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八章 看穿

第二十八章 看穿

  眼前的女人看着只有二十岁上下,笑起来眼睛眯眯的,鼻子有些上翘,看起来十分的俏皮。之前只是在威廉和吴老二的嘴里听说过她的存在,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会亲眼见到她。想到出生之后,亲生母亲便离我而去,父亲也不在管我,当下眼泪便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对面的一男一女还是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他们俩左顾右盼了半晌之后,我的母亲对着大猫说道:“差点被你吓到,这房间里面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即没有外人,也没有鬼怪。咪咪,你不许这样吓唬姐姐……”
  
  “咪咪……”大猫何狗看了女人一眼之后,说道:“别想把我诓出去,最后一个收养我的人几百年前就死了。我也不用隐于你们人世间,也不想再给自己找累赘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猫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行了,今天也算是满足了你的一个夙愿。从今往后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做住庙喇嘛,也待不了多久,会有人来接替你的位置……”
  
  “黄幽涧来了?他不是不能进入秘境吗?”
  
  吕万年误会了何狗的话,他左右看了一眼之后,继续对着大猫说道:“怎么感觉不到他?何先生,这里……”
  
  “都说几遍了,我的一个小朋友到了,和你们没关系。”猫打了个哈欠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随后盯着门外,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八、老九也是废物,鸡肉不容易烂,你不会先把鱼端来吗?我先就着吃碗饭……”
  
  见到一时半会,它点的鱼和鸡不会送过来。当下这只大猫有些无奈的继续对着面前一男一女说道:“你们俩不能在秘境当中待得太久,就这样吧……对了,还有个事差点忘了说,吕万年你刚刚提到了黄幽涧。正好,他的大限快到了。按着我们之前说定的,黄幽涧走了之后,吕万年你就要接替他做这里的住庙喇嘛……”
  
  “既然都说好了,到时候我一定会来做住庙喇嘛的。”吕万年回答的一本正经,不过转头又说出来了第二个方案:“如果到时候我被什么事情耽误了,那就让我师弟吴道义暂代做这个住庙喇嘛。何先生你不知道,我那师弟与佛有缘……”
  
  “我不管到时候来的是你师弟,还是你爸爸,总之到时候有人做这个住庙喇嘛就好。”大猫说到这里的时候,听到了外面响起来了更鼓的声音。它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到时辰了,你们俩拿着东西回去吧。总算见过一面了,我这个好人只能做到这里。行了,该走的走吧……”
  
  吕万年原本也在计算时间,听到大猫让他们俩离开之后,我这师父跟着松了口气。对着身边的女人说道:“叨扰了这么久,我们也该离开了。向何先生告别,我们这就离开吧。”
  
  听到这就要离开,我母亲突然表情古怪的看了面前大猫一眼。随后对着吕万年说道:“我还有点私房话要和咪咪说说,师兄你先出去等我。三言两语说完我就出去。”
  
  吕万年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那你快点,不要给何先生添麻烦。我在外面等你,宫三,再有更鼓响起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离开的。
  
  不要耽搁太久……”
  
  吕万年离开之后,女人对着大猫说道:“现在能说你那位小朋友是谁了吗?是不是我认识的?如果不是我认识的人,他不会这么躲躲闪闪。咪咪,你就说嘛……”
  
  “我没吃过你们家一条鱼干,别咪咪、咪咪的叫个没完。”大猫看了女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别打听这些没用的,知道多了都是病。回去该吃吃、该喝喝,该结婚生儿子就去生儿子。丫头,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的亲生骨肉才是真的。我还是人的那会,也有俩儿子……”
  
  “你知道我的寿数快到了……”女人打断了猫的话,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异常平静,好像是在说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眯着眼睛对大猫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为什么你突然提到了亲生骨肉?咪咪,你的小朋友是不是和我有关?”
  
  大猫也没有想到女人会这么聪明,一句话便点破了要害,微微有些错愕的表情出卖了它。女人见到了这个表情之后,她的样子也有些惊愕。原本只是试探着问了一句,后面还有几个试探的方向。想不到第一个就猜中了……当下,女人有些激动的用两只手捂住了嘴巴。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才继续说道:“真和我有关?是我的孩子……你在吗?能不能出来见见我?真是你的话,那就是说我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告诉我你爸爸是谁?他帅不帅?是不是一心一意的对我们娘俩?”
  
  帅个屁,你过世没两年他就找新媳妇了,这样的话说不出口,此时对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我已经泪流满面。张开双臂想要去抱抱母亲,可是我的手竟然直接穿过了女人的身体。
  
  她身体就像是个虚幻的幻影一样,我根本抓不住。
  
  母亲也尝试着想要接触到这个她根本看不见的人,试了几次见到大猫根本不阻拦。母亲也明白了什么,她停下了手,看着大猫何狗继续说道:“我明白了……你的小朋友和我不是一个时间的人,你用秘境的力量,硬把他带到了这里……你这么做他会不会受什么伤害?你那位小朋友会疼吗?我不要见了,你不要弄疼他……”
  
  这时候,房子外面再次响起来了一阵更鼓的声音。吕万年在门口喊道:“宫三,没时间了,我们应该离开了……”
  
  听到了自己师兄的话,母亲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大猫说道:“咪咪,和你的小朋友说,要是我不能陪他长大,让他不要怪我……”
  
  说完之后,母亲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转身离开了主屋。我急忙跟了过去,能和她多待片刻也是好了。可是从主屋出来的一瞬间,门口的灯光突然熄灭,我母亲和吕万年同时消失,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屋子里的大猫何狗。
  
  一转眼,整个大宅又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和下午我进来的那会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