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九章 交换

第二十九章 交换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一切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了火烛光亮,周围的一切再次变成黑咕隆咚。满是积雪的地面上,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来……“人呢!吕万年!何狗!妈你们都去哪了……”我站在了院子里面,对着空气大喊大叫了起来。可是无论我怎么叫喊,都没有任何回复。我甚至冲出了这座大宅子,想要在‘路上’拦住我的母亲,可是一直跑到了城镇外面,都没有‘追上’母亲的影子。
  
  我还是不甘心,回身在城镇里面漫无目的到处乱转。心里明白不可能再见到母亲了,不过还是存着一丝幻想,或许能在这里的某个房间,还能找到没有离开的母亲。此时大雪已经停下,我几乎查找了所有的房间,还是没有追到母亲的身影。
  
  当我浑浑噩噩从最后一间民居当中走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蒙蒙亮。此时,一阵冷风吹在身上,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这时候头脑也冷静了一点,知道这次和母亲意外的相聚已经结束了。
  
  就在我不知道应该去哪的时候,突然看到天空中飘起来一缕炊烟。有炊烟的位置一定有人,当下我急忙向着冒出炊烟的位置跑了过去……几乎横穿了整个城镇,最后终于找到了冒岀炊烟的地方,昨晚折腾了一晚的大宅子,炊烟就是从里面冒出来的。或许我还有机会再见母亲一面,想到这里也顾不上疲惫的身体了,不顾一切的向着里面跑了进去。
  
  穿过了三进的院子,再次来到了那间主屋门口。没有丝毫犹豫,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不过让我有些失望的是里面并没有再看到母亲,那只叫做何狗的大猫坐在床上,正在自斟自饮。
  
  看到了我进来之后,它招了招手,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过来坐吧,你真心也太急了。
  
  刚刚做了住庙喇嘛才几天?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会带着你进来转一圈的……”
  
  我急匆匆的走到了大猫的身边,看着它说道:“昨晚是你的手段,还能再让我见一次我妈吗?我有几句话要和她说,就几句……”
  
  “你这是何苦?”大猫放下了酒盅,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见了说了又能怎么样?这么多年了,你没见过那丫头不也过来了吗?原想着你从来没有见过她,让你们见一面,接下来也好安安心心的留下来做喇嘛。早知道这样的话,我是不会让你们母子俩见面的。”
  
  “不一样……”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从小就是没妈的孩子,也不受爹待见。昨晚你让我见到了娘,很多话都来不及说。
  
  我还想抱抱她,想她拉着我在院子里走走,想听听她说话,想告诉她,我很好、很好。不用担心我……”
  
  “呜……”就在我眼含热泪,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时候。那只大猫先一步的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用床单擦着鼻涕。这哭的我有些莫名其妙,昨晚见到的到底是谁妈?
  
  哭了一阵之后,大猫才算恢复了正常。它擦了擦眼泪,对着我说道:“我就受不了这个,当初黄幽涧带着他女人来找我的时候,听到他们俩的事情,我也是哭得不要不要的。他是为了女人,你是为了自己的妈,我是为了那个爱吃涮羊肉的大哥……”
  
  看到大猫也动了情,我急忙趁热打铁的说道:“那就再让我见见我妈,不用太久,说两句话就好。”
  
  “不行”别看大猫哭得稀里哗啦,不过拒绝我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它再次倒了杯酒喝下去之后,看着我继续说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如果你能耐得住寂寞,留在这喇嘛庙里跟着你师父我修行。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会把整个秘境都送给你。到时候你就有了我昨晚的手段,到时候别说你娘了,就是想见你姥姥,也不过是动个心念的事情。”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对着大猫说道:“那你现在就把秘境给我……”
  
  “那可不行……”大猫摇了摇头,对着我继续说道:“你根本受不了秘境里面的天精地华之气,上次窜鼻血了吧?哪次都不能算进门。什么时候你有了我的本事,我就可以把这秘境送给你了。”
  
  “你的本事?”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大猫,随后再次说道:“那得需要多久?我这点寿数怕是跟不上吧?”
  
  “你的寿数,怕是连我都要羡慕的。”大猫古怪的笑了一下,指了指桌子上的几个菜,继续说道:“你也折腾一晚上了,吃点垫垫。这些都是下酒菜……老九啊,你去炖两条鱼,再焖一锅米饭。宽汁啊,我要鱼汤泡米饭……”
  
  大猫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桌子上只摆着几个下酒的小菜。一碟子炒鸡蛋,俩松花蛋切碎了淋上香醋姜末,还有一碟子炸花生米,这些垫肚子是有些不合适。
  
  趁着老九何鸡炖鱼的时候,我这猫师父继续说道:“陪我喝一盅,之前都是黄幽涧的女人陪着……别说,这么多年了,那个小丫头冷不丁一走,我还真有些不习惯。你别看菜怯,正经下酒的好玩意儿。以前有个大爷养活了我几年,他天天晚上二两烧酒,半拉松花再饶十几粒花生米,过生日才炒俩鸡子。现在大爷长什么样子,我是记不起来了。不过他每天晚上抱着我喝酒,还是忘不了的,你说咱们俩换个身子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大猫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的心意还在再遇母亲上面,冷不丁听了它的话,先是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你说咱们俩换身子?你要夺我的舍……”
  
  “不算夺舍,现在我没那个能耐了。”大猫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的宝贝徒弟,就换几天的身子。你应该也听吕万年和吴道义那俩贱货说过,你师父我这一身本事都是来自这个身子骨。给你,我还舍不得。就是换几天。三五天之后再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