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五章 山门开

第三十五章 山门开

  我的话说完以后,半晌都没有等到躲藏在石像身后那人的回应。这人虽然藏在石像身后,不过身体还是有少许的部位显露了出来。
  
  可惜我没有赵家哥俩百步穿杨那两下子,对着他的身体瞄了半天之后,还是不敢轻易开枪。能不能打中先不说,我是担心他突然用手里的婴儿做挡箭牌。一旦伤了沈中平的儿子,那我就是老沈家的千古罪人了。
  
  这时候,我心里后悔没把猫给我的铃铛带出来了。铃铛声音响起来,就算何狗它宿醉未醒,起码还有那老六和老九这两只狐狸。它们俩不管谁来都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犹豫了一下之后,我还是抬起了枪口。对着石像开了一枪“啪!”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石像头上。后面躲着的人没有想到我真敢开枪,当下将自己的身体收拢,拼命的蜷缩在了石像身后。
  
  这时候,被那人怀抱的婴儿开始放声啼哭了起来。这个刚出生的婴儿哭闹起来,别看这小东西刚刚来到人世间,可痛哭起来的动静,听起来格外的尖利。在我看来,这小子大概知道了自己摊上了个多么不靠谱的爸爸,为自己这一世的人生感觉到委屈。
  
  原本我将希望都寄托在了狐狸儿子何兔子身上,之前在秘境的时候,老九暗示过它还没有回去。老六要是还在附近晃悠的话,听到了枪声之后一定会过来看看的。它的本事我是见识过的,可不止只有骂街的能耐……没等到何兔子,对面石像身后那人突然说了一句:“小崽子拉了……大和尚,你刚才说只要把孩子留下来,你就放我走,真的假的?”
  
  总算你肯说话了……我举着手枪对着石像后面的人说道:“我是出家人,也是这里的住庙喇嘛。说了假话是要进拔舌地狱的,施主,我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只要你把孩子放了,大喇嘛我说话算话,你走你的,我绝不拦着……”
  
  “那我就信大喇嘛你这次……”说话的时候,这个人举着手里的婴儿,慢慢从石像身后出来。这时候,我才算看清了这人的相貌。他四十来岁的年纪,黑漆漆的一张刀条脸,嘴上还留着两撇黑胡,一身青涩短打的衣衫。不管这个人是谁,我应该都没有见过。
  
  刀条脸用手里的孩子挡住了自己上身的要害,一边向山门口退去,一边继续说道:“一会我开了山门之后,会把小崽子留在门槛上。
  
  等我走了之后,大喇嘛你再过来……”
  
  没等他说完,我已经再次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在了山门上,虽然距离这人一米多远,不过还是吓的他一缩脖子。手一颤差点把孩子扔到地上。反应过来之后,他马上躲回到了石像身后,怒气冲冲的冲着我吼道:“秃驴!你的话是放屁吗?是不是想着我和这孩子同归于尽!”
  
  “我说的是把孩子留下来,你走。不是你带着孩子走,把他留在门槛上。”见到这个人忌惮枪子儿,我心里安稳了不少。随后继续说道:“你打的一手好算盘,这山门一开你带着孩子直接就跑了。到时候我上哪……”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这是调虎离山!抢这个孩子没有道理,分明这就是把我引出来,他现在是拖住了我消磨时间。庙里面还有这人的内应,现在指不定在干什么。虽然想到了这人的意图,不过我却到了两难的境地。要是回头的话,这人真对孩子做出来什么事情,我更加没法交代……看到我住了口,躲在石像身后的男人开口说道:“大喇嘛,要不咱们俩换个位置,你打开山门让我出去,我把小崽子留在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这山门刚才还紧闭着,门栓实实惠惠的插在上面。怎么会突然间就打开了?一下子,我和抱着孩子那人都被吓了一跳。只是那个男人所在的位置尴尬,想要找个地方躲一下,却怎么也逃不脱我和开门那个人的视线。
  
  山门打开之后,一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溜溜达达跨过了门槛走了进来。这人也是生面孔,不过脑袋上面好像白雪一样的头发,以及他惨白的肤色。一眼便能看出来和雷家姐弟俩的关系……见到了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之后,躲在石像身后的男人也很是吃惊。他看了一眼进来的男人,又看了看自己抱着的婴孩,随后对着白发年轻人说道:“你是白脸雷家的人……”
  
  白发男人没回答的意思,他看了一眼男人怀里的孩子。扳起来脸说道:“还真和外人结婚生子了,雷隐娘你个死丫头真对得起我,把孩子给我,你逃命去吧……”
  
  最后半句话是对着男人说的,不过这个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突然从腰后抽出来一把匕首,将刃口顶在了孩子的咽喉处。想用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孩来要挟我和白发年轻人,当下,他抱着孩子向着另外一边退去,边退边说道:“这小崽子我带走了,想要他活命,准备好—万现大洋,你干什么!不想要这孩子活命了吗?”
  
  男人说到一半的时候,白发年轻人突然向着他走了过来。这人急忙快速后退,嘴里不停的恐吓年轻人:“你想看着这小崽子死……他小命丢了记在你的身上。”
  
  男人说话的时候,白发年轻人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抬手拢了拢自己满头的少白发,男人见到吓不住这个年轻人,当下咬牙豁出去将手里的匕首压了几分,准备割破怀里婴儿的皮肤,来阻止这个年轻人。
  
  只是动手的时候,男人才发现不妙。他的手竟然失去了控制,不管自己如何使劲,手里的匕首都不能下压一分一毫。就在男人吃惊不已的时候,他握住匕首的手突然能动了。不过操控手臂的人却不是男人自己,冥冥之中有—股无形的力量抬起了他握住匕首的手。随后慢慢抬了起来向着自己弯曲,男人眼睁睁看着自己握着的匕首刺穿了自己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