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一章 激

第四十一章 激

  “名字!我就觉得少了个什么事情……”沈中平一拍脑门,随后对着自己的老婆说道:“之前在秘境的时候,咱们俩还商量过给儿子娶啥名字。当时以为怎么也能回沈家堡生的,还说让他爷爷翻翻家谱。后来整天饿的头昏眼花,也就忘了还有这回事了……家里的,你给孩子起个名字。”
  
  “这个轮不到我……”雷隐娘看了自己男人—眼,又将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说道:“现在这里的沈家人你最大,这孩子既是你的侄子,马上又是你的弟子了。大伯哥,麻烦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可惜身边没带着家谱……”
  
  “取名字别找我,那是你们两口子的事。”
  
  我没搭理这茬,说起来我的名字还是我妈起的,也没跟着老沈家的家谱走。倒是沈中平占了家谱里面的字,现在他隐隐成了沈家的老大。
  
  “叫一鸣吧,姓什么无所谓……”这时候,雷文劫从外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外孙之后,继续说道:“看着是我们雷家的后代,小家伙……”
  
  雷文劫出现的时候,我还有些紧张。不过看到那只大猫何狗就跟在姓雷的身后,提着的这口气才算喘了出去。
  
  也是听了雷文劫的话,才反应过来。当下伸手将包裹着婴儿脑袋的僧衣掀开,和我想的一样,这小家伙头顶上几十根白色的胎发,加上略显苍白的肤色。一眼便认出来这孩子的根在哪……之前抢回这小家伙的时候,它还是一身的血污,也没有注意到这雷家的特征会这么明显。难怪雷文劫会存了抢夺孩子的心思……沈中平什么事情都听老婆的,雷隐娘也不想和自己的父亲闹的太僵。见到自己男人和我都没有什么意见,当下点了头说道:“那就叫沈一鸣,这孩子有福气。刚刚出生就要拜在自己大爷的门下做弟子了。”说话的时候,将这小孩子送到了我的怀里。
  
  想起来自己莫名其妙做了喇嘛,我嘴里嘟嚷了一句:“刚刚出生就要出家,这算什么好福气。”
  
  孩子已经到了手里,拜师仪式才算开始。
  
  我也没有当喇嘛收弟子的经验,当下装模作样的抱着婴儿跪拜在了佛像的面前。随后按着自己的想象,说道:“南无阿摩陀佛,佛祖在上,今信世弟子收徒沈一鸣。今日之后,沈一鸣超脱三界之外,成为出家沙弥侍奉我佛左右……”
  
  想着应该应景在念一段佛经的,可是手边也没有,当下只能直接进入到下一个环节。取过来雷隐娘准备好的剃刀,小心翼翼的将这婴儿头顶上那几十根白色的胎发剃光。随后对着沈中平说道:“孩子太小,无法行师礼。沈中平你过来替孩子给我磕三个响头,就算你儿子拜在我的门下了。”
  
  “我磕头,这不年不节的。再说过年我都没给我爹磕过头,还响头……”沈中平有些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看着他磨磨唧唧,雷隐娘直接推了自己男人一把。也不知道是这力道使的恰到好处,还是沈中平就坡下驴。到了面前之后他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我这是替你侄子磕的头……”沈中平接过来自己的儿子,很是勉强的对着我磕了三个头,随后站起来说道:“以后咱们就亲上加亲了,哥,你徒弟我儿子还小,要是有个到不到的,你多担待点……反正我是一手指头都舍不得动他,他要是犯错了,你该骂就骂,可千万别打。咱们老沈家现在就这么一根独苗,要是他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惹你生气了,你把我叫过来,打我一顿……”
  
  沈中平说的动情,竟然当真了。他眼睛一红,差一点哭了出来。我无奈的看了这个弟弟—眼,正要宣布收徒仪式结束的时候。突然看到那只大猫正古怪的看着我,这个表情好像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法名!我还没给这小东西起法名……之前大猫好像也给我取了个什么法名来着,可是我已经忘了个干净。当下没等大猫提醒,我先开了口,看着孩子说道:“为师的我赐你个法名,咱们喇嘛不拘俗理。你的法名就叫……富贵,以示我佛慈悲,心怀万民疾苦,望万民大富大贵、大彻大悟……”
  
  “富贵儿?你侄子以后就叫沈富贵儿……”沈中平不干了,他站过来拉着我的胳膊,继续说道:“谁家的和尚、喇嘛法号叫富贵儿的?沈连城他们俩的看家狗也叫富贵儿,不好听不好听,你赶紧换一个。”
  
  “换不了了,你当是你们家?”何狗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在自己身上摸索了半晌之后,摸出来个小小的玉牌来。将玉牌放在了孩子手里,随后继续说道:“这是师爷给的见面礼,孩子他爹,回去之后给找根红绳系上,给孩子挂在脖子上。这块玉以后能救我这徒孙一条小命。”
  
  沈中平知道这是大猫的地盘,他给的东西绝对差不了。当下千恩万谢的收了玉牌,这时候,收徒仪式才算是结束。
  
  “行了,雷白脸,这下如你的意了。”大猫打了个哈欠,将收好的烟袋取了出来。装好了烟丝之后,烟袋锅子里面自己冒出了火星。抽了几口之后,它继续对着雷文劫说道:“你们雷家这些年一直都在找后台,现在好了,和我这只猫拉上了关系,天底下谁比我这个后台硬的?下次直接说,劳驾,收了我外孙子当徒孙吧……”
  
  这时候,一直冷笑的雷文劫也变了脸。他笑了一下,冲着大猫说道:“原本我是想要把雷鹏这孩子送给你当牛做马的,可惜他没这个福气。不过这样也好,沈一鸣这孩子也是我们雷家的人,这样也算是找到了你这个大靠山。他比我有福气……”
  
  听了雷文劫的话,沈中平惊诧的张大了嘴巴。随后转头对着自己的媳妇说道:“家里的,其实你不用瞒着我的。你早点说,咱们一家子都拜在咱哥的门下。都是实在亲戚,我一句话的事。”
  
  不过雷隐娘的目光却在自己的父亲身上:“你在演戏?刚才我差一点就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