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五章 刑罚

第十五章 刑罚

  “地图是赵老蔫巴给的,对吧?这个不用瞒了,这都是过时的消息了。”看了一眼表情古怪的马志忠之后,我继续说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前任住庙喇嘛黄幽涧这条线也是他给你搭上的,然后……”
  
  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头。我不再和马志忠纠缠,开始将这一两天发生的事情在心里重新捋了一下——老蔫巴假扮成威廉,就为了进到这寺庙来。可现在这庙就好像没有大门一样,连那个日本人石原莞尔都进来了。那老蔫巴还瞎扯什么蛋……“走眼了……”我冷冷的看了马志忠一眼,随后在眼前的厨房用具当中扒拉出来一堆菜刀和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别看只是个寺庙的厨房,里面南北厨具和调味料都应有尽有。
  
  将它们都扔在了姓马的面前,随后蹲在地上对着他说道:“我不是专业的刑讯人员,不会你们那些严刑拷打又不死人的手段。一会一旦失手送你下去了,你多多包涵。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事情挺着急的……要是你真扛不住了就说。”
  
  一边的沈中平没明白我的意思,他开口对我说道:“你这是要拷打马志忠?哥,你想问什么直接问啊,兴许对老马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你动什么家伙?
  
  老马,好汉不吃眼前亏,有什么赶紧说……”
  
  马志忠看了一眼面前的一堆菜刀、剪子和油盐酱醋,随后对着我说道:“别费那个事了,雷鹏打断了我的四肢,我连一个字都没说。和他比起来你还是个雏儿,教你个大法子,看见旁边地上的铁刷子了没有?上面沾上盐面刷我的后背,一下子连皮带肉能下来二两,沾上了盐面能疼的我抽过去。你用那个,看看我能不能说出来一个字……”
  
  “我不用那个,你说的那个只能算皮外伤。
  
  床上躺个把月的就能养回来……”说话的时候,我在那一堆物件里面挑了把剪子。随后又捡出来盐罐子和盛着醋的瓶子,一一摆在了马志忠的面前。继续说道:“要干就干点你受不了的……”
  
  我将剪子掰开,用剪子尖在姓马的面前比划了一下,说道:“第一下我会用剪子刺瞎你的眼珠子,以前听我们堡子的沈瞎子说过,眼瞎那一下并不是太疼。受不了的是害怕。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了,你会害怕到了极点,怕的就是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沈瞎子是被后妈打瞎的,眼睛瞎了之后他吓的晕了过来……”
  
  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盯着马志忠的表情。虽然他还是一脸的冷笑,不过看的出来此时笑的有些僵硬。
  
  看到了我想看到的反应之后,我将盐罐子和醋瓶子拿了起来,对着马志忠继续说道:“为了不让你晕过去,等到刺瞎了你的眼睛之后,我会在伤口上撒上盐面。剧烈的疼痛会让你清醒过来,然后我会在你瞎了的眼珠子上面泼上醋……”
  
  此时的马志忠脸色已经白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泼醋干什么?”
  
  我打开了醋瓶子,闻了一下之后,对着马志忠说道:“为了不让你的伤口愈合,我在学校里面学过醋是弱酸。这样会持续性腐蚀掉你眼睛的伤口,让它不会轻易的长好。然后每过一段时间,我会继续在伤口上面撒盐。那个时候,你的眼睛看不见,心里极大的恐惧只想着赶紧死了去投胎,然后会求我去听,我想要听的事情。”
  
  “我把你孩子扔井里了吗?”马志忠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姓马的继续说道:“眼睛瞎了也能活,修炼的道士为了除心魔自毁双眼的也不在少数。兴许托了你的福,我还能练成心眼也说不一走……”
  
  我点了点头,说道:“不客气,你说的我也想到了,所以说刺瞎了眼睛之后,还要拔光了你的牙齿,然后一根一根斩断你的手指。上大学的时候,听说人身上最疼的是神经,我会豁开你的皮,找到神经之后也用盐面腌上。要是你还是不肯说的话,那就会斩断你的大骨头,然后趁着你清醒的时候,用竹签去搅弄腔骨里面的骨髓,这个得用辣椒面曜上盐面腌上……”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沈中平突然向后退了两步,随后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着我……怎么怕成这个样子了,我冲着这个弟弟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什么毛病?又不是说你……”
  
  沈中平咧着嘴,冲我做了一个‘笑’的姿势,随后说道:“我的亲哥,你和隐娘那点事就当我不知道。孩子不管是不是我的,我先替你养活着……”
  
  这都什么事?气得我踹了沈中平一脚,说道:“放你娘的屁!这屎盆子你别扣我头上,去问吴老二去!再胡说八道的话,下一个就是你……”
  
  冲着沈中平发完火之后,我举着剪子对呼吸有些急促的马志忠说道:“不说了,直接动手吧。还是那句话,扛不住了就说。我毕竟不是专门干这个的,万一有个一送走了你,别在阎王爷架前告我——第一只眼睛,别闭眼啊……扎不好的话还得来第二下,你还得再遭罪。沈中平你过来按着他的脑瓜子……”
  
  眼看着剪子尖就要扎进马志忠眼珠子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大声喊道:“我说!你不是就想知道我是怎么绕过赵年,和这寺庙里面搭上线的吗?我说……你先把剪子拿开,是那个日本人!赶紧拿开……”
  
  看着他惊恐万状的样子,我这才收起了剪子。看着满身大汗的马志忠继续说道:“第一次是我拿着赵年的信来找的黄幽涧,不过那个喇嘛对赵年不感兴趣,他对我不冷不热的。后来是那个小日本石原莞尔打听到了这件事,他找到了我,让我带着来见黄幽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