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七章 同归

第七十七章 同归

  “那也行……”猫捋了捋自己那几根胡子,说道:“我这小庙也不是容不下你们这两尊大菩萨,这样逢一三五七九吕万年你来住庙,二四六八十吴老二你来。一会我亲自给你们哥俩剃度了,不是我夸你们俩,这辈子能让我亲自给你们剃头,这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没事的时候推算推算,上辈子积了什么大德,才能让我来给你们剃头……你们哥俩先聊聊,看看谁先来剃这个头。弟妹,咱们俩聊聊……”
  
  应付了几句吕、吴二人之后,猫回身走到了还在哭哭啼啼的女人身边。女人擦了擦眼泪,对着猫万福,说道:“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叨扰您,最后也不让您省心。这样最好……他的心思重,放不下我——现在总算可以放下心结转世投胎去了,我也想不到还有什么比这个结果更好了……”
  
  猫点了点头,说道:“你在我庙里这么多年了,我和你男人想了无数条路,希望可以让你离世之后,魂魄不至于烟消云散……你也知道,我能想到所有的路都被堵上了。弟妹,你是千年一遇的劫生之人,注定了这一世之后,魂魄就要消散,化为虚无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猫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我也知道你男人私底下做了一些小动作,还和外面的人联络。不过看在这么多年和你们夫妇俩相处的份上,我就当作没看见。这些年来我也是有些纵容他了,黄幽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弄来了福寿膏孝敬我。我明白这是打算让我上瘾之后分神,没有闲工夫去管他的事情。可是也不想想,我活的年头比你们久,能看不破这个……”
  
  “幽涧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自己乱了方寸,加上有外人挑唆,才会办下得罪您的事情。我代他向您老赔不是了……”说话的时候,女人再次对着猫万福。
  
  “算了,都过去了。”猫没有动手去搀扶女人,只是摆了摆手,随后继续说道:“现在你男人也圆寂了,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没人和他一般见识了。不过他一了百了,就剩下弟妹你了……”
  
  说到这里,猫回头看了看我们这边,随后继续对着女人说道:“算着你还有几年的寿数,你男人不在难免触景生情。这样,最后这几年你出去走走。我下不了山,让对面吕万年他们……”
  
  “您不要再说了,先夫已逝,我又何必独活?”女人擦干净了脸上的泪痕,第三次冲着猫万福,随后继续说道:“原本我早就应该离世了,这么多年都是托着您给续命,我才又苟活了这么久。如果不是要陪着先夫,早就想走了……”
  
  听了女人的话,猫沉默了片刻,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说道:“你可要想明白了,我还可以再托你几年的寿命,一旦这一世你离开,那就什么都没有了。离世之后你就化为虚无了。”
  
  “那就化为虚无好了……”女人说话的时候,好像变了个人似的。顿了一下之后,她继续说道:“我早就想通了,想不开的人是先夫,我要领这个情——您稍等我一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女人冲着我们几个人的位置,再次万福施礼,随后对着我们的方向说道:“给各位添麻烦了,小女子代先夫黄幽涧向几位赔罪。看在他已经不在人世上的份上,还请几位原谅。”
  
  此时,我已经听明白了女人的事情。原本还以为她不过是不能再转世投胎了,心里还骂过喇嘛舍不得死,你真爱他,那就一起到下面去团圆啊。折腾我算怎么一回事?
  
  现在才明白过来这件事比我想象严重地多,如果黄幽涧一开始就直说他女人这一世之后,魂魄就会烟消云散的话,说不定我的脑袋一热,真会把自己的皮囊捐了。现在这情况,还真是有些尴尬……冲着我们几个人说完之后,女人坐到了喇嘛圆寂的旁边。身子依靠着死尸,嘴里喃喃说着什么地方的方言,只是这方言实在太生僻,实在听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脑袋靠在自己男人的肩上。随后眼睛一闭,看着好像睡着了一样。
  
  猫看了一眼这一对男女,对着我们这边说道:“她跟着一起走了,有点可惜。黄幽涧走进了死胡同,我几次想要拉他出来,都不为所动。挺好的一个喇嘛,进了魔障就走不出来了……”
  
  “之前我带着宫三过来的那次,喇嘛已经开始试探了,当时他看中了宫三的皮囊。”吕万年看了一眼这一对男女之后,继续说道:“几句话便被我们宫三看破了目地,后来知道了宫三的大限快到了之后,这才悻悻作罢。想不到绕了这一圈,最后却看中了宫三的孩子。这就是命……”
  
  “好端端的俩大活人,说没也就没了。算了,不说这个了……”猫有些夸张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吕万年和吴老二继续说道:“轮到你们俩了,谁先剃度?赶紧的,给你们剃度之后,我还着急回去抽两口。都挺忙的,你们别他么瞎客气……”
  
  说话的时候,猫还真从身后抽出来一柄剃刀来。用自己的大尾巴当了几下,随后朝吕、吴二人招了招手,继续说道:“赶紧的!就吕万年你了。当初说好的就是你来接黄幽涧的班,别墨迹了,赶紧过来把头发剃了。”
  
  “我倒是想来住庙了,可惜我的寿数撑不过来。”吕万年冲着猫笑了一下之后,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它的身边,随后主动伸出来手臂,对着猫继续说道:“不信你自己来号脉,我的日子不多了。待不了几天你还得换人……”
  
  猫皱了皱眉头,伸出来爪子按在了吕万年的手腕上。只是几个片刻的功夫,猫便瞪起了眼睛,对着吕万年说道:“你把自己怎么了?上次的寿数还深不见底的,现在就靠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