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章 半封信

第三章 半封信

  这笔糊涂账是理不清了,狐狸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唠下去。它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钥匙,对着我说道:“爸爸,这屋子的钥匙你收好。这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能进来几个瞎马虎眼的人,别误打误撞的进来动了你的东西。”
  
  听了狐狸的话,我多少有些诧异,说道:“这山上不是有什么机关吗?想要进来的人,也是你们点头放进来的……”
  
  “话是那么说的,不过谁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哪块云彩他么下雹子?”狐狸摆了摆它的大尾巴,继续说道:“有的人不知道是命好,还是缺德遭了报应。就能误打误撞的找到这里来,每过几年都能有人找来。不过都被黄幽涧打发了,爸爸你初来乍到的,一旦有人进来,客气两句让他们走就得了。这个玩意儿估计你用得上……”
  
  说话的时候,狐狸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一把崭新的驳壳枪,随后还有一大把已经压满子弹的二十发大弹匣。将手枪和弹匣一股脑丢在了我面前,继续说道:“这是门口那几个死鬼身上的,我挑了一把顺眼的。真遇到瞎了眼敢犟嘴的,你一枪毙了他小老婆养的。”
  
  它的话刚刚说完,突然听到院子里面传来—阵敲钟的声音。狐狸再次说道:“这是我们老九找我,估计是要我去厨房帮忙。爸爸你先休息一会,等着酒饭好了,我再过来叫你。咱们这里还有一些规矩,这个得老大亲自和你交代……”
  
  说完之后,狐狸便离开了这间禅房,留下来我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吕万年、吴老二和罗四维他们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刚才有何兔子陪我聊天还好,现在就剩下我自己,一股孤独的感觉袭来,我心里开始有些别别扭扭起来……”
  
  为了缓解这种不适感,我将驳壳枪收好之后,便开始在这间禅房里面转悠起来。看看黄幽涧会不会留下来什么有用的东西来……找了一圈之后,发现的东西让我很是失望。除了几十封写给他女人的信件之外,再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这些信件都是最近写的,看里面的内容,因为女人常年居住在秘境当中,两个人无法相见,他才写了这些信函。等到见面的时候送给女人,以解二人的相思之苦。
  
  这黄幽涧写的都是对自己女人的相思之苦,动不动还要引用古人的诗词。估计他会的诗词不多,苏轼的江城子来来回回的用。这喇嘛八成不知道那是苏轼用来纪念自己亡妻的,用在还没死的女人身上,实在是不伦不类。
  
  看着来来回回的小轩窗正梳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当下绕过了其他的信件找到了他今天写的最后一封信……若贤吾妻:今早马君志忠进庙,带石先生口信。你我大事了结之后,你可到石先生处暂避。若何发觉,你便去往蓬莱……这封信没有写完,推算着应该是写了一半的时候,门口便来了被马志忠派来的炮灰。估计是黄幽涧动缚地咒,需要活人的性命作引。
  
  他只写了这一半的内容,便匆匆忙忙的去杀人了。
  
  看到了这半封信之后,我又翻了翻其他的信函。除了这最后一封信之外,其他的信函上都是对自己老婆的相思之苦。只有这最后的半封信写的是要紧的事情……我有点不明白了,这么机密的事情怎么可以写在纸上?真不怕最后落到猫或者狐狸的手上吗?还是黄幽涧赌定了它们三个下不了这贺兰山?再不就是写了封假信,用来迷惑那兔子、鸡和狗的……就在我琢磨这件事情的时候,远处传来了狐狸儿子的声音:“爸爸,酒饭好了,老大让我来请你入席。你来佛堂啊……”听到了何兔子的声音,我急忙将这半封信藏好,随后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经到了傍晚,外面院子里的的灯台上都亮起了油灯。狐狸并不在门外,看样子它也是用了妖法传过来了声音。当下,借着这油灯的光亮,我再次回到了佛堂当中。
  
  此时,佛像前面已经支上了八仙桌。上面热气腾腾的山珍海味摆了一桌,比起来吴老二大锅炖煮,桌子上的菜肴要精细的多。我也算是吃过见过的了,可是这大半的菜肴都叫不上来名字。刚刚走进佛堂,扑鼻的香气便迎面而来……此时,猫和两只狐狸已经落座。何狗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说道:“坐我身边……你这身行头不错啊,看着还真有点大喇嘛的意思。要不干脆你也学学我,跟着如来佛祖混日子得了……”
  
  “那也不是不行,只要佛祖能点头,赦了我的清规戒律,能吃肉喝酒、娶妻生子那就行。”
  
  我打了个哈哈之后,看了一眼头顶上的佛像,继续对着猫说道:“这一大桌子有鱼有肉的摆在佛祖面前,不大恭敬吧?”
  
  “这有啥不恭敬?你瞅瞅上面佛祖的样子,再看看我……”何狗给自己倒了杯酒,也不和我碰杯。自斟自饮了一杯之后,笑着说道:“我这个佛祖说今晚敞开了吃喝,谁不喝吐——老六,怎么讲的来着?”
  
  “谁没喝吐,就是他么小老婆养的。”何兔子咯咯一笑之后,跑过来给猫续上了一杯酒。
  
  随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端起来酒杯说道:“我提一个,这杯酒为了佛祖收了我爸爸当徒弟——走一个……”
  
  说完之后,狐狸直接一饮而尽。看着猫再次端起来酒杯,我也只能跟着陪了一杯。原本想着等到酒杯放下之后,说几句客气话的。没想到这杯酒刚刚喝下去,对面的两只狐狸已经旁若无人的开始大吃大喝了起来。谁说狐狸最爱吃鸡的?有了鲍参翅肚它们俩几乎不碰桌子上的炖鸡……“别和它们俩一般见识,这就是在秘境憋的久了……”猫笑呵呵的端起来酒杯,和我碰了一下之后一饮而尽。随后继续说道:“里面不能生火吃热食,这一顿之后我们马上就要再回秘境了。下次吃到热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