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一章 口角

第十一章 口角

  现在的马志忠没有一点还手的力气,当下被沈中平打的满身满脸都是鲜血。这还是他动手早了,晚一步的话小舅子雷鹏就冲上去了。
  
  看着举着棒子揍人的沈中平,哪还有一点当初熊孩子的影子?我这弟弟真是长大了……劈头盖脸的打了几十下之后,沈中平累的靠在石像上喘了几口粗气。随后将满是鲜血的短棒递了过来,对着我和雷鹏说道:“我喘口气……你们谁替我打两下?继续啊……不能停下,得让这王八犊子长长记性……”
  
  “给他留口气吧,我还有话要问。”看了一眼已经昏迷了的马志忠,我继续对着沈中平和雷鹏说道:“不管我问不问的出来,最后都交给你们哥俩处置。”
  
  “便宜这王八犊子了,我这一肚子火没地方撒,真以为我们姓沈的好欺负啊……”说话的时候,沈中平拔下来马志忠的衣服,擦干了他手里的短棒,随后将它别在了腰后。
  
  此时,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借着初升的阳光看过去短棒黑亮黑亮的。沈中平这家什没见过,看着可不是一般的铁匠铺能打造出来的。
  
  看到了我注意到了他的家什,沈中平嘿嘿一笑,再次将短棒掏了出来,说道:“这是你弟妹的陪嫁,说是什么海底铁打造出来的。可惜天底下就这么一个,要有第二个就孝敬你了。”
  
  “废什么话?直接唠干的。先找到我姐姐再说别的……”雷鹏的样子还是有些虚弱,他扶着石像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还是有些傲慢的继续说道:“现在你是这里的住庙喇嘛,总有办法找到我姐姐……”
  
  “我是住庙喇嘛,不是住庙神仙。”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我继续说道:“雷鹏你不要每次看我都像是看仇人一样,从你姐夫那边论,咱们都是一家人。看在你姐夫的份上,我也不能不帮你们。再等一阵子的,等到这寺庙真正的主人露头,只要你姐姐还在这山上,就能找到她。”
  
  雷鹏知道这寺庙真正的主人是谁,那可是连吕万年和吴老二都惹不起的猫。如果不是因为上来寻找雷隐娘,他连进到这里的资格都没有。雷家老二虽然狂妄,不过心里也明白还要靠我的关系,才有找到雷隐娘的机会。当下他闭上了嘴巴,靠在石像旁边,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雷鹏不惹我,我也不会招惹他。当下我对着沈中平说道:“不是让你在山下待着的吗?让你小舅子上来一趟就行了,你凑的什么热闹?
  
  吴老二没说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这不是心里没底吗?”沈中平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师父吕万年和吴老二他们都下去了,就是不见你和我媳妇。这大伯哥和兄弟媳妇一块失踪了,你是我……”
  
  “闭嘴!”我和雷鹏异口同声的骂了一句,沈中平这才悻悻的闭上了嘴巴。我和雷鹏对视了一眼,都没有继续说话。场面显得有些尴尬……我冲着沈中平的脖颈子打了一巴掌,说道:“你也是有老婆的人了,再过几个月就要当爹,说话也过过脑子,别什么话都直接往外蹦。
  
  刚才还以为你懂点人事了,现在看你懂个屁。”
  
  “这不是没有外人吗?”沈中平一边说话—边蹲在了地上,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心里乱了营,好好地一个老婆突然没了踪影。
  
  要不是舅子醒了过来,带着我上来找他姐姐,我也只能在山下面着急,打死都不敢上来……”
  
  “沈中平你个窝囊废,我姐姐瞎了眼才看上了你。”看着自己姐夫窝窝囊囊的样子,雷鹏心头火起。一脚将沈中平揣倒,随后继续说道:“要不是看在我姐姐有了你孩子的份上,现在我就一脚踹死你……”
  
  “姓雷的你怎么说话呢?他是你姐夫!”不管怎么说沈中平都和我一个爸爸,看着他被自己的小舅子打骂,我的火气也跟着窜了上来。
  
  指着雷鹏的鼻子继续说道:“你姐姐怎么看上的沈中平,你自己没数吗?沈中平不止是你姐夫,还是我弟弟!再动他一指头试试?”
  
  雷鹏立即冲着我来了。他推了我一把之后,说道:“姓沈的你吓唬谁呢?真以为我怕你?
  
  你师父厉害、吴道义厉害,你算个屁……”
  
  看着我和雷鹏都动了火气,沈中平害怕了,他急忙挤在了我们俩当中。一边拦着我和姓雷的动手,一边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都看我了……都是实在亲戚,怎么说着说着就红脸了?舅子,你怎么好和我哥瞎闹?哥你也是,不知道这是我小舅子啊……”
  
  此时雷鹏已经上了劲,一巴掌将自己姐夫撂倒。随后冲着我说道:“当初在火车上就看你不顺眼了,几次想动你都被吴道义拦了。现在姓吴的走了,看看谁能来救你。”说话的时候连推了几把,把我逼到了墙角。
  
  雷鹏说的没错,吴老二不在身边我就是白给。不过宁可被打死也不能被吓死,就在我准备掏枪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孙子,你想把我爸爸怎么样?欺负人欺负到家里了,真以为我这个当儿子的死了?在火车上就看你不顺眼,今儿不把你的黄子挤出来,我何兔子三个字倒过来写……”
  
  声音响起来的同时,雷鹏的身子突然向后飞了出去。撞倒了一座石像反弹到了地上,原本他重伤初愈,现在又被重击了一下。姓雷的—口血喷了出来之后,便晕倒在了地上。沈中平见状,急忙跑过去查看他舅子的伤势。
  
  与此同时,我那个狐狸儿子从身后走了出来。它对我还是客气,说道:“爸爸,你对我的那个劲呢?拿铁锨拍他啊。咱们是爷俩,你不能总把劲使在我身上”
  
  说话的时候,狐狸抽动了一下鼻子,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马志忠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是这个人……今天怎么了?庙里改菜市场了?
  
  谁都敢进来转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