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章 迷障

第二十章 迷障

  沈中平的胆子什么时候大到敢走在我身前了?他一边走一边对着空气说道:“咱们能听听话吗?在家不都说好了吗?家里你说地算,外面给我个面子,回家我给你找补回来。不是我说你,脾气咋那么爆。过来,给咱哥低头认个错……”
  
  沈中平说话的同时,手上还对着空气做出来‘拉人’的动作。配合着表情,还真像是有个看不到的‘人’被他抓住了一样。要不是我的眼睛没瞎,真以为沈中平找到了自己的老婆。
  
  沈中平拉着那个我看不见的‘人’走了过来,笑嘻嘻的对着我说道:“哥,隐娘给你赔不是了。你大伯哥的也说几句,咱们这片云彩满散。该回家回家,该生娃的生娃……”
  
  原本我想要说破沈中平装神弄鬼,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改了主意,看了我这个弟弟一眼之后,顺着他说道:“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弟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老二,既然找到了你媳妇,那咱们回吧……你们俩跟着我出去,有什么话咱们外面说。”
  
  “听哥的……”沈中平笑嘻嘻的拉着那个‘人’向着秘境出口的位置走去,边走边对着我说道:“哥,你说你现在都干喇嘛了,奉天警察厅长的位置空出来了。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给大帅写封信,把厅长的位置给你弟弟我得了。等你什么时候干够了喇嘛,我再把厅长还给你。以后这个厅长就是咱们老沈家的人做了,那个词怎么说来着——世袭!对了,咱们就世袭了。我占上厅长的位置等你圆寂了……”
  
  “那叫还俗!和尚死了才叫圆寂……”有些无奈的瞪了沈中平一眼,为了把他诓出去,我只能顺着这个话头继续说道:“行啊,等着我给大帅写封信。你也别做什么警察厅长了,干脆做个东三省海陆空副元帅吧。到时候老沈家就指望着你光宗耀祖了。”
  
  “你闹呢?我这点起子也就是沾沾你的光,做两年警察厅长就知足了。我说的没错吧,媳妇……”沈中平笑呵呵的拉着自己的老婆,一边跟着我继续走,一边说道:“替你看着警察厅长的位置,挣两年钱。等哥你圆——还俗之后,我就盖座比沈连城他们家还阔的房子,到时候和咱爹、咱妈还有你一家子,咱们住一起。到时候再买上二十垧地,每年靠着收租子就不少挣……”
  
  沈中平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想从他脸上看出来点异常。可是这小子除了有点发白日梦之外,和平常也没有什么区别。没有一点中邪的样子,那他闹的是哪一出……沈中平跟着我回到了头顶上满是夜明珠的位置之后,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怪异了起来。
  
  对着我说道:“不对啊,刚才咱们没走过这儿。
  
  哥,你这要要带我们去哪?”
  
  “这里你没来过?”我看了沈中平一眼,随后指着头顶上的夜明珠说道:“刚才过来的时候,你小子还想要拿几颗夜明珠回来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你管上面的叫夜明珠?哥,你太招笑了……”沈中平指着头顶上的夜明珠,对着身边那个看不见的‘人’继续说道:“媳妇儿,你听咱哥说的了吗?他说上面的油灯是夜明珠,你身手好拿下来一盏油灯下来,给瞧瞧——你笑什么?
  
  你冲咱哥笑什么……这笑的不对啊,你们俩背着我干什么了?结婚之前那点破事我都不和你们计较了,怎么了?看着我沈中平老实,你们就欺负老实人,不怕天打五雷轰吗……”
  
  看着沈中平的表情变得有些疯癫,我走过去想要拉着他,说道:“沈中平你胡说什么!我—个手指头都没碰她。”
  
  “手往哪碰呢?她是你弟媳妇……”沈中平一把打掉了我伸过去拉住他的手,随后拉着我的衣服前襟,继续说道:“雷隐娘你实话说,咱们俩结婚之后,你是不是还和沈炼勾搭……我也不怕丢人了,咱们回家,找我爸妈评道理……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虽然传来一下清脆的响声。“啪”的一下,听着就好像是有人被打耳光的声音。可是我没看见有人挨打啊……“沈中平你胡说什么!谁家爷们儿天天琢磨自己媳妇是不是和大伯子有一腿的。”空气当中传来了雷隐娘的声音来,可是我只能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却看不到说话的人在哪。
  
  就在我万分诧异的时候,脖子突然被一只手抓住。还没等挣扎,一颗黄豆粒大小的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随后耳边再次传来了雷隐娘的声音来:“把药丸咽下去,憋住这口气。千万不要换气……”
  
  药丸进了嘴巴之后直接化开,一股腥臭的气味直冲鼻腔。我忍不住想要把它吐出来,却冷不防嘴巴被人捂住。随后雷隐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憋着这口气,你们哥俩都着了道,自己还不知道……”
  
  这时候,这股腥臭的味道直冲鼻腔、脑门。好像吃了一口发酵了的芥末一样,当场就把鼻水、眼泪都顶了出来。随着眼泪流出来,眼前的一切瞬间发生了翻天腹地的变化。雷隐娘凭空的出现在了我和沈中平的面前,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也不是那一片夜明珠下。这是一个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空旷地带,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我提着油灯的这一块还有点亮光,借着这点光亮,能看到空气当中飘散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沈中平站在我的对面,看着他泪眼、鼻水直流的样子,应该比我早一步恢复了正常。只是药丸的劲儿太大,他一把一把的擦着鼻涕、眼泪,腾不出来手和我说话。
  
  看着我和沈中平狼狈的样子,雷隐娘没好气的又给了她男人一个嘴巴,随后对着我们俩说道:“这里面的天精地华之气你们哥俩受不得,要不是大半都被雷鹏那个二楞子泄出去。
  
  你们俩就不是耳目被迷了,这时候已经七窍流血而亡了。沈中平,出去之后,这们俩就散伙……”
  

【作者有话说】小恙未复,只有一更,各位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