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九章 门里门外

第九章 门里门外

  沈中平是真的……这小子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就在我疑惑的时候,躲在石像身后的男人再次开了口:“喇嘛,你兄弟就在外面,还是先开门把他放进来吧。刚刚下完大雪,你兄弟会被冻死的……”
  
  沈中平在庙门外打着哆嗦说道:“这哥们儿说的对啊……哥……你先开开门……让我进去暖和缓和再说。”
  
  “曾先生你说的有道理啊,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弟弟,”我对着有些冻僵的手哈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就麻烦曾先生了,你就在大门口。麻烦你过去把门栓打开,放我这个弟弟进来……”
  
  我这句话说完之后,石像身后那个人沉默了起来。他明白只要自己敢冒头,我是一定不会对他客气的。这人提出来的题目,现在倒是难为他自己了。
  
  看着石像身后那人默不作声,我笑了一下,再次说道:“怎么曾先生不肯帮我这个忙吗?
  
  还是说我压根就拜托错了人,什么曾铁林的是你先编出来的名字吧?庙里你都转遍了,早就知道黄幽涧已经圆寂……我说的没错吧,石先生?”
  
  看着的那人还是不言语,我知道自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当下继续说道:“你之前就来过这里,你们已经商量好了,只要黄幽涧的老婆夺舍了我的身体,你便会安排他们两口子去蓬莱——蓬莱……”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突然一动,被这两个字牵引着又想明白了许多。顿了一下之后,我将想明白的事情说了出来:“石先生——石原莞尔先生吧?刚才你刻意变了嗓音,我还真没听出来是你。原来你的中国话都说的这么好了……信里的蓬莱是日本吧?之前还想过夺舍了我的身体,黄幽涧两口子真不怕吕万年和吴道义报复吗?敢情你才是他们两口子的后台……”
  
  守在庙门外的沈中平听到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他也改了口: “哥……你庙里的事情也挺多。你先忙,我不着急进去。不用管我,这边有树枝子能生火……”
  
  这时候,躲在石像身后那个人将自己的手枪扔了出来。随后高举着双手走了出来,借着不远处灯台的光亮,终于将这人认了出来。正是和我们坐火车从山西回来的日本人石原莞尔……现身之后,石原冲着我这边举了个躬。说道:“还是被认出来了……听说沈先生你做了奉天警视厅的厅长,我还没来得及祝贺,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当初看到信函的时候,我心里隐约感觉到信上提到的石先生可能认识。不过我认识的人当中却想不起来谁姓石,直到刚刚提到蓬莱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曾经听过当年方士徐福去了日本的传说。信中蓬莱指的就是日本,那姓氏当中带着石字的就只有这个石原莞尔了……这样一来,当初在火车上相遇也不是凑巧,是石原莞尔安排好的,看起来目地只是为了见到我。这么说的话,那个时候黄幽涧应该已经有了要他女人夺舍我身体的打算。
  
  见到石原莞尔丢掉了手枪,我也从佛像身后走了出来。我不敢放下手枪,枪口对着石原说道:“好说了,不过石原先生你在奉天关东军也是个大人物了,怎么就自己一个人来了?那么小心连个随从、保镖都不带着吗?”
  
  “不瞒沈厅长,我是带了几个中国朋友的。
  
  不过他们都死在了庙门前……”石原莞尔冲着我欠了欠身,随后继续说道:“那几个人都是来帮助我带黄幽涧夫妇下山的,可是他们当中有人是冯玉祥将军派来的特务。时间紧迫来不及一一甄别, 只能将他们一起处死了……”
  
  眼前这个石原莞尔客气的有点过分了,我在奉天见过日本驻军。那些日本人相互见面一个比一个客气,可是对中国人却狂妄无比。在帅府当秘书的时候,听参谋们说过这个石原莞尔,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高材生,曾经以第一名的成绩拿过日本天皇御赐的怀表。上学的时候狂的没边了,把能得罪的老师都得罪了。这么狂妄的人现在和我瞎客气什么?不行,这人有诡不能留着……就在我要扣动扳机的前一刻,石原莞尔突然说道:“沈厅长你是不是想要干掉我?晚了……”
  
  他说话的同时,我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人伸手向着我手里的驳壳枪抓了过来,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我一跳。躲避这人的同时,条件反射的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枪响,对面的石原莞尔应声倒在了地上。
  
  这一枪就是蒙的,这么远的距离,凭着我的枪法十有八九是打不中的。没有想到石原莞尔的报应就在我身上……这时候面前出现的人影也看清了,正是反了张作霖的马志忠。见到我一枪打到了石原莞尔,姓马的勃然大怒。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枪,一股电流一样的力量从他手上传了过来。直接将我打飞了出去……我的身体摔在了佛像上,倒地之后全身又麻又疼。意识虽然非常清晰,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我用尽了气力,却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见到我被制住之后,弄马志忠也没心思理会我这里了。他身子一闪到了石原莞尔的身边,将他搀扶了起来,说道:“石原先生,子弹打在哪了?”
  
  我倒地的位置在佛台上,正好可以看到远处那两个人。就见石原莞尔脸色苍白,他没有指明自己手上的位置,指着庙门外说道:“我没事,去把门外的沈中平抓进来。和他哥哥一起处死。今晚的事情不能走漏一点……”
  
  “那石原先生忍一下,我办完事就带你下山……”将石原莞尔放下之后,马志忠直接窜到了山门口。他一只手掰开了门栓,另外一只手直接推开了大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心里明白沈中平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