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四章 门里门外

第七十四章 门里门外

  喇嘛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大门的位置,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并没有去开门的意思,而是再次抓紧时间将‘我’从身体里面拉出来。嘴里对着女人说道:“再等一下,它进不来,我有数……”
  
  “我在连累你……”女人有些凄凉的看着喇嘛,继续说道:“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也不会到这种地步。还做你的道士,以你的天赋,说不定这时候已经得道成了仙。”
  
  “我早就不想做道士了,六岁的时候进了道观,然后天天对着三清……三个老爷们儿,有什么好看的。现在还不晚,只要生米煮成了熟饭……”喇嘛强打精神冲着女人笑了一下,就在他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佛堂大门突然发出来一声巨响。整个佛堂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黄幽涧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却还是被这一下子吓了一哆嗦。这时,门外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X你妈的黄幽涧,你们两口子这些年吃我们老大的,喝我们老大的。你家娘们儿还要靠着我们老大来续命,现在就这么报答的吗?你个死不了狼掏的……上辈子你是鸡,我们老大是不是嫖上瘾了一直没给钱?上辈子欠你的……把门打开,等到我们老大把门踹开,就算你老婆夺了舍,也让她吐出来……”随后整个佛堂又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这是那只管我叫爸爸的狐狸声音,后面的话什么脏它骂什么,别说喇嘛了,就是我都听不下去。好在它也知道轻重,后面的话骂来骂去只是冲着喇嘛黄幽涧,一个字都没冲着女人去。
  
  原本‘我’大半个身子已经被喇嘛从皮囊里面拖了出来,现在他停了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坐在身边的女人。看样子想要说点什么,不过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出口。
  
  这时候,吴老二走了过来,慢悠悠的对着喇嘛说道:“来不及了,现在猫就在外面。再有两下就能破了你的缚地咒,狐狸说的对,到时候它们杀进来,就算你已经夺了舍,猫也能让她吐出来。收手吧,别闹的太僵,断了你们这些年的交——你这又是何苦……”
  
  吴老二说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女人有些不对头。当下他一把从女人的手里抢下来一柄明晃晃的短剑,随后叹了口气,对着她说道:“论起来我应该管你叫一声大侄女,劝劝你男人,现在停了手,我还能帮着劝劝外面的猫。别等到人家自己开了门,那就太僵了……”
  
  女人不打算再连累黄幽涧,打算自己了断。却被吴老二抢走了自杀用的短剑,当下她对着喇嘛说道:“听他的吧……你为我做的太多了,就算我没机会再有下一世,这一世能结识你,我也很知足了……”说话的时候,女人已经是泪流满面。
  
  趁着这个机会,吴老二的手按在了‘我’的天灵盖上,生生的将我按回到了身体当中。重新回来之后,眼前的一切都是雾蒙蒙的,片刻之后才慢慢的清晰了起来……此时喇嘛已经没心思理会我了,他有些僵硬的看着女人,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伸手擦了擦女人脸上的泪痕。随后一言不发的走到了大门口,一边打开大门,一边对着门外的‘人’说道:“看在我这些年为你看守庙宇的份上,不要难为……”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佛堂大门已经打开,黄幽涧却愣在了当场。门外哪有什么猫和狐狸,只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正是我那位许久未见的师父一一吕万年……事后我才知道,这缚地咒的阵胆就在佛堂大门上。喇嘛这样亲手打开大门,算是破了自己的咒法。只是想要再把咒重新开启起来,需要重新更换大门这么繁琐的步骤。现在大门开了,就是缚地咒再厉害,也没有一点用处了。
  
  “好久不见了,喇嘛你倒是一点都没变……”
  
  吕万年冲着喇嘛笑了一下,嘴里却发出来那只猫的声音来。敢情刚才猫和狐狸的声音,都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之前给他做徒弟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我师父还有这能耐。
  
  看到面前的是吕万年之后,喇嘛好像被雷电劈中了一样。身子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瞪得快要瞪出血来。沉默了片刻之后,黄幽涧气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咬着牙对吕万年说道:“好计策,你们里应外合的,最后一刻破了我的夺舍大法。好……”
  
  说话的时候,喇嘛两只眼睛变得血红,全身上下冒出来丝丝白气。他回头看了女人一眼,说道:“再等等,不算晚……我们还有机会。”
  
  女人知道黄幽涧想要用强,当下哭着连连摇头,说道:“不要了……我认命了,你不要再冒险了。我不能再连累你了……”
  
  “喇嘛,听你女人的,她比你懂事。”吴老二挡在了我的身前,看着黄幽涧继续说道:“没有这个缚地咒的话,你我未必谁比谁强。现在咒法破了,再加上一个吕万年,你一点机会都没有。乖,听她的话。”
  
  此时,吕万年、吴老二一前一后将喇嘛夹在当中,别说他黄幽涧了,就是那只猫到了,也头疼这个局面。
  
  “只要能让它继续活下去,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要试试看……”说到最后的时候,喇嘛的身体瞬间在原地消失。同时一时间竟然绕过了吴老二,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伸手向着我的胸口抓了过去。
  
  吴老二算到了喇嘛的动作,在他消失的同时,老东西已经回身抓住了我的衣领,将我拎了起来,抛起来向着吕万年那边扔了过去。另外一只手向着黄幽涧的手臂抓了过去……原本以为吕万年会把我接住,没想到我这位师父完全不管他徒弟的死活。在我被扔起来的一瞬间,他已经到了黄幽涧的面前,和吴老二一起去抓喇嘛另外一只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