这才对着我说道:“到底是宫三小姐的儿子,这心眼不比你母亲差……你说的不错,这一段是我离家前一天的记忆。当天我娘替我求了卦签,签文说的不好。不过时间太久,一些细节我实在记不清了。
  
  东拼西凑的凑齐了这一天……”
  
  这几句话说的平淡,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已经有了细微的颤动。虽然它比我高俩半头,不过我还是可以看到这只大猫的眼角有些潮湿。这明明是他自己造出来的场景,也过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吗?
  
  好在大猫到底是活了几百年的,它不动声色的恢复了正常。支走了管家之后,带着我向着里面第三进院子里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我把记事以来,有关这个镇子每一天都造了出来。一共是一百三十五天,花了两年的时间,把有关的记忆一点一点拼凑了出来,然后一天—天的排列出来……你来的巧,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开始要循环反复,从我记事的第一天开始……”
  
  看着它好像变了一只猫似的,我说道:“已经经历过的事情,再经历的话不烦吗?”
  
  “宝贝儿,在我看来你这年纪和刚出生没有区别。等着有一天,你也活了几百年,就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做了。”说到这里,大猫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真到了哪一天,你就会懊恼当初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都忘了……”
  
  说话的时候,我们三个已经来到了昨晚来过的主屋门口。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几十年前的母亲。
  
  我跟着大猫进了屋子里,看到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坐在床上。见到了何狗之后,男人从床上跳了起来,指着它骂道:“畜生!谁让你进来的!这是你来的地方吗?明天一早赶紧从我府上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大猫突然一挥袖子。
  
  眼前这个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里的景象也瞬间发生了变化。房子还是之前的房子,只是家具摆设发生了改变。昨晚见到的八仙桌又回到了床边……“接下来是我挨打,这个就不给你看了。”
  
  大猫无所谓的冲着我笑了一下,随后它几步走到了床边,好像昨晚我看到那样,一屁股坐了上去。随后继续说道:“等着我们俩交换身体之后,这乾坤里面其他的位置随你处置。只是这镇子得给我留下来,你要是把它毁了,我可再造不出来第二个。”
  
  “其他的位置,指的是困着沈中平那个沼泽地吗?就算交换了身体,我也不会动一草一木得。 你把我母亲来过的那一段留下来, 别的交给你们老六、老九打理就好了。”我拉着喇嘛走到了大猫身边的八仙桌旁,坐在了椅子上。
  
  指着坐立不安的喇嘛,我继续说道:“还有他怎么处置?不是说给你们老九添菜吗?进来之后就一直没有见到它,不会走岔了,老九出去找你了吧?”
  
  我的话刚刚说完,一直没有言语的喇嘛突然跪在了地上,对着我和大猫不停的磕头。何狗拍了拍桌子,说道:“别光磕头,你不把幕后谁的主谋说出来,我这个徒弟怎么给你求情?
  
  它不给你求情,佛爷我怎么宽恕你?说话——你倒是放个屁啊……”
  
  看着大猫有些急了,这喇嘛张开了嘴,指着自己的舌头“呀呀……”的喊叫个不停。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他的舌头竟然被割掉,嘴巴里面什么都没有。难怪这一路上一个字都不说了,我一门心思都在乾坤世界当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喇嘛竟然是个哑巴。
  
  “你的舌头……”大猫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我继续说道:“这个对头有点手段,他能算到最后只剩下这个哑巴。这样一来,佛爷我可是越来越好奇了。说什么也要知道谁那么心狠手辣了……”
  
  看着大猫有了火气,我对着他说道:“老师尊,你不是这里的神仙吗?那直接施展神通查一下啊,你连这里这么大的工程都能自己做出来,找个人还不跟吃饭似的那么容易啊?你把时间倒回去几个小时,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我是这里的乾坤之神,外面的事情管不了。”何狗苦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乾坤这里面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再大我都有办法平息。可是外面的世界不一样,再小我都用不了乾坤里面的本事。算了算了,不找这个麻烦了。徒弟啊,要不你直接掐死他得了。等着老九回来,直接让他吃生的。它们狐狸不像我那么讲究,也不是顿顿都要吃鲜活的。”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来老九何鸡的声音:“老大,听说你让我开荤了?是吃沈炼那个小兔崽子吗?”
  
  说话的时候,一身尘土的老九何鸡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了这里多了个喇嘛之后,它更加坚信了自己刚刚说的话:“我就说嘛,现在连沈炼之后的住庙喇嘛都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