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章 人影

第七章 人影

  以为寺庙里面没有外人,出门的时候我并没有上锁。现在看着禅房大门露出一道缝隙,我的心里有些发虚,临走的时候门没有关好?
  
  不能,出门之后明明还确认过的。
  
  现在那两只狐狸和猫都回了秘境,偌大的寺庙当中只剩下我一个人。没有了吴老二、罗四维他们壮胆,我心里一阵发虚。一般人是找不到这座寺庙的,真来了个有本事的人,我可真招呼不了。
  
  好在狐狸给我的那柄驳壳枪就在身上。当下我将手枪掏了出来。打开了保险之后,有些紧张的冲着房门里面说道:“无量——那个阿弥陀佛,是那位施主到了我这小庙了?是黄幽涧师兄的朋友吗?真是不巧,他今天出庙云游去了……”
  
  我说了几句话,却始终不见禅房里面有回应。此时,里面黑咕隆咚的实在看不清里面的状况。当下,我回身从灯台里面拿出来油灯来,一手油灯一手枪向着自己的禅房里面走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之后,里面的情形一眼便看遍了,禅房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随后我举着手枪又在可能藏人的位置转了一圈,里面一点有人进来过的痕迹都没有。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之后,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看样子是我有些神经过敏了……当下我重新回到了门口,来回晃动几下大门。发现衔接门框的合叶有些松动,可能这个就是大门自己打开的原因吧。这自己吓唬自己的,身上都吓出冷汗了。
  
  总算明白过来不过就是房门松动,我自嘲的笑了一声。随后在禅房里收拾了一下,脱下了从黄幽涧那里继承来的僧袍,就准备休息。
  
  我躺在床上酝酿睡意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刚才陪着猫和狐狸它们吃喝的时候,佛堂那里可是点上了火烛的。猫开始耍酒疯之后,我那个狐狸儿子好像将一盏油灯放在了佛像脚底下,佛堂里面都是木头的,一旦着起火来可是不好收拾。
  
  这一下我睡意全无,从床上爬起来之后,披上了我原本的厚棉袄。只带着驳壳枪和油灯再次走出了禅房,此时,天上又下起了雪。我一溜小跑冒着雪跑到了佛堂里,果然见到了那盏油灯被狐狸移到了木雕的佛像脚下。
  
  这么长的时间,油灯的火苗一直在熏烤着佛像木雕的僧袍。已经将半边佛身熏的乌黑,距离火苗最近的位置已经见到了红色的火星,只要我晚过来片刻,火势便会起来。这里一旦失火,大火便会连成片。我再睡的熟点,可能这就是在人世间的最后一觉了。
  
  当下我急忙撤掉了油灯,随后从佛堂外面的院子里拢了个大雪球,回来按在了冒着火星的佛像上面,算是消除了一场即将来临的火灾。
  
  这么一番折腾之后,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托底,当下又在寺庙里面转了几圈,确定了再没有什么隐患之后,这才拖着又困又累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禅房当中。
  
  这次房门并没有自己打开,推门进去之后,我将油灯放在了床头的桌子上,脱下来自己的棉袄准备进被窝睡觉的时候,眼睛看着床上有些凌乱的蒲团和之前脱下来的僧袍,心里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好像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什么地方出错了?是佛堂里面还有没有熄灭的火烛?还是外面院子里灯台有什么问题?
  
  寺庙的大门已经关严实了,我反复查了几遍,不应该是那里出现的问题。可是我这心神不宁的,一定是那里出问题了……当下,我也没心思吹灭油灯睡觉了。心里开始犹豫是不是应该再走一圈?把刚才怀疑的位置重新查看一遍,再回来安安心心的睡觉。
  
  不过我心里将刚才在寺庙里转悠的场景回忆了一下,没有什么地方还有隐患啊。除了外面院子灯台的油灯,其他的火源已经都掐灭了。实在不应该还有什么隐患,可是这心里这异常的感觉去还是越来越强烈……就在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准备再次穿上棉袄出去检查一下的时候,心里突然好像闪过了一道亮光一样,这道亮光让我的眼神注意到了之前被换下来的僧袍上面……当下我急忙过去将僧袍拿了起来,伸手在僧袍内袋里摸了一下之后,我也明白了过来,刚才发自内心的不安来自于哪里了。之前被我放在僧袍里面的黄幽涧最后一封信函没有了,我没有神经过敏,之前这禅房里面是进来人了,最少还进来了两次……那封信函就放在僧袍里面,刚刚脱下来的时候我还确认过。我刚才去佛堂的这段时间,那个人第二次进到了这禅房当中,在僧袍当中找到了信函。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私自偷进这间寺庙……好在猫给我的铃铛还在身上,估计那个人也不知道铃铛的用途,真把它当成一般和尚、喇嘛的法器了。不过现在丢了一封信就摇铃铛也说不过去,先找到那个偷进禅房的人之后再说吧。
  
  当下,我急急忙忙再次穿好了衣服,随后从我带来的行囊当中,找出来手电筒。随后从禅房里面跑了出来。喝酒的时候,猫曾经说过这里除了秘境之外,只有外面的大门一个出口。只要大门的门栓没用动过,那个人便还在寺庙里……我直接跑到了佛堂里,此时原本刚才已经被我关掉的佛堂大门已经打开,透过这里向着寺庙山门那边看,一个迷迷糊糊的人影站在大门前,看着架势正在搬动上面几十斤的门栓……这人的身形看着眼生,并不是我熟悉的人。刚才心里还在怀疑这人是吕万年或者吴老二,现在看到不是这两个人,那也不用客气了,直接抬手对着山门前的人影就是一枪。
  
  可惜这距离有些远,这么远的距离加上这把驳壳枪的后坐力太大,子弹距离人影半米多远飞了出去。我心里有些后悔这可是二十发子弹的大匣子,刚才应该直接连发给他一梭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