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章 秘境当中

第五章 秘境当中

  秘境就在之前黄幽涧想要把我们诓进去的红色禅房当中,那只猫何狗耍了一路的酒疯。骂着我从来没听过的人名:“孙连仲!你和你当人贩子的爹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章元桥,你不是人,上辈子你是王八托生的……姜茂,你和你小姨子那点破事,是个人都知道……”
  
  虽然不如狐狸骂街那么牙碜,可是这说起来就没完,好像这一斤酒下肚,这辈子得罪过它的仇人都想起来了。
  
  那间通往秘境的红色禅房就在后院,没有多久两只狐狸便托着猫到了这里。刚刚到了门口,猫的酒劲上来竟然搭在两只狐狸的肩膀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趁着它睡着,老六何兔子再次使用了黄幽涧施展过的密法打开了房门,随后大门打开,露出来里面黑洞洞的一条甬路来。
  
  老九何鸡回头对着我说道:“你就送到这里吧,寺庙不能没人看着。等到老大醒过来之后,它会亲自带你进来的。这里我们哥俩也没走全过,再把你丢在里面,找起来麻烦……”
  
  “麻烦你妈个X !老九你他么什么意思?那是我爸爸……”听着老九阻拦我进到秘境,何兔子马上翻了脸。它不客气的踹了自己兄弟一脚,随后继续骂骂咧咧的说道:“今儿晚上你冲他客气过一句吗?论起来你得管他叫大爷!你大爷的……当着我的面你他么敢拦我爸爸,这几年没怎么挨我打了,你皮子又痒了,想要我给熟熟皮子吗?别他么跟我来这一套,这些年黄幽涧不声不响的进来过多少次了,你那次不是装聋作哑。就你妈这次认真起来了?”
  
  何鸡有些忌惮我这不记名的儿子,听着这—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它低着头不言不语。趁着何兔子这股火刚刚发出来,我又给它浇了点油:“要不算了吧,别因为我坏了你们哥们儿兄弟的感情。我算什么,就一个初来乍到的住庙喇嘛……”
  
  “你算我爸爸!”何兔子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后拍着胸脯说道:“这里没瞒你的事情,走!
  
  今儿不进去还不行了。等着老大醒过来之后,该怎么说我去和它说。爸爸,你不用拖着老大的尾巴了,到前面来,这里的机关、岔路太多,你别他么再走丢了……”
  
  听了何兔子的话,我将猫的尾巴放下,随后走到了这个不记名的儿子身边。为了迁就我,何兔子冲着面前黑洞洞的甬路里吹了口气,随后镶嵌在两边墙壁上的油灯自己点亮了起来。虽然并不是十分明亮,可是起码能看清这里的情况了。
  
  借着两边油灯的光亮,可以看到面前是一条铺着石板的道路。两侧的墙壁上都密密麻麻的爬满了青黑色的,每隔十米左右镶嵌着一个小小的油灯。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灯油,闻上去多少有些腥气。
  
  顺着这条路往里面看,前面二十几米的位置有一座石台。上面摆放着一些上供的酒肉,和其他供佛的三牲不一样,这座供台上摆着鲍参翅肚之类的海味,还有几道素菜。菜叶子还是翠绿,看样子刚刚摆放上去没有多久。
  
  看着我的眼神有些疑惑,何兔子开口解释道:“这些都是供奉之前我们成仙的几个兄弟,它们的命好,进来之后没几年一个接一个的飞升。当初加上老大,我们一共是九个兄弟,现在就他么剩下我们仨了……”
  
  何兔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当中几分羡慕和不甘心。一边的何鸡安慰它说道:“要我说飞升的太早没意思,还不如留在下面陪老大几年。天上都是神仙,后去的肯定吃亏,还不如留在下面。起码也能落个活神仙的名声。”
  
  说话的时候,它们俩抬着猫走到了供桌旁边。看着上面还有绿叶菜,我指着菜叶子对何兔子说道:“你们兄弟当中还有吃素的?还是说另有其他的人受你们的供奉?”
  
  “那是我们老三,它脑瓜子进粪坑信了佛法,后来开始断了荤腥开始吃素。”何兔子看了—眼碗里的蔬菜,随后继续说道:“老大也是受了它的蛊惑,脑袋进了水才建了这座寺庙。不过也不知道信佛是不是真管用了,后来老三是第一个飞升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狐狸想起来自己的境遇,重重的叹了口气,对我说道:“我就他么的纳闷了,论起来修行我比谁也不差。怎么它们一个一个都飞升了,就我和废物老九留下来一直没动静?老天爷瞎眼了,等着我飞升上去的,看看这一摊谁管。不把屎打出来,我他么跟它的姓……”
  
  老九苦笑了一声,说道:“老六,老大说了,你什么时候嘴里不出脏字了,就离飞升不远了。”
  
  “拉基巴倒吧……我他妈什么时候说过脏字?”何兔子看了有些无奈的老九一眼,随后对着我说道:“爸爸你说,可能我说话爱带点口头语,可什么时候说过脏字?老九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骟了你,狐狸鞭泡酒给咱爸爸壮阳……”
  
  “我年轻用不上那个……你说的有道理,就他么是几句口语,兔子你从来不说脏字。”我苦笑了一下,正在继续跟着这俩狐狸往前走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当下对着它们俩说道:“你们一共兄弟九个,其他的都飞升成仙了。那你们老大怎么也没动静?它不喝酒的时候,也不怎么带口头语啊。”
  
  说话的时候,我还特意的看了一眼,满脸通红正在呼呼大睡的猫。
  
  “爸爸你是知不道啊,咱们老大就没他么飞升的命。”何兔子也跟着看了看猫,随后继续说道:“它的身子和魂魄不是一套的,这样夺舍的身子骨经不起几下雷劫。这么多年以来,老大都是为了我们几个,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一个一个送我们飞升成仙。我和老九都商量好了,我们俩不管最后剩下谁,都要再给老大找些兄弟来,省的我们不在了,它自己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