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七章 炖鸡和鱼

第二十七章 炖鸡和鱼

  此时,他们二人一猫已经围着个火锅吃喝了起来……天黑之前,我曾经也检查过这间正房。里面的格局挺怪,卧室不卧室,厅堂不厅堂的。
  
  尽头是一张南方兴的檀木龙凤床,床上的被褥都是南方大户人家才会用的锦缎。这玩意儿还是我进了帅府之后,有了见识才认得的。
  
  说是睡觉的地方,可是床前却摆着一张大号的八仙桌子,上面还支上了一个火锅。之前我进来的时候,只是锅子里面还没有添碳。因为整个城镇都是这样的,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当是大户人家的特殊口味了……现在透过窗户纸,看到吕万年和我母亲已经坐到了桌旁。桌子上面已经摆满了涮锅用的菜肴,只是我所在的位置看不清楚,估计也就是牛羊肉和鱼虾之类的吧。
  
  那只巨大的猫坐在床上,它一边举着筷子在锅里面捞来捞去,一边对着面前的一男一女说道:“我做了猫之后,跟着一个北京大哥混了几年。他就特别得意这一口,隔三差五的就要来上这么一顿。当时也没啥钱儿,也就半斤羊肉,一颗白菜、粉丝啥的。再来二两小酒他美的鼻涕泡都能冒出来,就是这点肉,大哥也能分岀一小半在我的碗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猫捞起来一筷子肉片,沾着麻酱吃了起来。这口羊肉下肚之后,才继续说道:“这大哥人不错,可惜命不好。我看着他可怜,就点拨了一下。调了二百两金子在他家地底下,然后找了个机会把金子露了出来。
  
  没想到这点钱却要了他的命……”
  
  这时,吕万年给猫倒了一杯酒,何狗一饮而尽之后,有些醉意的继续说道:“没钱的时候这大哥还挺好,有了那么一点钱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拿着钱在外面狂嫖滥赌,天天就住在窑子里。连我都不管了,结果花了还没一百两金子,人就死在窑姐儿的身上了。他这么死了之后,我又陆陆续续的跟过几个人。有对我真好的,不过谁也没有那大哥的感觉了……二两羊肉片,霍上芝麻酱,和大米饭伴着……”
  
  “好好的吃顿涮羊肉,怎么还勾起来您的伤心事了。”此时的吕万年对猫还是毕恭毕敬的,称呼也用了敬语。他和我母亲对视了一眼之后,继续对着何狗继续说道:“刚才进庙的时候,我还和黄幽涧说过,什么时候让我师弟吴道义送点南货来。您这里不缺肉食,偶尔也得调剂一下。对吧?宫三……”
  
  “可不是嘛,让你天天抓耗子吃,估计也受不了。”我母亲咯咯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猫做了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要不你跟着我下山吧,我养你几年,咱们不吃羊肉了。隔三差五的给你炖条鱼,用鱼汤拌上米饭。配上鸡脯子肉煮的丸子,怎么样?跟姐姐走吧……”
  
  我母亲说到鱼汤拌饭的时候,大猫的嘴角竟然流下了口水。随后把筷子一丢,对着外面喊道:“老六!和老八、老九说一声,别忙乎鹿肉了,赶紧炖条鱼,焖大米饭。再杀只鸡用砂锅炖上……”
  
  听着自己的话勾起了猫的馋虫,我母亲笑的直打晃。还是吕万年担心惹怒了这只猫,对我母亲说道:“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别人活得越久越沉稳,你还像个小丫头似的,一点都不稳重。还不赶紧给何先生赔礼……”
  
  “吕万年你一边待着,我们娘俩说我们的,这里有你什么事?”猫非但没有责怪我母亲的意思,还帮着她说了两句。我在外面听着,虽然还是搞不懂这当中的奥秘。不过看起来后来何兔子认爸爸,从根上是有渊源的。
  
  吕万年笑了一下,他也不争辩。看着何兔子进来收拾了桌子之后,这才对着我母亲继续说道:“宫三,何先生现在主政秘境,不是说走就能走的。它和这里已经融为一体了,真跟你走了,那就是毁了它这么多年的修行。或许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姓吕的你倒是有点小聪明,按道理来说,我现在就应该灭了你们俩的口……”听到吕万年说破了自己待在秘境不能离开的原因,猫古怪的笑了一下。不过它看了我母亲一眼之后,又改了主意:“不过看在宫三小姐的份上,你刚才的话就当没说过。不过一旦在外面听到刚才的话,我还是有办法要了你小命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猫突然看了一眼我藏身的窗外,竟然和在这里偷看的我打了个对眼。
  
  随后它继续说道:“这话还包括你,刚你听的话在外面传了出去的话,一样要了你的小命……”
  
  “外面有人!”这时,在一边侍候的老六何兔子反应了过来。它身子一晃消失在了里面,与此同时出现在了窗外我的身边。这瞬移的手段吓了我一跳,此时的狐狸应该还不认得我这个爸爸,正要和它解释我是外面寺庙的住庙喇嘛,是误打误撞进来的时候。这只狐狸围着我转了一圈,它的眼神有些迷惘。围着这主屋转悠了两三圈之后,这才悻悻的回到了屋内。这时候,我已经明白了过来,除了猫之外的人和狐狸都看不到我……看着自己小弟回来,猫呵呵一笑,对着它和对面坐着的一男一女说道:“都别胡思乱想,我的一个小朋友到了。和你们没有关系……老六,你去催催老八、老九它们俩,鸡和鱼炖好了赶紧端上来,别耽误我的正事。”
  
  看着何兔子走了出去,我心里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也不躲在窗外了,直接走进了这间主屋当中。
  
  和我想的一样,吕万年和我母亲根本就看不到这间屋子里面多了一个人。只有猫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行吧,进来就进来。别乱说话……再吓着人……”
  
  它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母亲的身边。看着这个正在四处张望的女人,这就是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