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章 原委

第四十章 原委

  我看了沈中平一眼,说道:“你是孩子亲爹,不干就算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是好事。肉烂在锅里,以后你侄子还俗之后,直接过继给你。这火腿做咸了……”沈中平将嘴里的上方火腿咽了下去之后,又喝了口黄酒送下去,这才继续说道:“到时候你就在这里安安心心的出家做活佛,奉天警察厅长的位置就让咱儿子做……”
  
  “沈中平你占了我一辈子的便宜还不算,还想让你儿子接班?”我没好气的看了这个同父异母弟弟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只有你可以娶妻生子,我就得一辈子做喇嘛是吧?还得给你养儿子。我活的长久点,估计还得替你们养孙子。”
  
  “都是一家人,这说见外了。”沈中平将煮火腿的汤端起来,喝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这些日子我都看明白了,哥你是要办大事的。
  
  以后你就是长生不老的活神仙,你们修仙的人都讲究清心寡欲,娶老婆生儿子这样的粗活,我这个当弟弟的就替你干了。等着你真成了活神仙之后,别说儿子、孙子了,就是我这一支的重孙子、灰孙子都得靠你养着。谁让咱们是血亲血亲的亲哥俩呢……哥,你帮我找头蒜,光吃肉腻得慌……”
  
  “腻死你得了……”我没搭理他,撕了块煮熟的火腿肉塞进了嘴里。这几天我也没怎么正经吃饭,看着大半的火腿都进了沈中平的肚子。
  
  这小子不知道谦让,在和他客气就什么都没有了。
  
  只是吃了一口之后,还真的像沈老二说的那样,腻了——得找头蒜解腻……两个人吃光了一只火腿之后,沈中平又在厨房翻找了起来。说得给他老婆找点能下奶的东西做汤,当下什么东西名贵就放什么。最后一口大汤锅里满满当当,塞满了鲍参翅肚这样的干货,要不是我拦着,能连添水的空间都留不出来了。
  
  就在沈中平做上了这口汤锅的时候,厨房大门打开,雷鹏走了进来,看了我们俩一眼之后,说道:“姐夫,那边准备的差不多了。我姐姐让你们也准备一下,一会去佛堂行礼……你别和咱爹一般见识,他也是为了保住咱们雷家……”
  
  雷鹏也是难得称呼沈中平叫姐夫,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无奈。当下我开口对着雷鹏说道:“亲家兄弟,咱们之前的事情擦掉了,以后别提了……现在开始,咱们正式论亲戚。问一下,你们这位老父亲怎么个意思?打你们姐弟俩的主意不说,还惦记上自己的外孙了。”
  
  知道现在我是他们几个人的靠山,雷鹏对我比之前客气的多了。他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这事本来不该对外人说,不过你说的对,咱们正式论亲戚了,也没有什么好瞒的。是这么回事,我们雷家白发白色皮肤的特征太显眼。
  
  后来又传出来我们还有长生不老的本事,经常被当世的皇族望门盯上。我们家先祖几次都差—点被灭族,最后想到了和亲的办法。
  
  不怕你们笑话,这么多年以来,我们雷氏一族有姿色的女人,差不多都要外嫁给当世的豪门大族。只是因为头发和皮肤太扎眼的缘故,不能做正室只能做妾。就是因为这个才保了我们这一族后面的安稳。
  
  后来我爹成了族长,我姐姐的相貌在族中数一数二。我爹怕族人说他偏心,就打定了主意,要我姐姐嫁给大清皇室。只是婚礼还没成大清就亡了,当时各方的势力还没成型。需要观察一下当中谁会成为最后可能一统中华的,这才让我姐姐暂时逃脱了厄运。
  
  后来族人需要的一种草药用完,我姐姐借口出来寻找草药。这才带着我离开了族人,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你们兄弟二人。姐夫,你是我姐姐命中的克星。她宁可下嫁与你,也不想继续祖先的老路,去给大军阀为妾了……”
  
  听着雷鹏没有说到重点,当下我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亲家兄弟,那你爹再打族中其他女人的主意就好,怎么还打起来外孙的主意了?这又是什么意思?”
  
  雷鹏摇了摇头之后,无奈的说道:“这个我也想不通,我爹不是个喜欢孩子的人。我们姐弟俩从小都没少见他的笑脸,实在想不通难为自己的亲孙子是什么意思……”
  
  “谁说我要难为自己的外孙了?”雷鹏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突然响起了白发年轻人的声音。冷笑了一声之后,他在门外继续说道:“雷家的孩子没有生养在外的先例,我把他带回去亲自调教。我是他的亲外公,还会害我的外孙吗?”
  
  “你害不害外孙,我不管。来我的地盘撒野,这个佛爷我就看不下去了。老雷,十万美元在这里不是什么大钱,远不到能买我的价钱。”
  
  大猫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何狗说完之后,白发年轻人冷哼了一声。随后门外再次恢复了寂静,雷鹏将大门打开,外面空荡荡的,看不到—个人影。
  
  就这么片刻的功夫,这一人一猫已经明争暗斗了一番。我们几个人也没心思继续待在厨房了,当下帮着沈中平撤了汤锅下面的火。先完成收徒仪式,赶紧把这个雷文劫撵走的好。
  
  何狗还等着和我交换身体,等着我有了那只猫的本事,看看谁还敢来找麻烦。
  
  离开了厨房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禅房。
  
  换好了一件干净的僧袍之后,带着沈中平和雷鹏二人来到了佛堂里面。
  
  此时,雷隐娘抱着被裹在黄色僧衣的婴儿,已经等候在了这里。却没有看到何狗和雷文劫这一猫一人,见到了我们三个之后,女人有些紧张的对着我说道:“大伯哥,这不是玩笑。
  
  你要真收了这孩子做徒弟,托你的福泽,让这孩子免了这一劫。”
  
  雷隐娘这是知道什么雷鹏都不晓得的事情,就在我开口想打听的时候,看见雷文劫已经到了外面的石像位置。当下急忙改了口 :“对了,你们这孩子起名字了没有?没起俗名,我怎么点化他放下俗物,和我一心修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