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八章 狐狸脸的男人

第十八章 狐狸脸的男人

  “你还打起来没完了是吧?”看着沈中平接二连三的挨自己媳妇嘴巴,最近和沈中平的关系缓和了许多,有点见不得他被自己的媳妇打。当下一把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拉了过来,随后瞪着雷隐娘说道:“秘境是什么地方?你男人进去了还有命出来吗?”
  
  “进了秘境没命出来……大伯哥,那么说你进去过?”雷隐娘看了我一眼之后,表情古怪的继续说道:“这里只能有一个住庙喇嘛,应该就是你了。它们带你进过秘境,你带我进去……”
  
  “等一下,这里面的事情不对……”我向后退了一步,原本垂下的枪口再次抬了起来。枪口对准了雷隐娘之后,我继续说道:“这次你们姐弟俩跟着过来的目地,就是为了进秘境。一般人不能进去——弟妹,看起来你有很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两口子闹着玩,你怎么还动家伙了?”沈中平看到我的脸色变了,他急忙过来说和。冲我说完之后,他又对着自己的媳妇说道:“隐娘你也是,怎么跟咱哥说话呢?没大没小的,找削呢?给咱哥认个错。都看我了啊……”
  
  如果面对的是吕万年或者吴老二。雷隐娘还能忌讳一点。可是这女人没把我放在眼里,她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没有你带路,我一样能找到秘境入口。沈中平,你我夫妻的缘分到了,以后大家各安天命……”
  
  说完之后,雷隐娘转身离开了厨房,沈中平愣了一下,他也顾不得我了,急忙跟了上去:“我这不是向着你的嘛,你这脾气怎么这么大?你肚子里都怀了我孩子,怎么能说散伙就散伙。隐娘你慢点……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咱哥也是好意……要不我入赘你们雷家?生的孩子跟你的姓,以后我叫雷中平……”
  
  沈中平你个窝囊废,老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我心里骂了一句,一肚子火正没地方撒,这时候,马志忠好死不死的说了几句:“你真不跟着过去看看吗?我听黄喇嘛说过秘境的事情,那里他都不敢轻易进去,弄不好会死人的。你这兄弟也是个人物,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个女人说入赘就入赘……”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手里的驳壳枪已经响了。“啪!”的一声枪响,子弹从他的左脸打了进去,打掉了七八颗牙齿之后,枪子儿又从右脸射了出来。子弹蹭了一下马志忠的舌头,虽然没有打断舌头,可鲜血也是止不住的流淌了出来。
  
  马志忠的脸上顿时鲜血横流,嘴巴、两边脸洞都有鲜血流了出来,看着说不出来的可怖……原本只是想吓唬吓唬这个人的,可这枪的后坐力太大,没压住枪还是打中了他的脸。马志忠强忍着疼痛,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他想不到我这个看起来有些文弱的书生,一言不合就敢开枪打他。
  
  “我们姓沈的,不用你多嘴。”将手枪收了起来之后,我对着马志忠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还有同党在这里,就是昨晚救走石原的那个人。你现在最好求这庙里的佛爷保佑,千万别让那个人发现你藏在这里——不明白?你不是那个日本人,现在还四肢断了。他送走了石原莞尔,一定会再回来的。到时候不会那么麻烦救走你的。灭口最直接……”
  
  说完之后,我也不管马志忠的反应,提起来油灯走了出去。此时,门外的大雾已经消散了不少。借着油灯的光亮,我一直走到了秘境的入口处。见到沈中平一脸焦急的站在被打开的大门口,见到我之后都快要哭了,说道:“他们姐俩都什么毛病?哥,你进去帮我把你弟妹叫出来……”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又把我卖了。别说我不管你,要进去的话,我陪着一起……”看了火急火燎的沈中平一眼,我知道不带着他进去一趟,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不会死心的。只有知道里面不是普通人能进去的地方,他才会死心。
  
  此时我也不管这寺庙了,拉着沈中平的手,一起走进了秘境当中。到了前面七孔流血的位置,赶紧拉着他出来也来得及。
  
  刚才雷隐娘进入秘境的时候,严厉禁止自己的男人跟着一起进去。沈中平开始还有些很抗拒,不过进来之后,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异常的。加上思妻心切,被我拖着走了十几步之后,他也卸下了防备。紧紧跟在我的身后,向着秘境里面走了进去。
  
  沈中平一边走,一边对着空气低声喊道:“家里的……差不多得了,咱哥是这里的大喇嘛,总有办法把舅子带出来的……你先跟着我回去,有什么话咱们家里说……家里的,你出来言语一声……我找到你弟弟了,雷鹏,你怎么在这……”
  
  看着沈中平对着空气连说带比划的,我忍不住回头踹了他一脚,说道:“你以为你老婆是傻子吗?在昌图的时候,还觉得你长成人了。
  
  现在看是我想多了,你还是你爹妈养着的那个沈中平。闭嘴,别把里面的猫叫出来。”
  
  “哥,我这不就一个媳妇儿吗?好不容易找了个可心的,她要是跑了,我可怎么活?”沈中平愁眉苦脸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秘境、秘境的,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你弟妹肚子里还有—个,—出事就是俩——前面什么东西?家里的,是你吗……”
  
  沈中平说话的时候,我也看到了前面十几米,狐狸祭台旁边,一个人影头朝下倒在了地上。当下我和沈中平急忙跑了过去,见到不是雷家姐弟俩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将这个人翻了过来,看到这是个有些偏瘦的男人。身上穿着和我一摸一样的僧袍,身材和我也差不多,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崭新的驳壳枪,怎么看都和我有七八分相似,唯一区别的是这人长着一张狐狸脸……看到了这个男人之后,沈中平顿了一下,随后马上和我拉开了距离,从腰后抽出来她老婆陪嫁的短棒,有些警惕的看着我说道:“哥,忘了问你,你是哪一年离开的咱们堡子,去北平念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