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三章 门口

第七十三章 门口

  说话的时候,喇嘛搀扶着女人坐在了佛像面前的台阶上。随后回头对着我们几个人继续说道:“那时候还没有想到要做什么,不过让它添点嗜好总是没错的。它是只猫,谈不上女色。吃喝也不算是大嗜好,那就只剩下大烟了——小施主你过来,坐到她的身边来……”说到一半的时候,喇嘛突然话锋一转,指着女人身边的位置,让我坐到那边去。
  
  此时我连自杀都做不到,只能继续把希望寄托在吴老二身上。不过这老东西也没有什么应对的主意,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对着我说道:“要不还是去坐一会吧,夺舍我知道一点,不怎么疼——是吧?”
  
  “会疼一点点,一下子的事情,之后这位小施主就解脱了……”喇嘛冲着我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说过的,要替你找下一世最好的人家投胎,我说到做到。不过这个过程还要你合作一点,如果动粗的话伤到了你的皮肉那就不好了。”
  
  罗四维有心帮着我,可他盗墓是把好手,干架也没问题。可是对上黄幽涧这样的人,那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就是这样,罗老四和赵连丙也还是凑到了我的身边,看他们俩的意思,只要我一个眼神,就会冲过去和喇嘛拼命……“老四,你们别乱动了,下辈子能投胎博一下皇帝命,我也认了。”冲着罗四维和赵连丙咧了咧嘴之后,我向着女人身边走了过去。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她的旁边。抬头对着喇嘛说道:“好好待我这身子,以后就是你们的了。”
  
  喇嘛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黄纸递给了我,说道:“咬破指尖,用指尖血将你自己的生辰八字写在上面。你的八字赵年已经告诉我了,不用想这个能瞒我。”
  
  此时,我还是认为吴老二有办法帮我。只是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像是有办法的,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当下我只能咬破了手指,将自己的生日写在了黄纸上。随后交还给了喇嘛。
  
  喇嘛检查了一下黄纸上我的生日之后,手一晃黄纸上面便着起了火。这张黄纸瞬间便烧的干干净净,化作烟雾顺着女人的口鼻被吸了进去。随后女人好像在打摆子一样,身子开始古怪的晃动了起来。
  
  看到了女人的样子之后,喇嘛从怀里摸出来一柄极细的匕首。将匕首尖顶在了我的脑门眉心上,对着他似有似无的一使劲,剑尖刺破了皮肤,一股暖流从脑门上面流淌了下来。
  
  看到了我的眉心流血之后,喇嘛收了匕首,随后又从怀里面摸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竹筒。
  
  他直接将竹筒口扣在了我的眉心处,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开始恍惚了起来。好像有一股力量要拉我起来,两下我便感觉自己的双脚已经离地了。只是两只眼睛向下看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两条腿还坐在台阶上,可是感觉怎么已经站起来了呢……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到对面吴老二的声音来:“我最后多句嘴,你真的以为那只猫已经被你制住了吗?我怎么不信几口大烟就能制住它呢?”
  
  可能是觉得夺舍马上就要成功,喇嘛的防备之心有些降了下来。他一边抽取我的魂魄,一边对着吴老二继续说道:“不用想诈我了,原本我也没有想过就靠大烟瘾就能制住猫。我的目地是在烟土里面对上秋茸,那个对人无害,对猫和狐狸们可以迷其心智。我把秋茸混上大烟油混在了烟枪里面,只要一加热,抽到和闻到的畜仙都扛不住。”
  
  喇嘛说话的时候,我的半个‘身子’已经被他拉出了身体,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无法从黄幽涧手里的竹筒当中挣脱出来。
  
  感觉到就差最后一步了,喇嘛脸上露出来了欣喜的笑容来。就在这时候,吴老二再次开了口,说道:“那你怎么知道这一切不是猫在试探你?说不定它现在就在外面。那只猫的本事你我都知道,会被几只秋茸麻倒吗?”
  
  黄幽涧完全不理会吴老二,几乎将我的半个‘身子’都拉出来的时候,吴道义继续说道:“喇嘛,你真的不想想后路吗?再晚的话可就真连后路都被人堵死了……”
  
  “吴道义,这马上就要分离出来皮囊,你以为这个时候我会为了这个分神吗?”喇嘛的眼睛看着被他拉出来的‘我’,随后继续说道:“别想了,我替你说。等到她和身体调和好之后,我就去圆寂,临走之前,安排好你这小朋友的下半世。圆寂之前先我会把猫它们放出来,然后以死谢……”
  
  喇嘛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佛堂正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随后又听到一阵有人说话的声音:“小喇嘛你不好好看家,瞎折腾什么?真以为我死了?这次怕你是要失望了,秋茸是个好东西,可惜没什么劲儿。”
  
  听到了这个声音的一瞬间,还在用竹筒将‘我’从身体里拉出来的喇嘛突然颤抖了一下。
  
  随后他停止住了拉‘我’出来的那只手,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发出声音的位置。下嘴唇开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见到佛堂里面没有反应,那个声音再次说道:“是不是没有想到?烟土是真的,问题出在烟枪上面。可是你没有想到,老六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一杆新烟枪来……”
  
  我这才听清楚,门口在说话的是猫。只是现在他中气十足,和之前的声音多少有些出入。
  
  此时的喇嘛脸上、身上都出满了冷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原本这个计划就是依靠在抓住猫的,现在猫没事,那之前想好的法子便都没有用了。他可是千算万算了的,就是没有想到猫没有着道。
  
  见到佛堂里面的人都没有反应,门外的人有些恼火:“还不开门请我进去?要我亲自开门吗?黄幽涧,那可就是两个结局了……”