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章 下落

第十章 下落

  和我一样想法的还有马志忠,他在火车上见过沈中平。对我这个弟弟完全不放在眼里,从寺庙当中走出来之后,就等着收割沈中平的性命了。
  
  在他打开山门的一瞬间,果然看到了冻地直打哆嗦的沈中平。不过在我这个弟弟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头发和皮肤都惨白惨白的男人,竟然是昏迷了一路的雷鹏。沈中平冲着有些错愕的马志忠说道:“你也不想想,我自己一个人怎么能上的来……我们家老大是你打躺下的吧?小舅子,在火车上就是这犊子和老蔫巴演的双簧,差一点弄死你……”
  
  马志忠知道自己不是雷鹏的对手,当下也顾不上石原莞尔了,他一转身向着寺庙里面冲了过来。想要再次制住我,然后用我当做筹码和这俩人谈判,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
  
  就在马志忠转身的一瞬间,雷鹏的手指头动了一下。随后姓马的惨叫了—声,两条腿的根部各自中了一枚钢针。马志忠的双腿失去了知觉,直接倒在了地上。
  
  见到马志忠无法逃走之后,雷鹏的手指头再次动了一下。这次是两枚钢针刺穿了姓马的双手,将他钉在了地上。马志忠也算是有点本事的术士了,不过在雷鹏的面前连还手、逃走的余地都没有。
  
  挨了四枚钢针之后,雷鹏和我一样一动也动不了。雷鹏也不去管他,看到了我倒地的位置之后,护着沈中平走了过来。走到了近前对着我开口说道:“我姐姐呢?吴道义让我们找你……”
  
  “舅子,你这话说得早了,没看见我们家老大说不了话吗?”我这弟弟已经今非昔比,发觉我一动不动之后,继续对着雷鹏说道:“这怎么整的?你看看他还有救没有?别耽误时间,咱们还得去找你姐姐……”
  
  没错,这个真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雷鹏蹲在地上查看了几眼之后,说道:“气脉被堵住了……死不了,这点手段都应付不来,吕万年的弟子也不过如此嘛。”说话归说话,他还是伸手在我的心口轻轻弹了一下。
  
  这一弹之后,之前又麻又疼的感觉瞬间消失。我的身体恢复了正常,急忙对着他们俩说道:“抓那个日本人——别让他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看到石原莞尔倒地的位置只留下了—滩血迹。就说了几句话的功夫,他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石原莞尔身上还有秘密,我将驳壳枪捡了起来,就要去追这个日本人。可还没等我出佛堂,衣服已经被雷鹏抓住。我这个亲家弟弟说道:“我姐姐呢?她在哪里?”
  
  “你们俩被吴老二耍了!”我着急去追石原,当下三言两语将雷隐娘是怎么和我们几个人翻脸,自己单独走开的事情说了一遍。看着沈中平和雷鹏眉头紧锁的样子,我继续说道:“把心放回肚子里,明天天一亮,我就想办法去找雷隐娘的下落。不过在这儿之前先得去找那个日本人,他身上有我要找的东西,不能放日本人离开这里。”
  
  听了我的话,沈中平和他的小舅子对视了一眼。随后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开口说道:“听咱哥的,他现在是这里的大喇嘛。整个山头都是我们老沈家的,丢不了我媳妇、你姐姐……”
  
  雷鹏心里虽然着急,不过现在也只能听我的。当下我们三个来到了刚刚石原莞尔中枪倒地的位置,这里地面上还有一滩血迹。看出血量不少,一般人早就动不了,这个石原莞尔竟然还有逃走的力气。
  
  刚刚我的注意力都在沈中平身上,没有想到就这么两分钟的功夫石原莞尔竟然不见了踪影。这个日本人不知道怎么止的血,除了他倒地的位置还有血迹之外,其他的位置再见不到一滴鲜血。
  
  更加怪异的是,不止没有留下血迹,石原莞尔就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来。这院子里到处都是白雪,可是却只能看见石原之前的脚印。
  
  他怎么逃走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来?
  
  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石原莞尔的踪迹,我不能离开寺庙,便让雷鹏走出去查看一番。沈中平这小舅子出去转了一圈之后,回来对着我说道:“没有人离开的脚印,沈炼,这个石原莞尔是鬼吗?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他了,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石原不是鬼,他身边的人才是。不止一个马志忠,还有另外一个人把他救走了……”能神不知鬼不觉带走石原的也不是普通人,幸好他只是想要救走这个日本人,不是要我们三个人的性命……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将寺庙大门再次关好。扣上了门栓之后。继续对着他们俩说道:“你们俩也不用担心,雷隐娘是冲着秘境来的。她有墓道的地图,可能就是迷路了。不找她的时候,雷隐娘就会自己现身。先去问问马志忠,他都知道石原莞尔什么事情……”
  
  刚刚救走石原莞尔的人并不在意马志忠的死活,姓马的和石原倒地的位置不远。可是那个人却连一点要救走马志忠的意思都没有……走到了马志忠身边,雷鹏伸手拔掉了马志忠手上的钢针。随后盯着姓马的眼睛说道:“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看见我姐姐了没有?”
  
  姓马的喘了口粗气,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止是雷隐娘,我有几天没见过女人了……”说道这里的时候,马志忠换了口气,似有似无的看了我一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就要想想你老婆是不是真的失踪了。还是说被什么和尚、喇嘛的藏起来了?
  
  发现的早,你老婆还安然无恙,发现晚了的话,人死不死我不知道,弄不好还要多几个孩子。反正你们哥俩都姓沈,这叫肉烂在锅里……”
  
  听了马志忠这个时候还想要栽赃我,当下我心头火起,就要对着他大打出手的时候,沈中平先一步将马志忠揣倒,随后从腰后冲抽出来一根短棒,对着姓马的劈头盖脸一顿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