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八章 抢夺

第三十八章 抢夺

  这两句话勾住了我,之前听吴道义说过雷家的事情。雷家出美女,为了自保经常和世间强大的家族联姻。她是怎么看上的沈中平,这件事我一直都想不通。那边沈中平也竖起了耳朵,他也想不到自己哪来这好的福气,这么大的便宜会落在自己身上。
  
  “我要嫁给谁,我自己做主。”雷隐娘冷冷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们雷家不能总指望女人吧?我几个姑姑都嫁给了满人权贵做妾室,大清没有了,我以为可以松口气了,你们却把主意打在了新军阀的身上。
  
  我的事情自己做主,不用你来操心。”
  
  “真是长大了,都敢说这样大逆的话了。”
  
  白发年轻人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不过接下来他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罢了,你现在已经为人妇了。我也不强求你什么,嫁人就嫁人吧,不过你的儿子我要带走。从今往后他姓雷了……”
  
  “你敢动我儿子!”听到白发年轻人用自己的儿子要挟,女人好像发了怒的狮子一样,头发都竖立了起来,人瞬间冲到了自己父亲面前。手里的钢针针尖抵在了白发年轻人的咽喉处,说道:“你敢动他一根指头,我就要你的命……”
  
  “忤逆……”白发年轻人冷笑了一声之后,故意的将头向前探了一下。钢针的针尖刺进了他的咽喉,不过和我想象的不一样,钢针在刺进白发年轻人咽喉的一瞬间,突然发红化成了几滴钢水,滴滴答答的流到了地上。
  
  钢针融化的同时,男人伸手轻轻在雷隐娘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一声击打重物的声音响了起来。雷隐娘倒着向后飞了出去。直到撞塌了后面的墙,这才算倒在了砖瓦堆里。雷隐娘被困在秘境当中数月,又刚刚生了孩子。身体虚弱之下,竟然连爬都爬不起来了。
  
  这时候,雷鹏跪在了白发年轻人的面前,说道:“你饶了我姐姐……有什么事情你都冲我了,这样,反正也是和亲。我姐姐连孩子都有了,去也去不成了。我替她,哪里有军阀的女儿招婿,我去!”
  
  “招婿?你想多了。”白发男人一把推开了自己的儿子,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雷隐娘之后,转身向着沈中平走去。边走边摊开了手臂,说道:“把孩子给我,包括雷鹏在内,你们之后的事情我不再管。”
  
  沈中平此时已经被吓住了,之前就依仗着自己的老婆和小舅子。现在就剩下自己一个人,看到雷隐娘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他抱着孩子躲到了我的身后,随后对着我说道:“哥,这是你的地头。你是这里的大喇嘛……”
  
  “我还以为你花钱的时候,才能把我想起来……”刚才白发年轻人将注意力从我身上挪开之后,我便小心翼翼的将铃铛取了出来。随后将铃铛放在背后,还是摇了起来。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无论我怎么摇动铃铛,都听不到响铃的声音来。
  
  就在我想检查铃铛的时候,沈中平已经到了身后。无奈之下,我只能将铃铛收了起来,手伸进了僧袍了,紧紧握着狐狸儿子借给我的匕首。说它是猫的家伙,老九偷偷摸摸的弄了出来。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匕首上。
  
  看着白发年轻人冲我来了,我对着他说道:“教训孩子是你的家务事,我管不着。不过这孩子现在姓沈,你折腾他,我这个当伯伯的不能当作没看见。”
  
  “你这话要是从吕万年、吴道义嘴里说出来的话,我还有点忌讳。不过从你这个半大小子的嘴里说出来,我就不用和你客气了。”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伸出双手来,说道:“孩子给我,你们做什么我不管。”
  
  “孩子没有,枪子儿给你一颗!”说话的时候,我将驳壳枪拔了出来,枪口对着白发男人扣动了扳机。不过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手指头已经不受控制了,完全不理会我的指挥,一动一动的搭在扳机上……手指头动不了还不算大事,接下来我握枪的手不受控制慢慢抬了起来。枪口开始传到了我的脸上,现在只要有谁轻轻的扳机。我这半辈子就算是交代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另外一只手从怀里掏了出来。匕首的刃口对着我和白发年轻人中间的位置虚划了一下,随后刃口划过的位置,闪过了一道火光。紧接着,数十根比头发还细的透明细线在我面前烧了起来,转眼之间便成了灰烬。
  
  之前在大门口,那个抢走了孩子的人自杀,我就怀疑白发年轻人用这样的丝线控制了他。这次顺便测试一下这把匕首,一旦有个什么意外的话,那就只能认命了。好在这次赌赢了……看到自己的法宝被我破坏了,白发年轻人心头大怒。身子瞬间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抓到了我握着匕首的手腕。这男人的手好像个铁钳子一样,随着他用力,我已经听到一阵“嘎巴嘎巴……”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禅房外面突然有人说了一句:“听到有人欺负我徒弟了?谁的胆子那么大,真把我当成病猫了是吧?”
  
  说到最后的时候,禅房大门被人在外面打开。随后就见一只叼着烟袋锅子的大猫站在了大门口,白发那人看了大猫一眼,皱了皱眉头将手收了回去。
  
  “雷白脸……外面都传说你死了,阿弥陀佛……怎么,你来我这寺庙里过头七来的?”大猫竟然认识这个白发年轻人,看了我一眼之后,何狗继续说道:“我这小庙都快成了菜市场了,谁都敢进来撒泡尿。这个也太看不起我们佛祖了……”
  
  看得出来,白发年轻人很是有些忌讳大猫。他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了一步。这时候,我趁热打铁的说了一句:“今天的事情太巧了,好像天下人都知道我接替黄喇嘛,趁着这个当口来来凑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