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七章 佛音

第十七章 佛音

  敲门声响起来的同时,心里开始后悔把吕万年给我的家伙事都扔掉了。自打进了帅府配了手枪之后,我嫌那些绳子、铜锣带着麻烦,都扔奉天家里了。早知道还有这一出的话,说什么也要把那些零碎带在身上。
  
  不过我好歹也是做过几年道士的,当初吕万年正经教过不少对付鬼魂的法门。眼下紧急我手里只有那柄狐狸给的匕首(没有使用过也不知道威力如何),现在这场合也就是童子血或许能扛一阵了。看了一眼身边这俩人,论得上童子的也就是我了。沈中平你年纪轻轻的,耍得什么流氓……我一狠心咬破了舌尖。混着唾沬攒了满满一口舌尖血,就等着外面的鬼怪冲进来,先喷它一脸,打了冷不防之后,再给它一囊子……就在我全神贯注,随时准备动手的时候。
  
  外面响起来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沈中平,你在里面吗?是你的话答应一下,不言语我就动手。”
  
  “是我!”听到了自己老婆的声音之后,沈中平的眼睛都亮了。他一把推开了我,随后直接打开了房门。门口站着一个白发的女人,正是我那兄弟媳妇雷隐娘……终于见到了自己的老婆,沈中平竟然眼睛—红,眼泪差一点流淌了下来。看着自己男人这样,雷隐娘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好好地你上来干什么?不是让你看着我们家老二吗?地上躺着的人是谁——沈炼,你怎么七孔流血了……”
  
  看见来人是雷隐娘,我含在嘴里的一口血省下了。怎么说也是自己身上的精华不能浪费了,这口血又咽了回去。只是咽的时候急了点,呛了一下,鲜血顺着嘴巴和鼻孔喷了出来。
  
  咳嗽了几声带着眼睛红了起来,厨房的油灯昏昏暗暗,怎么看都像是我七孔流血的样子。
  
  “别那么没大没小,你得跟着我叫哥。”沈中平走过来,拍打了我几下后背之后,继续说道:“哥,不是我说你,看见弟媳妇你激动个啥。咋还整出血了?”
  
  “—边去……”我一把推开了沈中平,随后对着他继续说道:“去,找个只有你们俩知道的私房话,去问问你媳妇。弟妹,站在原地别乱动,枪子儿不长眼睛。你男人问的话,想好了再回答……”说话的时候,我手里的驳壳枪已经对准了这个女人。
  
  沈中平明白我的意思,他从罗四维那里听说了老蔫巴假扮外国人的事情。自己这老婆几天不见了,总是要证明一下的,谁知道是不是其他人假扮的。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看着雷隐娘说道:“那什么……咱俩第一次亲嘴,我和你说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雷隐娘臊的脸蛋像一块红布似的。抬手对着自己男人就是一个嘴巴,说道:“你傻啊……这个有当外人面说的吗?
  
  我怎么瞎眼跟了你。沈中平你大腿根有块胎记,桃子模样的一块胎记……”
  
  挨了自己老婆一耳光,沈中平也不生气,回头冲着我嘿嘿一笑,说道:“是!这个连哥你都不知道,我大腿根真有个桃子一样的胎记。
  
  咱妈找人看过,说你弟弟我上辈子是南极仙翁座下的仙童。因为和王母娘娘的宫女乱搞,才被打下凡间……”
  
  沈中平还是不着调……我被他弄的一口气没喘匀,再次咳嗽了起来。那边雷隐娘气的在后面踹了她男人一脚,说道:“还胡说,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怎么就便宜你了。沈中平你还不给我闭嘴!”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我有些无奈的看了沈中平一眼。随后对着雷隐娘说道:“弟妹,咱们俩第一次在回奉天火车上见面的时候,你向我打听吴道义的话,能在说一遍吗?”
  
  “大伯哥,你还真是小心……”雷隐娘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火车上,是在二郎庙,当时你和吴道义在庙里,说的什么想不起来了。不过大概的经过还是可以说出来的……”
  
  “不用了……”我冲着女人摆了摆手,她要是接着继续说到自己和吴老二半夜三更一起钻了小树林的话,我那弟弟还不得气哭了?到这儿已经证明女人是雷隐娘无疑。
  
  确定了是雷隐娘之后,我这口气才算松了下来。沈中平看到了我的反应之后,也不再怀疑,对着女人说道:“家里的,这都好几天了,你上哪去了?刚才外面都是鬼影子,还有和尚敲钟、念经的声音。吓死了个人,你怎么就出来了?”
  
  “你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情?”女人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以为你做了喇嘛,它们会告诉你这里的门道。整个寺庙下面都埋了法阵,寺庙的四角地下埋了有道行的法师佛骨,一旦有邪祟进庙,会引发法阵发出法师生前诵经、礼佛的声音来……”
  
  我听明白了兄弟媳妇的话,我在帅府见过留声机,差不多和那玩意儿是一个意思。
  
  听了自己老婆的话,沈中平摇了摇头,说道:“不对啊,家里的,我刚才还见到有死和尚念经。看地真真的,三个和尚脸色死灰死灰的,嘴巴不动从身上发出来念经的声音来……”
  
  “沈中平你能看见佛影?”雷隐娘有些诧异的看了自己男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是你哥告诉你的吧?与佛有缘的继世比丘才能看到佛影,你这幅熊样子,哪里长得像有大功德的比丘僧?”
  
  “别管什么佛影、佛骨了……”听他们夫妇俩都没有说到正题,我打断了雷隐娘的话。随后继续说道:“你弟弟进了秘境,能不能出来还不一定,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他吧。”
  
  “雷鹏进了秘境?”看到了沈中平点头,雷隐娘又是一个嘴巴。随后对着自己男人说道:“那你为什么不跟着他进去?雷鹏是你的舅弟,你这样对得起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