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八章 对峙

第八章 对峙

  子弹吓了人影一跳,他急忙缩了身子躲到了一边的石像后面,就在我举着驳壳枪瞄准,准备再给他一枪的时候,这人竟然一抬手,对着我先开了一枪。
  
  “啪!”的一声枪响,子弹贴着我的头皮飞了出去,他的枪打得比我准……吓得我一缩脖子,一边对着这人藏身的石像开枪,一边匆匆忙忙的躲到了佛像身后。当中对方也开抢对着我这边打过来,无奈佛像又高又大,完全挡住了我。任凭他的枪法再好,也没有能打中我的角度。
  
  这样僵持了片刻之后,这人对着我开口说道:“是新来的喇嘛吧?我是你们住庙喇嘛黄幽涧的朋友,过来看看老朋友。没有冲撞喇嘛你的意思,要不你把黄喇嘛叫出来,他能证明我的清白。”
  
  “你真是我们住庙喇嘛的朋友?你说个名字出来,我这就去请他出来。”这小子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偷东西,一定是多少知道一点底细的。他是在忽悠我,要么打算支开我,他好有机会开门逃出去。要么就是等着我现身的时候,—枪结果我的。
  
  但下,我也存着这个心思,将驳壳枪的挡位调到连发的状态。只要这小子敢露头,我就一梭子子弹打出去,十九发子弹怎么也能一发两发的扫到他吧?
  
  对面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开口喊道:“那你回去和黄喇嘛说一声,我叫做曾铁林。你去找他说个名字,他自然就明白了,一定会出来给我作证的。”
  
  说到名字的时候,这人停顿了一下。这明显就是在撒谎,我也没有拆穿他。回答道:“曾铁林先生是吧,那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去请黄幽涧喇嘛过来。你可不要乱动……”
  
  说话的时候,我开始在原地踏步,随着脚步声音越来越小,听上去似乎真有人已经走远了似的。我一边走,一边举着驳壳枪对准了对面的石像后面,只要那个人敢露头,我就给他一梭子。
  
  不过这个人也是个心机重的,他一点要露头的意思都没有。估计这时候也在举枪瞄着我这边,只要我沉不住气先露头的话,这个人也会不客气的冲我开抢。就这样,我们两边都不做声,开始僵持了下来。
  
  对面那个人开枪之后,我反而没有那么慌张了。原本还以为这是个和吕万年、吴老二那样差不多的术士,就算只有吕万年一半的本事我也受不了。现在这个人开枪,起码证明他就是一个和我差不多的人。对这样的人还用不上召唤猫的铃铛,现在看起来主动权还在我的手里。只要这人敢出庙,我就敢开枪打死他。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沉默着僵持了十多分钟。对面那个人虽然看穿了我假走的把戏,可是也不敢轻易开口。比起来我全身都被佛像挡住的优势,这个人面前石像太窄,根本挡不住他的全部身体,可惜我没有赵连丙那样的枪法,要不早就扫边将这人打倒了。
  
  又僵持了半个多小时,眼看着天色就要亮了。到时候狐狸从秘境当中出来,发现我不在禅房,便一定会追查到这里。狐狸儿子的本事对这个人,根本不用费什么周章。估计此时那个人一定火急火燎的,想不到吧,那封信你拿到手了,可还是送不出去。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的时候,突然从寺庙山门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来。敲了几下没有反应之后,门外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来:“老大,哥你在里面吗?我是中平啊,吴老二回来说你留下来当和尚了?你快点开门吧,你弟妹一直没回去。你帮着找找啊,我都快急死了……”
  
  是沈中平的声音……不过这时间对不上啊,下午的时候吕万年和吴老二他们才从这里离开。这才几个小时的功夫,那条墓道我们可是走了大半天才到的这里,这时候弄不好吕万年他们还在回去的路上。沈中平是怎么知道?又是怎么这么快到了这里来的?
  
  喊叫了一阵子,都没有听到寺庙里面的回应。外面沈中平的声音开始哆嗦了起来:“老大……你快点开开门啊,我都快冻死了……开开门啊,要死人了……”
  
  我不敢肯定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不是沈中平,他出现的时间太巧合了。十有八九也是这个人设计好引诱我现身的手段,可惜你想瞎了心,此时已经认定了外面的沈中平不真。我又怎么会轻易的上当……当下,我继续装聋作哑,不去理会门口的‘沈中平’。继续专心致志的盯着那藏身在石像后面的这个人。只要他敢露头,我就开枪打。
  
  这个人被制住之后,八成门外的沈中平也就跟着消失了。
  
  就在门外那个‘沈中平’声音越来越弱的时候,躲在石像后面的人突然开了口:“看来是我想错了,你是沈炼……你已经接替了黄幽涧的住庙喇嘛是吧?那么说的话,黄幽涧已经不在世上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人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没有想到你会留下里做住庙喇嘛的,之前黄幽涧曾经和我说起过这里的事情。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做住庙喇嘛,他会收个弟子暂代这个位置。我把你当成黄幽涧的弟子了。”
  
  见到这个人开口,我也不在藏着了。当下回话说道:“知道我是沈炼,那就是熟人了?你就是黄幽涧信里面提到的石先生吧?不过我的朋友里面真没几个姓石的,要不你给提个醒?”
  
  “老大,你在里面啊,那你怎么不说话!”
  
  听到了我的声音之后,沈中平继续说道:“你和谁在说话呢?先把庙门打开啊,我这就快冻死了……老大、哥一一沈炼你倒是开开门……”
  
  “你是沈中平?”这时候还能听到这个假冒的声音。我在和男人对峙的档口,对着门外那个人说道:“那就说说看,你五岁过生日的时候,我送你什么了?”
  
  “你还送过我礼物?”沈中平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想起来了,有个屁礼物,你拿砖头把我家锅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