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章 狗、兔子和鸡

第二章 狗、兔子和鸡

  就这样,原本就不应该来这里的我,被狐狸带到了后面的禅房里。走到了原住庙喇嘛黄幽涧的房间,狐狸打开了里面的衣橱,拿起来几件黄红色的僧袍在我身前比量:“你说老黄是怎么长的,和爸爸你的身形一模一样。你穿这一件新的,这是新做的还没来得及上身……”
  
  在狐狸的帮助下,我一边换着僧袍,一边对着它说道:“打听个事儿,姓黄的和他老婆一直住在这里?还有啊,你知道劫生之人是怎么一回事吗?”
  
  “这禅房就是黄幽涧住,他们家娘们儿住在秘境里,靠着老大给续命呢。”狐狸帮着我穿好了僧袍之后,继续说道:“每逢初一、十五这两天黄幽涧就要进秘境去见他们家娘们儿,这么多年我们都习惯了。爸爸,你后面说什么来着?对了,劫生之人对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狐狸熟练的翻着柜子,在里面找出来佛珠之类的法器给我。随后继续说道:“这个说起来还有点晦气,劫生之人是指有人生在劫数上。这么倒霉的人亿万中无一,死后魂魄直接烟消云散。黄幽涧的老婆就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他和我老大想尽了办法想要化解劫数,可惜始终找不到办法。唉,都是命……”
  
  这只狐狸也开始信命,看上去说不出来的滑稽。不过刚刚见识了黄幽涧夫妇相继离开之后,我也没心思笑话它。跟着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对了,你老大都有名字叫何狗。狐狸你的名字呢?最近一阵恐怕我要和你们搭伙过日子,总不能一直狐狸狐狸的叫吧?”
  
  “对啊,我还真没自我介绍。吴老二也是,这犊子知道他爹我的名字,他么就是不说……”
  
  狐狸骂了一句之后,陪着笑脸对我说道:“爸爸,你儿子我的大号叫做何兔子。这是老大给起的,说让我随它的姓。它叫狗我不能比狗大,就给我起名字叫兔子。还有个老九你也见过,它叫何鸡……”
  
  猫叫狗,狐狸叫做兔子、鸡……我有些无奈的看了何兔子一眼,没想到它误会了我的意思:“爸爸,你们人的规矩是儿子要随老子的姓。
  
  等着我回去和老大说一下,以后就跟你的姓了,沈兔子……”
  
  “别,你就叫何兔子好了。叫了这么多年了,我不能坏了你们哥们儿的感情。”我急忙摆了摆手,怕它太执着一定要跟我的姓,当下急忙岔开了话题:“对了,我还有件事要问你。这里不是外人进不来吗?那怎么存下那么多的南货?又是金华火腿,又是鲍参翅肚的,整个大西北都凑不齐这么多的山珍海味吧? ”
  
  “老大好这一口,我们做兄弟的还不赶紧去置办吗?爸爸,来一根?”狐狸说话的时候,在禅房里面找到了一盒香烟。见到我拒绝之后,它自己点上抽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其实留下来做住庙喇嘛也不错,什么事情都没有。
  
  只要不出去,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你把庙里佛像都改成你的脸,都没问题……库里有凿子,要不一会我就去改成爸爸你的脸……”
  
  “你老实待着,别折腾佛爷了。”看着狐狸越说越兴奋,我急忙一把拉住了它。随后坐到了椅子上,对着何兔子说道:“行了,我就在这屋里休息了。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你得和我说说。这庙里怎么一定要个住庙喇嘛?你们哥几个不能做吗?”
  
  “能自己做就他么好了……”狐狸对我没有一点隐瞒,它盘腿坐在对面的地上,继续说道:“爸爸你是不知道,这庙是镇着后面秘境的。
  
  这秘境说起来就话长了,简单点说就是我们畜仙修炼的地方。当年老大带着我们哥九个来到这里的,它一眼就发现秘境了。就是托了秘境的福,这些年来一共七个兄弟飞升了。就剩下我和何鸡,还有老大三个……跑题了,说这庙是吧?是这么回事,秘境里面的天精地华之气不稳定,一个不小心便会炸裂。老大想了个主意,在入口处修了这座庙镇住里面的天精地华之气。
  
  原本是老大亲自担任住庙喇嘛,不过这庙里的佛像有灵气,不受老大的香火,刚刚摆好的佛像一面一面的倒。后来老大无奈之下,想了个主意,在外面请人来做住庙喇嘛。果然啊,换了人住庙之后,在没有佛像倒塌的事情。黄幽涧是第三任住庙喇嘛,爸爸你是第四任,不知道哪个傻子能接你的班……”
  
  别看何兔子对吴老二一嘴下三路,可是对我却规规矩矩的。当下我忍不住再次问道:“兔子,吴老二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一见面就开卷……”
  
  “这个和爸爸你无关,你千万别做和事佬。
  
  ”提到了吴老二,狐狸满脸的不服不忿。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它继续说道:“说出来也是牙碜,不过爸爸你问到这里了,我也不能不说……当年他自己来过一次庙里,当时我们老大正在给黄幽涧他们家娘们儿续命,让我出来陪着他坐坐。没想到啊,这王八犊子在我的茶里下药……”
  
  说到这里的时候,狐狸脸上露出来一股悲愤的表情来:“当时我喝了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着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变化成了你们女人的模样。还一丝不挂的躺在佛堂里,吴老二那个挨千刀的,死不了狼掏的找不到了。我他么是公的,哪受得了这个?当时急忙变回来本体去找那个犊子,庙里庙外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最后他自己悄默声的回来了……”
  
  狐狸这两句话我听了都不知道怎么接口了,当时我才二十来岁的年纪。也听说过有老爷们好龙阳这一说,可吴老二动不动就和寡妇较劲,怎么看也不像好这一口的啊。而且何兔子是公的不假,可是当时变了个女人。这又该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