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六章 从没见过面的人

第二十六章 从没见过面的人

  “我们老大是秘境之主,这里它说的算。”
  
  提着灯笼的男人微微一笑之后,一边给身后的男女引路,一边继续说道:“这里面是我们老大按着它做人那会的记忆,做出来的。那会它是这宅子的大少爷……”
  
  此时这三个人距离箭楼太近,担心被他们发现,我不敢露头。当下屏住了呼吸,听着下面另外一个男人开口说道:“老八,刚才我见到黄幽涧的气色不太好,他没什么大碍吧?”
  
  这声音是吕万年!他不是带着吴老二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还有,我这师父是亲眼看着黄幽涧圆寂的,人都死透了,脸色再不好还能怎么样?不对,哪里出了问题……“别老八老八的,我们没那么熟……”这时候,引路的男人继续说道:“我有大号叫何猴,怎么不见你叫过?”
  
  没等吕万年说话,他旁边的女人咯咯一笑,说道:“你们这一大家子也是有趣,明明就是—只猫领着八只狐狸,却叫什么狗、蛇、猴子和鸡的。你排行在八,辛亏你们老大不姓王……”
  
  说完,箭楼下面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
  
  “蔻华,看在那只猫的份上,不要取笑它的兄弟。”吕万年说话的时候,从怀里摸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交到了引路男人何猴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听说你的大日子就要到了,这玩意儿能祝你一臂之力……”
  
  “东海蛟龙的内丹……”男人惊呼了一声之后,急忙将吕万年递过来的玩意儿握在手中。
  
  随后他有些不放心的继续说道:“你这是要送给我们老大的,是要我转交的吧?这么贵重的宝贝……”
  
  “这就是送你的,它的礼物我也准备了。猫是猫,你是你……”吕万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猫和你们不一样,它用不到这玩意儿……不过这话说回来,弄到这颗内丹也费了我们不少的力气。要不你给个成本……”
  
  “吕万年你差不多得了,什么地方你还贪图那仨瓜俩枣的。”听到吕万年犯了老毛病,女人有些温怒的冲着吕万年说了一句。随后对着引路男人继续说道:“你别听吕万年胡说,内丹是我们诚心所送,祝你渡劫成仙……”
  
  女人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宅子里面传来了我那狐狸儿子的声音:“老八,赶紧他么把人带过来。老大等急了,你傻笑什么?你妈给你找后爹了?”
  
  刚刚到手了蛟龙的内丹,老八也没心思和它六哥斗嘴。当下提着灯笼走在前面,将吕万年和女人一起带进了宅子的第二进。他们走远之后,这里又恢复了寂静。而箭楼上面的我好像真魂岀窍一般,也不觉得冷了,痴痴呆呆的坐在箭楼里面。
  
  刚才吕万年称呼女人为蔻华,吴老二带我给我母亲上过坟,坟头上墓碑刻着的名字就是宫蔻华三个字。难道刚才和吕老大走在一起的女人是我妈?可是她已经过世二十年了……是秘境搞出来的!我想起来威廉曾经说过的那一段往事。他带着孙殿臣来到喇嘛庙避雪的那次,吕万年和我妈已经在庙里了。后来他们俩被叫到了秘境当中找什么东西,看起来现在就是那个时候,吕万年和我母亲进入到秘境之后发生的事情了……虽然我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不过这些末节已经不关心了,我有机会能见到从未见过的母亲,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了……想明白之后,我没有任何犹豫,从箭楼上面跳了下来。看到前面三个人已经进了二进的院子,在雪地里踩着他们的脚印,跟着一起进入到了前面的院子。
  
  我没敢惊动前面的三个人,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看着他们被何老八又带进了最里面一进院子里,当下我也跟着走了进去。可能是谁也想不到秘境当中还有外人,前面三个人一点防备的心思都没有。这时候任谁回头看一眼,我都跑不了。
  
  在何老八的引领之下,三个人走到了宅子中央的正房门口。随后幻化成男人的狐狸规规矩矩敲了敲门,说道:“老大,吕万年和宫三小姐到了。您看看是我先带着去取他们俩要找的东西,再回来拜见呢?还是现在就见见他们二人?”
  
  此时,我已经躲在了一座假山后面,看着正房门口的变化。天还没黑的时候,我进到过正房查看。里面和外面的那些房子差不多,到处都是有人居住过的痕迹,可就是看不到人影。
  
  片刻之后,正房大门被从里面推开了一条缝。我那狐狸儿子探头出来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大门打开。何兔子对着吕万年说道:“姓吕的,一会见到了我们老大,不该说的话别说。
  
  要是真惹到了它,你们该自杀的就自杀,千万别墨迹还让我费事。”
  
  就在何兔子在嘱咐吕万年的时候,正房里面响起来了那只猫的声音:“赶紧的快进来,锅子里的水都要烤干了。你们再不进来的话,火锅子就要改炙子烤肉了……老八,你再切点鹿肉片来,咱们尝尝这鹿肉涮起来是什么味道。”
  
  当下,何老八将吕万年和我妈送进了正房之后,它自己快速的向着厨房的位置跑去。刚刚吕万年给它的刺激太大了,顺便还要找个没人的地方,仔仔细细再看几眼。何猴的注意力都在那颗内丹上面,从我身边跑过去,愣没有发现这假山后面还藏着个人。
  
  此时,我那狐狸儿子也跟着一起进到了正房当中。它最后关好了大门,看样子是到猫身边侍候去了。
  
  看着正房门口再没有其他人,思母心切之下也顾不得许多,当下我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继续踩着地上其他人走出来的脚印,走到了正房门口。
  
  担心被回来送鹿肉的何老八看到,我绕到了正房的窗户后面。小心翼翼的捅破了窗户纸,看到了里面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