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一章 留下来

第一章 留下来

  何狗,这一听就不是正经猫的名字。事到如今只能忍了。当下,看着满头的头发被猫剃了下来,我这心里五味杂陈。半个月之前我还是奉天警察厅的副厅长呢,怎么现在混的当喇嘛了……这猫也是缺德,好像上辈子就是个剃头匠托生的。几下子便将我的头发剃的一干二净,最后还用它的大尾巴在我的光头上蹭了蹭,说道:“这就算行了,按着规矩我得赐你一个法名。你和黄幽涧算是一辈的,他的法名叫不白来,你顺着叫留下来。都算来字辈的……”
  
  我苦着脸摸了摸自己的头皮,对着猫说道:“不白来,不后悔这是喇嘛的法名?等一下吧——我的老恩师。这喇嘛有法名吗?”
  
  “有吧……我说有就有。”猫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脑瓜皮之后,继续说道:“从今儿往后,我这佛恩庙的一亩三分地就交给你了。那边几个看热闹的,你们给香油钱了吗?没给钱的排队先把钱给了,给了钱的赶紧滚蛋。还等着佛祖出来夸你们两句吗?”
  
  听猫要钱,吕万年和吴老二俩老东西都开始往后躲。论起来大方还是罗四维,这哥们儿钱来的容易,大手大脚的惯了。从怀里摸出来两根金条来,笑嘻嘻的交给了猫,说道:“大师父,我哥们儿就麻烦您老人家了。庙里缺什么少什么您言语一声,回去之后我就找人置办去。看您好像得意南货这一口,下次我再过来,捎上几百斤鲍参翅肚什么的……”
  
  “你说的这个也是人话,行了,佛爷我麻烦—点就等着收了。”猫点了点头之后,看着赵连丙也过来,将身上带着的十几块大洋也都掏了出来。老赵手上还戴这个大金锚子,这时候也擔了下来,交在了猫的手里。
  
  “原本我应该留下来陪您的,不过这事总要回去向大帅禀告。要不然的话,帅爷还指不定怎么胡思乱想呢。”赵连丙解释了几句之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要帅爷松口,我马上就回来。哪怕在您手底下做个小喇嘛呢。”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老赵,心领了,喇嘛这活不适合你。一会你和我师父、吴二爷他们商量一下,他们教你怎么和帅爷说这事。要不是亲身经历的,我自己他么的都不信……”
  
  猫听了我的话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对我说道:“宝贝儿记住了,你师父在这儿,以前拜的就当他死了。你们俩还装死,不知道规矩吗?先把香油钱给了,然后滚蛋……”
  
  看得出来这俩老东西都不敢得罪这只猫,吴老二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从身上摸出来几块大洋给了猫,说道:“多少就这些了,你徒弟知道我不趁钱。当初当道士的时候,师兄管着钱,后来还俗了找了几个寡妇也是女人管钱。
  
  本来找了个饭折,还给你抢走了。我都发愁,后半辈怎么过……”
  
  “吴老二你这辈子就算白活……”说完了吴道义之后,猫冲着吕万年一努嘴,继续说道:“你还等着过年吗?赶紧过来给香油钱。施主,进庙不给钱等着喇嘛打断你的狗腿——你干什么?青天白日的你想要干什么……”
  
  猫说到一半的时候,站在远处的吕万年突然开始脱衣服。被叫住之后,他臊眉搭眼的回答道:“你问问沈炼和吴道义,我出门从来不带钱。说了怕你不信,脱了衣服让你检查一下……”
  
  猫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指着庙门口说道:“滚蛋!”
  
  吕万年在我的记忆当中,除了爱财如命之外,也是从来不苟言笑的。什么时候这样没皮没脸过?听到不用自己捐香油钱了,当下急忙穿好了衣服,忙不迭的离开了这座寺庙。临出门口的时候,吕万年回头看了我一眼,虽然没说话不过表情当中还是多少能看出来一点关切的意思来。
  
  吕万年首先离开之后,吴老二走到了我的面前,摸了摸我的光头之后,说道:“在这里待两天,我出去看着吕万年。虽然不叫他师兄了,不过也算是个亲戚。打断了骨头连着筋……我也想看看他这几年是怎么狂嫖滥赌把寿命都折腾没了,回去我就和你爹说你被大帅派去公干了,让他不用担心。走了,不用送……”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背着手也跟着一起离开了寺庙。看着这俩老东西离开,罗四维和赵连丙一起过来匆匆忙忙和我道了别,随后他们四个人前后脚离开了这里。
  
  这四个人一走,诺大的寺庙里只剩下我和猫,顿时显得冷清了起来。就在我琢磨着怎么和猫开口的时候,从后院禅房的位置走过来一只火红色的大狐狸。它老远便冲着这里喊道:“老大,你把吕万年和吴老二哪个兔崽子留下了?后院的粪坑可该收拾了,一会让这个王八——爸爸,怎么是你留这儿了?”
  
  见到被狐狸认出来了,我看了它一眼,说道:“上辈子缺德了,被那俩不要脸的坑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猫打断了。它瞪着眼睛对狐狸说道:“等一下,老六你怎么个意思?这里面有点乱——你和我论兄弟,然后管他叫爸爸。你爸爸还是我的徒弟,这里面怎么有点乱,老六你给我捋捋这个亲戚怎么算的……”
  
  之前在墓穴里面,已经见过狐狸对猫的态度了。它对猫几乎就是当作佛祖来拜的,当下狐狸急忙陪着笑脸走过来,对着何狗说道:“老大咱们单论,这是我这次下山认得爸爸。我孝敬我的,您论不上我们爷俩的关系。”
  
  “你认人当爹,你妈干吗?”这只叫做何狗的猫轻轻的踹了狐狸一脚,看着自家老六没有和我翻脸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随你吧,咱们单论……你先带着你爸爸去黄幽涧那里找件僧袍换上,我把他们夫妇俩的尸首收了……让老九整饭,算是给你爸爸接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