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七章 雷家父亲

第三十七章 雷家父亲

  那间禅房大门还是大开着,我被白发年轻人拖进去的时候,看到沈中平和雷鹏两个人还倒在地上。只是在我那个同父异母弟弟的身边,又多了个人,一个身穿喇嘛僧袍的秃子……除了多了个人之外,刚刚走进了这座禅房,便闻到了一股腥臭的气味。好像这里扔进来了一只腐烂多日的死猫死狗,前脚走进来,我差一点被这股恶臭的味道顶出去。
  
  白发年轻人也闻到了这股气味,他抽动了几下鼻子之后,回头看了跟上来的雷隐娘一眼,说道:“这次算你命大了,不是要命的蛊。要不然的话,现在你和你那个倒霉弟弟已经在阎罗殿等着过堂了……哪个是你男人?雷隐娘……不是这个半大小子吧?”
  
  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过去将沈中平搀扶了起来。之前进来的时候,光顾着去追孩子了,没工夫理会他。现在才腾出手来,粗看了一下沈中平的情况。他身上没有外伤,看样子真和白发年轻人说的那样,他和雷鹏都被蛊迷了。
  
  这时候,雷隐娘走了过来。她先从自己弟弟的身上搜出来一根钢针,却没有去管雷鹏。
  
  而是走到了自己男人的身边,举着钢针刺进了沈中平的人中。一尺长的钢针大半都攘进了她男人的嘴里,这个动作吓了我一跳。再这么刺下去,针尖就要从脑后出来了。
  
  好在钢针只是刺进了一半,随后雷隐娘轻轻的捻转钢针。差不多半分钟之后,女人猛的拔出了钢针。就见一股黑紫色的鲜血从沈中平的人中处‘射’了出来,这股黑血被放出来之后,沈中平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沈中平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当中反应过来,睁眼之后一把拉住了我,有些茫然的说道:“把我儿子还回来,你要多少钱我都给……我们家老大是奉天警察厅的厅长,贪了好些个钱,你要个金山……”
  
  这个时候,雷隐娘怀里的孩子哇哇哭了起来。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之后,沈中平这才算是明白了过来。顺着哭声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当下他跟着孩子一起哭了起来:“吓死我了……家里的,孩子没事吧?刚才看见个人过来抢孩子……我冲过去和他拼命,眼睛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的儿啊,你可吓死你爸爸了……”
  
  说话的时候,沈中平接过了孩子。又是哭又是笑的,想不到一年前这个熊孩子,现在都有了自己的儿子了。看到了自己男人没事之后,雷隐娘这才回头照葫芦画瓢将自己的弟弟扎醒了过来。只是雷鹏苏醒之后脑袋一阵眩晕,根本没有注意到禅房里面又多了个人……“真是好孩子,有了男人就不要兄弟了。”
  
  白发年轻人进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直到看见雷鹏也清醒了过来之后,这才继续开口说道:“都醒过来了,那么咱们说点正经事。雷隐娘,谁让你嫁人的?家里给你准备了另外一门亲事。阎锡山家的老四阎志明,给他做妾也比这个半大小子要强吧?”
  
  这时候,沈中平和雷鹏才反应过来这里多了个人。认出来了这白发男人之后,雷鹏的颜色变得古怪了起来。他有些惶恐的对自己姐姐说道:“怎么他过来了?姐,怎么办……”
  
  沈中平还在得了儿子的欣喜当中,他没有看明白雷鹏的反应。看着白发男人的样子,以为是雷家姐弟的什么亲戚。看着男人比自己还要小几岁,当下抱着孩子对他说道:“老弟,说话别那么狂……这是咱家的地盘,看见我旁边这人了吗?这是咱大哥,奉天警察厅就是他开的。东北张作霖张大帅是他……我们的干爹,什么阎锡山家的老四,算个屁……”
  
  “沈中平,你不要胡说……”听自己男人越说越不靠谱,雷隐娘急忙拦住了他。女人有些无奈的看了白发年轻人一眼,说道:“这是我和雷鹏的父亲……你的岳父雷文劫,你给他行了礼……”
  
  “这是咱爸爸……”沈中平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个看着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岳父。他愣了一下之后,将怀里的孩子给了雷隐娘。随后立即跪在地上,冲着面前的白发年轻人说道:“爸爸,上次隐娘还和我说,等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一家三口要去看您老人家呢。这怎么话说的,您还亲自过来了。我和隐娘成亲的时候是急了点,也没个彩礼啥的。不过您别担心,按着咱们老家规矩翻十倍,一个子都不会少的……哥,你还等什么?赶紧撕支票啊……”
  
  “别叫的那么亲热,咱们俩最多就算个邻居……”我挣脱了沈中平之后,转身向外走去。
  
  之前猜到了这个年轻人是雷家姐弟的亲爹,他们这一族本来就是练长生的。长得嫩点也没什么。现在受不了沈中平这么没脸没皮,反正都是一家人,你们聊你们的,我就不瞎掺合了。
  
  “别走,先把话说清楚……”我刚刚迈出去两步,外面一阵风吹过来,竟然将两扇大门吹的关了起来。随后,白发年轻人对着我继续说道:“我不管你是谁的干儿子,就问一句话,你是这里的住庙喇嘛。对吧?”
  
  听到白发年轻人的言语不善,雷隐娘抢在我前面,对着他说道:“这个人你惹不起,他是宫三小姐的儿子,论着是吕万年和吴道义的侄子。还是那只猫的徒弟,这里就是猫的地盘,他少根头发,那只猫都不会放过你的。”
  
  “宫三的儿子……吕万年和吴道义的侄子,还是猫的弟子。又是张作霖的干儿子,奉天警察厅长……不对啊,雷隐娘,你要嫁的人应该是他吧?”白发年轻人看了自己女儿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怎么搞的?你眼睛瞎了吗?还是有什么事情,你忘和我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